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诘


  杨清语用手紧紧拧着帕子,面上仍然笑着说道:“蓉月妹妹是江南知名的才女,才华自是不必说的,所以清语想在座的姐妹都想见见妹妹的风采。”

  蓉月淡淡的看着杨清语,没想到这女子如此的有心机,不上不行了是吧?没完没了了是吧?还给她扣这么大顶帽子,意思是她不出来表演一番便会让众人失望!这种被逼着上台的感觉真的很不好呀!

  “哦?是吗?那请问有哪些小姐想一睹我的风采呢?”蓉月笑了笑,眼角的余光在众多小姐之间流转,又说道:“没关系,家父常说,三人行,必有我师?何况今日我们不止三人,有想了解蓉月的,是蓉月之幸,改天我们私下交流一下。”

  在场的小姐微微一怔,互相看了看,都未有表态,毕竟谁也不愿意冒着那么大的风险去得罪王室和桃李满天下的裴氏一族。所以目前只余杨清语一个人尴尬的在中间站着。

  杨清语一时之间也有些手足无措,似乎没想到蓉月会闹这么一出,一瞬间尴尬无比。

  看着尴尬的杨清语,就连座位上的太王妃和身旁的南宫熠然都忍不住看了蓉月一眼。

  蓉月看着这尴尬场面,心道:这女人,想耍点心机又耍不好,又想着这是老太君寿宴,也不能尬场,想了想,笑意盈盈的走了过去说道:“原来是杨姐姐想看我的才艺!早说嘛!你刚刚跳那么好,珠玉在前,我又怎敢献丑。”

  蓉月说着,冲着杨清语笑道,又亲热的拉起了她的手,俏皮的笑了笑,那模样像极了一个娇倩的小姑娘!就连蓉月自己都受不了,觉得自己作得不行。于是她转头笑着看向老太君说道:“蓉月也想讨老太君的彩头,就为老太君弹一曲,也当为老太君祝寿!”

  笑话!跳舞,难道她要来一段韩舞吗?或者跳极乐净土,在来段98k,首先人家能不能欣赏是一说,会不会被当成疯子又是另外一回事。

  蓉月看着琴桌上的那一架金丝楠木古琴,瞬间有些心动了,在摸了摸丝弦,眼里流露出一抹赞叹。

  接着一曲激昂、慷慨、悲壮的乐曲就从纤细的十指之间就缓缓倾泻而出,让不少人心头一怔,南宫熠寒眼中闪过一抹惊艳。杨清语更是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蓉月。

  随着乐声的交织,起伏,在座的不少征战沙场的人似乎看到了自己当年戈矛杀伐战斗的画面,然而正当众人都沉浸时,乐声却戛然而止。

  在座的猛然惊醒,都用疑惑的眼神纷纷看向蓉月,似乎在问:“为什么不弹下去?”

  最终,太王妃忍不住开口问道:“蓉儿,怎么了?”

  “曲子的后半段失传了。”蓉月无奈的道,其实不是,只是她觉得自己的心性始终不到位,无法弹出最后那种壮士断腕的壮烈,既如此,还不如不弹。

  在座的人一片唏嘘,有无奈,有叹息,一个大臣开口问道:“敢问蓉月小姐这曲子讲述的是什么?”

  “不敢当,这曲子讲述的是一个将士为了保卫自己的国家,只身潜入敌国刺杀敌国之王的故事,最终将士成功了,但他也死了,临死之前用匕首割了自己的鼻子,弄花了自己的脸,然后自刎。这曲子便是将士去敌国前所谈。”蓉月说着,眼睛里流露出一丝钦佩。

  但问她话这位将军,此时却是老泪纵横,连连说道:“这才是真正的将士呀!”就连老太君也似乎被触动了一般。

  “不知蓉月小姐为何要拿这不完整的曲谱出来谈呢?”杨清语说道,言下之意,明知曲谱不完整,却要谈,其心思…

  这下不仅蓉月看着她不满,连周遭的武将也不满,毕竟他们是认可这曲子的。

  蓉月笑了笑,说道:“还不是刚刚你说要看看江南才女风采,我想了又想,我一个人丢人不要紧,可不能连累江南其他好姑娘,经过深思熟虑之后,决定弹这首绝世之曲,也不知辱没了没有?”

  “没有,蓉儿弹得极好!”一个清冷的男音传来。

  蓉月一怔,看了南宫熠寒一眼,这人毫不避讳的赞美她,她却一点都不开心起来,因为她刚刚清晰看到了杨清语那眼底那一抹女人专属的嫉恨,也不知以后还会出些什么幺蛾子呢?

  虽然她不怕事,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呀!

  而那些大臣又是另一种想法,他们冷冰冰的殿下难道真的对女子动心了?似乎面前这个娇小的女子会是他们未来的王妃!

  接着太王妃再一次起来撑起了场面,又陆陆续续的有几家贵女出来表演才艺,蓉月也没多留意,她往宾席上看了看,唯独没见到云萧,想是待在闲云阁不愿出门吧!

  蓉月一时甚觉得无聊,于是端起桌上的杯子一饮而尽,第一感觉就是辣!终于明白古人为何喝酒驱寒了,原来如此,这般想着,又一连喝了两杯。

  不过也后知后觉,方才觉得,这酒刚开始尝起来似乎没什么,却也后劲十足。

  蓉月美丽的小脸上瞬时出现了一丝红晕,显得娇美动人,眼神也有些迷离,不过意识还算清醒,蓉月也明白在别人宴会上醉酒不好,于是就对身旁的南宫熠然说:“我出去透透气!”

  说着,就在云坠的搀扶下,悄悄离席,这一幕自然也落在了高位上的男子眼中。

  “小姐,你没事吧。”两人刚出殿外,云坠就忙伸手将翩翩欲倒的人儿搀住。

  “没事儿,我们继续往前走。”蓉月定了定神,冲着云坠笑道,虽然她很努力的摆出一副“我很正常”的模样,但落到云坠眼里却有些忍俊不禁。

  “小姐,你喝醉了,要不我们回去吧?”云坠有些担忧的说道。

  “什么?我喝醉?不可能,告诉你,莫须有的担心,不要有!”蓉月冲着云坠傻傻的笑道。

  “小姐,你怎么能在那么重要的宴会,喝醉酒呢?”云坠颇有些自责,都怨自己没劝自家小姐,自孔嬷嬷死后,她便想着要代替孔嬷嬷,好好照顾小姐。

  “云坠,你怎么小小年纪,都有当妈的潜质哪?有前途!”蓉月看着云坠打趣道。

  “小姐。”云坠无奈的唤道。



  ------题外话------

  有不少可爱发现这本书在十万字没倒V

  在此解释一下?(???)?☆

  因为本书的数据一直不好

  但还是有那么多的可爱支持着我

  (●'?'●)??

  阿楚非常感谢!

  也期待未来有你们相伴

  所以此书不倒V

  ヾ(??▽?)ノ


  https://www.lvsetxt.com/books/31/31072/5886336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