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流年梦:当冷帝遇上萌妃 > 飞过来的醋意(一)

飞过来的醋意(一)


  花泽听完女子这番说辞,在看着她痛心疾首的表情,嘴角抽了抽。

  不过,最终还是在协议上按了自己的手印。

  “你想开什么铺子?”花泽问道,他有些好奇她究竟想经营什么。

  “嘻嘻……”蓉月不怀好意的对他笑了笑。

  花泽顿时有了不好的预感,他看了蓉月一眼,明明。那么姣好的容颜,为什么这般笑着,却让他有些毛骨悚然。

  “嗯,你上次说你会制香?”蓉月看着花泽说道。

  “你不会想让我卖香料吧!”花泽的脸瞬间黑了,感情这早就打好主意了。

  “不,我要的是独一无二的,我要卖香水!”蓉月看着男子,笑了笑说道。

  “香水?”花泽有些疑惑的看着蓉月,他从未听说过这种东西。

  “这个呀!需要我们一起来研制,你身上的香料气味比一般的香味纯,应该是用什么特殊的手法处理过的吧!既然现在大家都是一条船上的人,不介意分享一下吧!”说着,蓉月有意无意的晃动着手中的协议。

  “哼!”花泽恨恨的看了蓉月一眼,缓缓开口道:“首先要香材纯净,小爷我都是用最好的香材!”说着花泽撇了一眼蓉月。

  之后有些骄傲的开口道:“其次就是将香材做切制、粉碎处理,即采用拣、摘、揉、刮、筛、凉以及切、捣、碾、镑、挫等方法,除去杂质、多余的水分、变质的部分及其它非用料成分,这样做出来的香料才不会有杂的气息。”

  “哦!这倒有些像修制法,不过我给你一种新的方法。”说着,蓉月拿出一张纸,递给他。

  花泽看了看,眸子中透着一抹惊讶与欣喜,“这…这是你想的?”不知道是不是过于激动,竟有些语无伦次了。

  “当然。”这可是她花了好久的时间,结合她高中三年学过的物理化学知识,还有大学生代对香水执着的爱写出来的。

  是一种“蒸香”的方法,利用水蒸气或隔水加热香材;可清蒸,也可加入辅料;蒸的火候、次数视要求而定。此法既可使香材由生变熟,也可调理药性、分离香材。

  “它做出来的效果如何?”花泽继续追问道。

  “不是一般的香能比的。”蓉月笑着,故意挥了挥手中的帕子,一瞬间花泽只感觉一阵香气朝自己迎面扑来。

  “你这是什么香,怎么有些奇怪?”花泽问道。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蓉月神秘兮兮的笑了笑。

  “你是怎么想到的?可有人实验过?”花泽有些好奇的问道。

  “呃……还不曾有人实验过,我也不知道这成不成,不过我觉得以你在制香方面的造诣,这方子对你足够了!不是吗?”蓉月看着花泽笑了笑说道。

  “蓉月小姐还真看得起我,那我不能让蓉月小姐失望才是。”花泽笑了笑说道。

  蓉月见事情成了,目光流转,莞尔一笑,说道:“我们这般什么都不做来这里是不是很奇怪呀!”

  “那你想干嘛?”花泽看着蓉月笑着说道,她一个女子来青楼难不成还能找乐子?这个念头刚过,下一秒,花泽就深深为自己的想法感到愚蠢。

  “芙蓉姑娘,给我找几个面首,我要张得清秀的,最后有点技艺,或者会说话逗人开心的那种,哈哈哈……。”某女瞬间放飞自我的说道。

  芙蓉一怔,不想这看似纤瘦的小公子竟有这样的癖好,心下有些可惜,不过她这些年什么人没见过,随即掩嘴笑道:“是,奴家这就去。”

  花泽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笑得合不拢嘴的女子,看着女子激动的神情,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而云坠此时却如雷击,从近青楼开始,她们就离原定的规矩越来越远,她现在只祈求小姐赶紧离开这里,回去。

  不多会儿,就有几个眉清目秀的男子被带了进来,他们齐齐向蓉月和花泽说道:“见过两位公子。”阴柔的声音瞬间充斥着了这个房间,再加上他们刻意的搔首弄姿,花泽一瞬间只觉得反胃。

  正打算着要不要招呼他们离开,但看着眼前那一脸兴奋与激动的表情,强忍了下来,毕竟他可不想表现得不如一个女人!

  “嗯…你留下,其他人走吧!”蓉月指着一个长相清秀的女子说道。

  被选中的男子颇有些得意,其他人则是嫉妒的看着他。

  没过一会儿,屋内只剩下这男子站在他们面前了,“你叫什么名字?”蓉月看着他问道。

  “回公子,奴家名小春。”男子说着,还对蓉月抛了一个媚眼。

  险些吓得蓉月一哆嗦,不过蓉月也瞬间恢复了神色,说道:“小春,是吧!你最擅长什么?”

  “回公子,奴家最擅长口技。”小春扬了个兰花指,说道。

  口……口技?蓉月心中一怔,上苍,原谅她乱想。

  “呃…既这样,你就好好伺候花泽公子吧!”蓉月冲小春笑了笑说道。

  两人皆是一怔,花泽差点没跳起来质问蓉月,可就当他准备这么做的时候,他突然感觉全身脱力,意识也有些不清晰,“裴……”说话的身音也有些软绵绵的无力。

  “花…泽,你…说…什…么!我…听…不…见!”蓉月大声说道。同时又在他身边轻轻的哼了一局“你以为我让你闻的香只是好闻而已吗?”

  这似曾相识的话语……

  花泽只能恨恨的看着她,蓉月笑了笑,自动忽略他那想要杀人的眼神,转头对小春道:“好好伺候他,哦,对了,用上你拿手的口技。”说完一阵大笑。

  之后,走在小春身边,说了几句话,小春听完后,颇有些诧异的看了她一眼,有些同情的看着瘫在椅子上的人,蓉月塞了一碇银子给他后,便在花泽充满杀意的眼神注视下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丝尘埃。

  之后的事,至于小春是怎样服侍花泽的,蓉月便不得而知了,不过她却是一连几天的好心情。

  ……

  凌云殿内,墨风走了进来,看到正在忙于批奏折的南宫熠寒,心里叹了一口气,自蓉月小姐走后,他就没见殿下展颜过。

  “殿下,这是江南来的信。”墨风将信笺缓缓呈上。

  南宫熠寒放下手中的奏折,接过信笺,拆开,仔细看着。

  墨风心里一片唏嘘,怕是只有蓉月小姐才有本事让殿下丢下国事去关注。



  ------题外话------

  马上就到周末了(●'?'●)??

  可以好好写文了

  (*ü*)??


  https://www.lvsetxt.com/books/31/31072/5836626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