顶点小说 > 流年梦:当冷帝遇上萌妃 > 除夕之礼(二)

除夕之礼(二)


  “手稿?“云坠瞬间有些摸不着头脑,但看到蓉月此时已经拿着笔在纸上涂涂画画,也不再去打扰她。

  蓉月一边想着腰带上的图案,脑海中渐渐浮现出南宫熠寒的脸庞,嘴角不自觉的扬起一抹微笑。

  画完后,又拿起来对着光看了看,然后改了改,心里颇觉得满意。

  “你帮我准备一些孔雀金线,浮光锦,还有一些雪缎,嗯……我还要一些雪浪纸。”蓉月看着云坠想了想说道。

  “小姐要给夫人他们准备吗?”云坠问道。

  “是呀!想着要过年了,既是新年礼物,肯定得都准备。”蓉月想了想说道。

  “好了,最近你家小姐要闭关,没事勿扰!”蓉月叹了一口气说道。

  果不其然,在接下来的好几天,蓉月一直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连门都没出过。

  “这几日怎么不见蓉丫头?一天到晚只会躲懒,也不知道帮帮你。”裴谨毅看着一旁空了许久的位置开口说道。

  “这丫头一直把自己关在房里,神秘兮兮的,不过听丫鬟们说像是在给我们准备礼物,这几日连饭都是让云坠送进她屋里的。”温蕴笑着说道。

  “母亲,你确定姐姐是给我们准备礼物?”裴清逸有些怀疑的说道。

  “那我就不得而知了。”温蕴笑着道。

  “那我还是不指望了,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裴清逸漫不经心的说道。

  “好了,可别说你姐姐了,你还是好好做你的功课吧!”裴清言提醒道。

  裴清逸听此,偷瞄了一眼裴谨毅,发现对方正一脸严肃的看着自己,立刻往后缩了缩,低着头默默的吃饭。

  一旁的温蕴见此,掩嘴一笑,往裴谨毅碗里夹了点菜,说道:“快过年了,别对孩子们太严苛,好好吃饭吧。”

  裴谨毅的脸色这才好看了一点,握着温蕴的手说道:“夫人这段时间也劳累了。”

  ……

  “王兄,最近京城多了个了不起的人物,名曰清风公子,我到现在都没查到他的底细,不过这人似乎是做青楼经营的,不知怎的转头开始做糕点,还有香粉了。”南宫熠川看着在批奏折的王兄漫不经心的说道。

  “听说了,一直在经商上如鱼得水的二皇兄此次居然败了,人家的确非常了不起。”南宫熠成抿了一口茶笑着说道。

  “不过有些小聪明罢了。”南宫熠川咬牙切齿的说道。

  南宫熠寒听着两兄弟的争论,眉宇间渐渐染上一丝笑意,蓉月在江南的所有事情他都听随风说了,自然对这事也都知道,他的蓉儿……

  忽又想起什么,皱了皱眉,说道:“听说你买断了所有的做年糕所需的食材。”

  “呃…有这事。”南宫熠川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虽然这事不怎么光彩,但他家王兄一般不关注这些的,如今怎么会知道。

  “切记以后做事要拿出王室的气度!”南宫熠寒淡淡的说道。

  “呃…是。”南宫熠川忙应道,毕竟这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咦?二皇兄,你都做到这个份上了,怎么还会输?”南宫熠成有些好奇的问道。

  “人家根本就没卖年糕,他们推出了一个新的品种,好像叫“八宝粥”,开始卖的时候,他们就请了京城里的一些名门来捧场…”南宫熠川这般说着,心里的不平衡一点一点的消散,取而代之的是敬佩。

  “那些名门捧场之后,便吸引了不少客人,他们还推出了什么“买二送一”还有“送货上门”…这清风公子的确是一个有意思的人。”南宫熠川缓缓的说道。

  “这般的话,你输给人家也不屈。”南宫熠成说道。

  “的确,若有机会,倒想认识一下,据说这清风公子与明月公子是兄弟,还有的说这明月公子才华横溢是裴先生的弟子。”南宫熠成接着道。

  “或许可以这般顺着查查。”南宫熠川若有所思的道。

  “年终了,有这闲心,你们都把手上的所管的事多查一查,也好过年。”南宫熠寒漫不经心的说道。

  “是,这就下去。”两人忙道。

  看着两人离去的身影,南宫熠寒神色暗了暗,说道:“都听到了,别让他们查到蓉月小姐头上。”

  “是。”暗处传来恭敬的一声。

  ……

  “天呐!我终于完成了!”蓉月看着桌上的成品,不禁被自己的勤劳和智慧所感动。

  “小姐,你今天刚好可以送出去,趁着除夕。”云坠笑道。

  “这一份是谁的?”云坠指着桌上的一副被裱起来的画问道,不过刚她看清画上的男子,瞬间明白了。

  那…不就是花泽当时在怡情院的惨样吗?不过这如丝如瀑随意飘散的长发,以及那中了药后迷离的眸子,还有微微袒露的胸膛,都被流利的线条勾勒出来。

  这画面连云坠看着都不好意思了,她有些怀疑难道小姐这几日把自己关在屋里都是画这个,云坠有些哭笑不得的指着画说道:“小姐,这…不好吧!”

  “哪里不好了?你这丫头,思无邪懂不懂,何况…这是艺术!”蓉月一脸正色的说道。

  “好了,走吧!还是先把父亲和母亲还有哥哥他们的礼物送过去吧!”蓉月笑了笑说道。

  到了裴谨毅的书房,此时温蕴正在给裴谨毅研墨,“蓉儿给父亲,母亲请安。”

  “起来吧!让我看看你这丫头近几日忙碌的成果。”温蕴笑着说道。

  蓉月送给裴谨毅的是一套茶盏,不同于以往,茶盏上那幅“大浪滔滔,气吞山河”也着实吸引了裴谨毅,“这是你画的?”裴谨毅问道。

  “让父亲见笑了。”蓉月笑了笑说道。

  “难道这簪子也是蓉月自己做的?”温蕴看着手中簪子的形式,确实自己没在别处看到过这种款式。

  “这是我自己设计的,让外头工匠打造的,母亲可喜欢?”蓉月笑着说道。

  “喜欢,当然喜欢,女儿送的自是最好的。”温蕴笑着说道,眸中俱是慈爱。

  蓉月心中微动,看着一脸慈爱的母亲,还有严苛中也带着慈爱的父亲,她也曾想过或许真的是老天为了弥补她上一世的遗憾,才给了她这么完整的家。

  “既然送了礼,就回去吧!我还要陪你母亲守岁!”裴谨毅开口说道,也瞬间打断了蓉月绵长的思绪。


  https://www.lvsetxt.com/books/31/31072/5820127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