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执


  “近日,臣奉殿下之命督察各级官吏,其中发现现任京督巡抚云烨贪赃枉法,以情徇私。”年轻的官员铮铮有力的道。

  此话一出,引来下面一阵唏嘘声,谁都知道这云烨乃是云家的旁支。

  年轻的官员刚说完话,就偷瞄了主位上的南宫熠寒一眼,见这位年轻的殿下眼里并无惊异之色,似乎是早已料到,心下的不确定又多了几分。

  “可有证据。”其中一个武将忍不住出来说道。

  “自然是有,这是十年前云烨出任地方官吏,私收地方富豪贿赂,导致当年一强奸案判决不公的一些当事人提供的证词。”这位年轻的官员看了武将一眼,笑着说道,同时又把证词递交给一个侍从。

  “人家十年前的事你都知道,你该不会是公报私仇吧!谁都知道你张子亭是从应贤书院出来的。”此话一出,一旁的另一个武将忙扯了一把他的衣裳,示意他不要乱说。

  “王将军此话差矣!张大人说的俱是事实,一个连家事都不能很好处理的人,如何能当大任,为殿下效力。”另一个文官看着吃瘪的张子亭缓缓开口道。

  “你们这些读书人不是常说大丈夫理应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吗?为何为家事所牵畔,人家家里虽然妻妾不和也没碍你什么事!”这个王将军又继续开口道。

  “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一个连家里的事都处理不好的人何以为殿下效力?”年轻的官员随即开口道。

  果不其然,南宫熠寒皱了皱眉头,冷冷的说道,“都注意一下这是朝堂,是商议政事的地方,不是你们争吵的地方!”

  “这事,就交给丞相吧,到时候商讨出结果就交给二皇子看一下,退朝吧!”南宫熠寒说完,起身离开大殿。

  “恭送殿下。”大臣纷纷行礼齐声说道。

  ……

  凝辉堂内,蓉月目送几个内侍抬着孔嬷嬷的棺木出宫后,就起身回流曦阁。

  路上,就听到云坠说:“小姐,我今天听在公主院里当值的彩云说,今日朝堂之上有不少武官替郡主身边的李嬷嬷求情。”

  蓉月一怔,皱了皱眉,堪堪把脚步停住。

  “不过,小姐不必担心,张大人在今日朝堂上又参了云家一本,殿下已经让人着手调查了。”看着蓉月渐渐变差的脸色,云坠忙道。

  “张大人,哪个张大人?”蓉月问道。

  “小姐忘了吗?就是张子亭大人,当年可是老爷的得意门生,而且当年他一直在应贤书院读书……”云坠絮絮叨叨的说着,可蓉月是一点都听不进去,只觉得心里说不出的苦涩。

  “是哥哥去找的张大人帮忙吗?”蓉月颤着声问道。

  “嗯,对。”云坠并未发现自家小姐的异样,继续答到。

  蓉月只觉得心里被一块巨石压制着,险些喘不过气来,一直待自己好的嬷嬷死在自己眼前,凶手此时却还未能绳之以法,自己却什么都没做,最后还是哥哥还要借助整个裴家的力量帮自己去摆平。

  一直以来她都觉得岁月静好,现世安稳,如今才知道,那么安宁的生活其实是一直有人在用鲜血和汗水为自己支撑。

  “郡主去找殿下了吗?”蓉月想了想,问道。

  “找了,不过殿下没见她。”云坠回答道。

  蓉月神色一动,忽然又似想到了什么似的,对云坠说道:“走,去祥宁殿。”

  南宫熠寒离开凌云殿后,就匆匆去了祥宁殿,刚入祥宁殿内,就看到李嬷嬷跪在大殿中央,身旁跟着跪下的还有云萧,老太君正一脸严肃的坐在主位上,透过她苍老的面容,依稀可见昔日驰骋疆场的风采。

  “皇祖母,母妃。”南宫熠寒走进大殿后行了一礼道。

  “殿下过来了,那就来处理一下这事吧!云丫头都求到我名下了,这事我也听说了,不过殿下如今才是一国之君,此事自是要你拿主意的。”老太君缓缓开口道。

  “这事我已经交给刑部处理了。”南宫熠寒淡淡的开口道。

  此时云萧的心犹如沉入海底般绝望,难道就没有转圜的余地了吗?

  “不过…那日,云萧为何对蓉月动手?”南宫熠寒看这跪在地上的女子缓缓开口道。

  “殿下可还记得我兄长的红枫,那日蓉月所骑之马像极了红枫,我看见蓉月当时拿起簪子有杀马的打算,所以一时情急,就打掉了她手中的簪子,更何况在天曜随意杀战马本就是一桩罪!”云萧淡淡的开口道。

  南宫熠寒听到云萧提及云霆,眼里也流露出一股别样的情绪,说道:“云萧,我从未忘过你哥哥,也一直记得对他的承诺。”

  “按理说孔嬷嬷之死我也是有责任的,如果我不阻止蓉月的话,孔嬷嬷或许能逃过一劫,只是我想问,王兄那时是否舍得治蓉月私杀战马之罪。”云萧双眼凝视着南宫熠寒缓缓开口道。

  此话一出,祥宁殿内所有人也都俱望向他。

  南宫熠寒眼睛里流露出一丝复杂,他当时也从侍卫口中得知了事情的经过,当他听到蓉月准备杀马时,心里也是吃了一惊,但更多的是心疼和自责。也不知道当时蓉月是该有多害怕和绝望才会鼓起勇气对马下手。

  “不会。”南宫熠寒直接说道,此话一出在场的人都不由得一怔,老太君也忍不住看了南宫熠寒一眼,似是在说这私心也太明显了吧。

  南宫熠寒想了想又道:“天曜律例,因一己私欲,私杀战马为死罪,当时蓉月是在生死关头。”

  云萧笑了笑,笑容也十分苍白无力,突然眸子沉了沉说道:“如果我一定样保嬷嬷呢?”

  “郡主!”一旁的李嬷嬷大惊,拉了一下云萧的衣袖,示意她别说了。

  南宫熠寒看着云萧,神色也暗了暗。

  “老太君,云萧想请你留下嬷嬷,这些年,云萧的父母逝世后,一直都是她陪着我,若是老太君肯饶恕她,云萧愿意带着她和云生远离京城,永世不归!”云萧看着老太君,眼神异常坚定。

  老太君和太王妃都不由的一怔,离开京城的话,意思是她就得放弃一些东西,老太君看了云萧一眼,叹了一口气,自己驰骋疆场多年,一直都很关怀那些将士子女,何况云萧父兄皆为国献身,这般想着,眼神也微微松动。



  ------题外话------

  最近收到一些可爱的反应

  女主太惨了(??﹏??)

  但我只想说,蓉月这些年都过着安定的日子,生于忧患,死于安乐

  她会成长的(﹡?o?﹡)

  也希望各位继续支持阿楚,这是阿楚的处女作,希望……加油^0^~


  https://www.lvsetxt.com/books/31/31072/5896884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