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流年梦:当冷帝遇上萌妃 > 返回江南

返回江南


  本以为会是一个因马上就要回到家的欣喜之夜,却不料蓉月心里此时百感交集。

  南宫熠寒抱着她说,“蓉儿,两年之后我想娶你…”

  他要娶她,蓉月心里是惊讶的,也是欣喜的。

  今夜一个因不舍而孤枕难眠,一个因内心的复杂情愫而难以入睡。

  ……

  第二日清晨,蓉月和裴清言早早地拜别了太王妃准备返回江南,临行时墨风来送了她,说道:“殿下此时在早朝,所以无法抽空过来送小姐,还望小姐珍重。”

  墨风刚把话说完,蓉月就往城门的一角望去,刚刚她似乎看到了那蓝色的衣诀。

  他来了吗?蓉月眼角流露一丝精光,墨风顺着蓉月的目光望去,有些不忍的看向那个角落,他不明白殿下既然念着蓉月小姐,为何不过来。

  裴清言走了过来,看着墨风道:“多谢墨侍卫想送,告辞。”说着对蓉月说道:“蓉儿我们走吧!”

  蓉月看着墙角,心中叹了一口气,跟着裴清言离开登上了马车。

  看着渐渐消逝在视线中的马车,南宫熠寒走了出来,眼眸幽深中又带着伤意。

  朝堂之上,南宫熠川处理完大臣回禀的大半事物,正准备宣布退朝,忽然就有人忍不住道:“二皇子,殿下未能来早朝所为何事?”

  这也是殿内所有大臣的疑问,自南宫熠寒执政后一直勤与政事,几乎从未缺席过早朝。

  “王兄他去处理一些不得不处理的事,此事关系到我们天曜国未来的发展,为了不引起居心不良的人的注意,还望众位就不要再好奇,不要再多加干涉。”南宫熠川一本正经的说道。

  关系到未来天曜国的王妃能不是大事吗!

  此话落在大臣们心里却是有几分猜不透,难道还有一些他们不知道的关乎国运的大事,但又想殿下一向勤政爱民,殿下和二皇子都这么说了,定是真的。

  ……

  在历经大半个月后,蓉月他们终于到了江南,刚到达码头,蓉月就看到母亲率着一众仆人在码头处迎接。

  “母亲。”蓉月刚上岸就扑到了雍容华贵的妇人怀里,只见她轻轻拍着蓉月的背说道:“发生的事我都知道了,孩子你受委屈了。”

  “母亲,是我没照顾好妹妹。”裴清言一脸歉意的看着温蕴道。

  “言哥儿已经做得很好了。”温蕴看着自家儿子,少年相比以前沉稳了不少,温蕴颇为满意的说道。

  “都先回去吧!你们奔波了那么久也累了。”温蕴笑着说道,说着又看向蓉月身边的如霜,随风,眸光微闪,说道:“两位都是宫里的人?”

  “是,我们是奉老太君之命照顾蓉月小姐的。”如霜和随风齐声说道。

  温蕴心下一片了然,老太君如何会做出这样的事,她裴家又不是连自家女儿都照顾不好,一看就是宫中那位的手笔,依旧笑着说道:“多谢两位一路的照顾,还望两位以后在裴家不要过于见外的好。”

  “多谢夫人。”两人起身说道。

  蓉月看着母亲那意味深长的目光,脸颊微微有些发红,不自在的转过头去。

  一行人到裴府的时候,裴谨毅正慌张的在门口踱步,“父亲。”蓉月和裴清言看着男子欣喜的道。

  哪知道裴清言就淡淡的“嗯”了一声,之后就连忙跑过去拉着温蕴的手,说道:“你怎么大早上的出门,也不和我说一声,这冬日寒,万一着凉了怎么办?”

  “我去接孩子们呀!”温蕴温柔的笑了笑无奈的说道。

  “他们又不是找不到回家的路!”裴谨毅冷着脸说道,又转头看着裴清言说道:“居然让母亲冒着严寒在江边等你们那么久!是为不孝,一人把《孝经》抄一遍。”

  此话一出,蓉月和裴清言面面相觑,确认过眼神,父母的爱情是真的,而孩子只是附带的。

  “孩子们才回来,你就这般严厉,先让孩子们进去。”温蕴笑了笑说道。

  说着,便带着一行人进去了。

  之后,便是各自回去收拾东西,因为如霜和随风都是蓉月带回来的,因此他们就跟着蓉月去了她所住的蓉院,并给他们安排了两间上等房。

  一番收拾之后,蓉月便去了父母所居的正房,此时裴清言正被裴谨毅拉着问话,蓉月便悄悄的走了进去,挨着母亲坐下,并问道:“怎么不见清逸?”

  “这时候估计还未下学,早些天他就念着啦!蓉儿,你跟我说一下你在王宫的事吧!”温蕴意有所指的说道。

  蓉月想了想,便挑了些大家都知道的事情说,至于一开始被利用就云萧的事情就省了,她觉得有些事情母亲知道了也不好。

  “那你对殿下如何?”温蕴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

  蓉月一愣,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但一想到其实是她先喜欢南宫熠寒,又想到那日南宫熠寒对她说:“两年后,他要娶她!”脸颊就不自觉的泛红。

  温蕴看着脸颊微红的女儿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叹了一口气说道:“殿下也同样喜欢你吗?”

  蓉月点了点头,而且她觉得南宫熠寒对她在意的程度超过了她的想象。

  “虽然以裴家的地位足以支撑你成为王妃,可是你也应该知道要想做好一个王妃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而且王室的人没有一个是容易的。”温蕴拉着自家女儿的手缓缓的说道。

  “我知道母亲,既然想好了,也会做好准备的。”蓉月轻轻的说道。

  “你想好了便好,不过…我怎么听说是你这丫头倒贴上去的?”说到此,温蕴的脸一下黑了,“没出息的丫头!想当年你父亲为了娶我从江南一路追到京城,你看看你,一点都没有我的风范!”

  蓉月听了这话,心中有些酸了,又听温蕴道:“我辛辛苦苦带大的女儿可不能就这么让人拐了去,你给我矜持点!”

  蓉月急忙点了点头,她也不想这么早嫁人。“这玉佩是殿下给你的?”温蕴把眼光又放到蓉月腰间的玉佩上。

  她刚说完这话时,裴清言和裴谨毅父子也走了进来,眼神也瞬间放到蓉月腰间的凤型玉佩上,尤其是裴清言,更是瞪大了眼睛,他居然一直没注意到自家妹妹什么时候竟多了一枚这样的玉佩。



  ------题外话------

  最近阿楚要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不开车

  专心走剧情


  https://www.lvsetxt.com/books/31/31072/5844195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