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流年梦:当冷帝遇上萌妃 > 拜月节礼物

拜月节礼物


  原本准备坐等拜月节的蓉月很快就又被安排的明明白白的了,孔嬷嬷在晌午,来到她的房间告诉她,她应该开始准备拜月节的礼品。

  “啊!准备什么呀?不都是按照惯例备礼吗?”蓉月愣了一下,说道。

  “有些是按照惯例,但有些不是,比如咱们家大公子和温大公子,这些肯定得小姐亲手备礼的。”孔嬷嬷一脸耐心的向蓉月解释道,脸上充满慈祥,眼里透着温和。

  “哦。”蓉月做出一副非常受教的样子,一脸恍然大悟的回道,然而心里却暗自吐槽着。

  “当然,还有最重要的,小姐的香囊准备好了吗?就是每年拜月节的时候年轻的姑娘会送给心上人那种香囊?”孔嬷嬷笑着问道。

  蓉月本想说“没有”,但看着孔嬷嬷这般期待,也不想让她失望,硬着头皮说了声“呃…做好了,上次您教我的时候我不就绣了一个吗?喏,你看!”说着指了指首饰盒旁边的香囊。

  孔嬷嬷一怔,果然看着一个蓝色的香囊躺在首饰盒旁边,这香囊远远看似乎挺精致的,不过这只能归功于这浮光锦和这孔雀金线,因为凑近了看,上面的图案简直让人不能直视。

  “小姐,你这绣的是什么?”孔嬷嬷看着那一团团的图案,忍不住问道。

  “鸳鸯呀!你看这是头,这是身子。”蓉月指着图案解释道。

  孔嬷嬷嘴角微微抽动,又问:“那这只鸳鸯的身子为何这般奇怪,这一团又是何物?”

  蓉月想了想,开始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哦,是两只鸳鸯吵架了,这只…我绣的是它炸毛的一瞬间。”

  孔嬷嬷一怔,一时气急反笑说道:“离拜月节还有几天,小姐就不要出门了,安心做香囊吧,你也不用绣什么别致的花样,就绣些纹路吧!”

  “哦。”蓉月耷拉这脑袋说道,虽然她是小姐,但在这里孔嬷嬷却掌握着绝对的话语权,这也是离开江南之前蓉月母亲的嘱咐。

  在加上孔嬷嬷一直待她很好,她也一直将她当长辈敬着,所以很听她的话。

  ……

  秋色如常,不过近几日烟雨退却,宫内的人也忙了起来,准备着拜月节所需的一切。

  凌云殿内,南宫熠川看着依旧在批奏折的南宫熠寒,在一旁苦口婆心的劝导:“王兄,你该去闭关了。”

  南宫熠寒批奏折的手顿了一下,没理会他,而是看着墨风问道:“蓉月小姐最近在做什么,怎么都不见她。”

  “听说是孔嬷嬷把她关起来了,让她绣香囊。”墨风答道。

  “绣香囊?”南宫熠寒听着蓉月被关,皱了皱眉。

  “就是每次到拜月节,女子都会绣香囊,然后赠给心上人。”墨风答到,暗叹自家主子居然连这事儿都不关注,不过,似乎关注才奇怪。

  南宫熠寒一听,眉宇间流露出一丝温润的笑意:“让李女官去挑一个好的绣娘教她吧!”

  墨风看着突然如沐春风的主子,不禁一怔,答道:“是。”

  正要出门的时候又听南宫熠寒缓缓的道:“顺便去告诉蓉月小姐,我陪她一起过拜月节。”

  这让墨风的脚步不由的一顿,南宫熠川也吃惊的望着他,连忙反对:“王兄,不行,你必须去闭关,你要真想把她带在你身边,大不了我就把她弄晕,你闭关的时候放到你旁边!”

  “这事不必再说了,我没事,陪她回来后,我就去闭关。”南宫熠寒缓缓的道,语气中却透着不容拒绝。

  南宫熠川也只能在一旁无奈的叹气。

  流曦阁内……

  蓉月听着墨风絮絮叨叨的说完话后,眉头紧锁,墨风却还一脸笑嘻嘻的看着她,这让她更烦躁了。

  昨天她才答应了温初羽和他在拜月节去看逛街,感受一下京城拜月节的氛围,却不曾想今日又……

  按理说她应该答应南宫熠寒与他一起的,可是最近发生了太多的事,让她很难去定义他们之间的关系。

  尤其是云萧出现后,虽说他解释了很多次与云萧的关系,但从古至今,谁家男朋友在危难关头扔下自己的女友抱着别的女人一路狂奔,她觉得他们有必要冷静一下。

  何况世间安有双全法,她也无法完美的去诠释渣女的本质,在和初羽哥逛完街后,马上去找他。

  想了一会儿,蓉月最终下定决心道:“你回去告诉殿下,多谢记挂着,但我那天已经答应了与人逛街,就不与他一起了。”

  墨风一听,皱了皱眉道:“蓉月小姐要与何人一起,可否推拒?”

  蓉月一怔,说道:“自是不能,我昨日就已经答应初羽哥了。”

  墨风一听,眼神微微有些黯然,答道:“属下这就去回殿下。”

  蓉月看着墨风的神情,有些摸不着头脑,心想,不至于这般失望,这般伤感吧!

  墨风怀着沉重的心情回道凌云殿,不知道怎么回答殿下,但转念一想,殿下能安心闭关了,心里瞬间好受了许多。

  ……

  “殿下,蓉月小姐是这般说的。”墨风低着头,脑门一直冒着冷汗,这状况怎么与他想的不同。

  屋内诡异的安静,凉凉的秋风透过薄薄的窗纱往内,让墨风的整颗心都哇凉哇凉的,墨风一直低着头。

  半晌,男子放下手中的奏折才道:“我知道了,你现在去告诉云萧郡主,让她和我们一起过节吧!”

  “是。”墨风松了一口气道,之后又向闲云阁的方向离去。

  屋内,男子漆黑如墨的眸子看着墨风离去的方向,忽而又垂下眸子,自言自语道:“蓉儿,你让我拿你怎么办才好。”声音中竟带着一丝伤色。

  ……

  拜月节也是一年内一个重要的节日,家家户户都借着月圆的喻意,都团团圆圆的在一块儿,王宫内也回来了一位极为尊贵之人。据说是南宫熠寒的祖母,常年在五台山静心养性,如今是特地回来过节的。

  蓉月在很小的时候便听过她的传言,提起她的人都说她巾帼不让须眉,女中豪杰,是一起跟当时的殿下征战沙场,驰骋天下之人,人都尊称一声老太君,蓉月对这样的人还是抱有敬意的。

  一大早,蓉月就被孔嬷嬷连催带赶的叫起来梳洗,她说道:“今日老太君归来,太王妃在宫中设宴,小姐你可得好好收拾,切记不可失了体面。”

  孔嬷嬷一边说着,一边给蓉月梳着头,同时云坠又拿了湿帕子给蓉月擦脸,这一来二去,让原本还迷糊的蓉月瞬间清醒过来。



  ------题外话------

  今后,也会加油的(●'?'●)??


  https://www.lvsetxt.com/books/31/31072/5991782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