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流年梦:当冷帝遇上萌妃 > 自责与伤感

自责与伤感


  “哥,我们带嬷嬷回家吧!”蓉月哽咽的说道。

  “好,听话,先回去把衣服换了。”裴清言轻轻拍着蓉月的被,一向刚硬的眼眸不住的酸涩。

  脸色苍白的蓉月木讷的点点头,她突然觉得好累,发生了好多事,刚往前走一步,就觉得头很沉,眼前一黑,就往后倒。

  幸好温初羽反应够及时,才将她接住,然后立即给蓉月把了把脉。

  “蓉儿她怎么了?”裴清言看着自家妹妹苍白的脸,担忧的问道。

  “无事,悲伤过度,你先处理嬷嬷的后事,我送她回去。”温初羽说道。

  裴清言点了点头,说道:“好,你记得让云坠好生看着她。”

  温初羽说了声“是”,便疾步抱着蓉月往流曦阁赶,一路上看着怀中人儿苍白的脸,心里忍不住心疼。

  ……

  “裴公子,我已经通知礼部的人了,他们会协助公子处理嬷嬷后事。”南宫熠然看着眼前一脸悲戚的男子说道。

  “有劳公主了。”裴清言神色淡淡的回应道。

  “裴公子不必客气,裴公子有什么需求大可跟礼部的人说。”南宫熠然看着裴清言的冷淡,也不介意,继续婉言道。

  “多谢公主了,不过在下确实有事要麻烦公主。”裴清言想了想说道。

  “裴公子请讲。”南宫熠然说道。

  “在下深知王室的马在进来之前都有转让驯化,也正奇怪蓉儿所骑之马为何会突然发狂,究竟是天灾还是人祸如今也不得而知,还望公主禀告殿下查明。”裴清言看着南宫熠寒淡淡的说道。

  “那是自然。”南宫熠然这般说着,心里也不由的一突,不知为何,她不由自主的想起了明月阁失火一事,顿时心里一凉。

  “蓉月来王宫不久,所受到的危害已然不少,裴家世代忠君,虽未征战沙场,但于江山社稷而言,裴氏一族的付出不比任何一家少,还望公主告知殿下查明此事,也让清言知晓是谁在针对裴家。”裴清言说着,悲伤的眸中隐隐流露出一丝怒火。

  南宫熠然总觉得他意有所指,在听了他的话后,心里不由的突了突,王室的女子在政治上该有的警觉还是有的,自古以来,最忌讳文武官员不和,因为最后重伤的往往是江山社稷。

  她叹了一口气,说道:“裴公子,放心这件事我们定会彻查!也会给裴家一个交代。”

  “那就有劳公主了。”裴清言淡淡的说道。

  “那熠然便告辞了。”南宫熠然说着,跟身边的侍女说道:“去凌云殿找二皇子。”

  她想,也不知道王兄什么时候出关,她觉得自己应该去找南宫熠川商量一下。

  ……

  蓉月被温初羽抱回流曦阁后,她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自己还是一个孩童的模样,孔嬷嬷还像往常一样,催促她起床,给她洗脸,梳头,教她刺绣。

  “嬷嬷,你真好。”蓉月笑着扑到孔嬷嬷怀里,嚷着让她抱着。

  “咱们小姐也很乖。”孔嬷嬷笑着说道,眼睛里流露的慈祥。

  “那如果我一直这么乖的话,您是不是会一直陪着我,照顾我?”蓉月笑着说道。

  “当然,我会看着小姐长大,成年,在小姐及笄礼的时候给小姐梳头,还会看着小姐嫁人,看看以后小姐的夫君是怎样的。”孔嬷嬷摸着蓉月的头笑着说道。

  蓉月也笑着去抱她的胳膊,可是怎么也抱不住,心下十分着急,忽然,面前的人就逐渐一点点的消逝在空气中,最后还有嬷嬷脸上那一抹慈爱的微笑也渐渐消逝。

  “嬷嬷,别走…嬷嬷…别走。”蓉月眼睁睁的看着慈祥的老人消逝在眼前,声音哽咽的哭喊道。

  “蓉儿,蓉儿…”耳边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将她拉回现实。

  蓉月缓缓睁开眼,头下的枕头早已被泪水浸湿,朦胧间,一张熟悉的面容映入眼帘,与往昔一样的面如冠玉,颜如舜华,此时正拿着手帕为蓉月轻轻擦拭着脸上的泪痕。

  “对不起,蓉儿,我回来晚了。”南宫熠寒看着床上的人儿苍白的面容一脸心疼的道,并轻轻的用手替她整理着耳边的鬓发。

  从今天早上开始,他就感觉心神不宁,总觉得有事要发生,所以晚上就提前出关,没想到就听到南宫熠川回禀这件事。

  当他听到蓉月所骑之马发狂的时候,险些没控制住自己。他无法想象,蓉月若是出了一点事,他应当如何。

  “殿下。”蓉月看着床前男子的疲惫的神情,想是得知消息后便立即赶过来了,轻声说道:“我没事了,殿下应该回去好好休息。”

  “蓉儿,我陪着你。”南宫熠寒说着,轻轻将蓉月揽在怀里,紧紧的抱着。

  “我想去看看嬷嬷。”蓉月轻声说道。

  “好,我去安排,如霜,去给小姐拿一套素服过来。”南宫熠寒点了点头,转身对外说道。

  ……

  在裴清言和礼部官吏的安排下,孔嬷嬷被暂时安放在凝辉堂,明日送到宫外的寺庙中做法事,最后在派人送回江南安葬。

  身着素服的蓉月缓缓走进凝辉堂,看着躺在棺材里的孔嬷嬷,她的面容是那么的祥和安宁。棺材的一旁是云坠,以前在江南的时候,嬷嬷就很照顾她跟碧珠,此时云坠也哭得如泪人一般。

  “小姐。”云坠看着蓉月,哽咽的喊道。

  “我们在这儿给嬷嬷守孝吧!”蓉月看着云坠走过去拉了她的手说道。

  云坠点点头,眼角的泪水似雨点般掉落。

  “别哭了,我们让嬷嬷安静的走吧,我们就在这儿陪着她。”蓉月看着云坠轻声说道。

  说着,蓉月就缓缓跪在棺材前,双手合十,她希望嬷嬷能够走好,她希望,如果有下一世,嬷嬷能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能幸福,她希望……

  ……

  凌云殿内,此时的气氛无比压抑,南宫熠寒看着墨风呈上来的东西浑身散发出一股寒意,所有人顿时口感舌紧,颤颤巍巍的站立着。

  “殿下,郡主身边的李嬷嬷已经自己去请罪了,她承认所有的事情都是她一手策划的。”墨风说着,脑门一直冒着冷汗。

  这种情况明显是在作案之前都会预料到结果,而且完全不怕死的那种,这完全就是以命相搏呀!


  https://www.lvsetxt.com/books/31/31072/5904472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