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流年梦:当冷帝遇上萌妃 > 被爱支配的痛

被爱支配的痛


  南宫熠川立刻指挥着众人四散,待房屋倒塌时所带的灰尘渐渐消散,就听到有人大喊:“殿下!”

  南宫熠川连忙向声源处望去,心里不由的咯噔了一下。

  此时的明月阁早已化为废墟,就在这废墟上空,一名男子借用功法停留在废墟上空,蓝色的金线龙纹朝服,颜如舜华,在月光下分外醒目。

  南宫熠寒一个人孤身在上空,看着下面的废墟,在寂静的黑夜中只听得风吹衣诀微微作响,在夜幕的衬托下说不出的孤寂。

  此时南宫熠川的心里不由的咯噔了一下,看着王兄那如寒星般的眸子,那往日清冷的眸子此时正倾泻出一种脆弱的情绪,他从未想过会在王兄脸上看到这种情绪。

  这个一直在自己心中如神抵般的男子,此时身上正散发出一种说不清的孤寂与萧瑟。

  南宫熠寒转过头来,喑哑的嗓子冷冷的吐出一个字:“找!”

  ……

  已是秋季,此时池里的水虽不及动机的冰冷刺骨,但长时间的浸泡也不眠寒气入体,温初羽和蓉月跳进荷花池后,他们很快就找了一个较近的地方上岸了。

  一上岸,蓉月又忍不住一直咳嗽,在加上她手臂上的伤在长时间的浸泡后此时也微微生疼。

  “蓉儿,没事吧?”温初羽一边给她拍着背,一边问道。

  “没…没事。”蓉月缓过气后说道,对于刚刚命悬一线的事到现在都还心有余悸,她看了看四周,确认自己已经在安全地带,暗暗的松了一口气。

  忽然一阵风吹过,蓉月顿时感受到什么是刺骨的寒冷,她拉着温初羽的手臂倒吸一口冷气。

  温初羽看着脸色苍白的蓉月,连忙将她抱起来,再看了看远处已是废墟的明月阁,眸子暗了暗,往与之相反的方向迅速赶去。

  ……

  此时的凌云殿充斥着一种肃杀的气氛,一众黑衣侍卫齐刷刷的跪在大殿上,大殿正中座椅上的南宫熠寒冷冷的看着跪在地上的侍卫。

  “给你们一个机会,一起动手!只要能伤到我,便免于责罚。”此时清冷的嗓音如同魔鬼的耳语传入每一个侍卫耳朵里,让下面的人忍不住一颤。

  “王兄!这次的事是个意外,对方的实力远在他们之上,而且这火也不是普通的火,对方也是经过精密部署,有备而来的。”南宫熠川看着自家王兄,忍不住开口道,他似乎从未见过他如此,哪怕是当年云霆的事,也不至如此。

  “要么动手,要么自己去暗阁领罚,别在下面一直给我跪着!”南宫熠寒依旧冷冷的道,此时帝王的威仪显露,强大的气场让下面的人纷纷一颤。

  最终,如霜颤颤巍巍的走了出来:“属下失责,甘愿去暗阁受罚!”在她说完后,其他的黑衣侍卫也齐声说道。

  “那就去吧!”南宫熠川见此,叹了一口气,说道,又看了一眼自家王兄冷冰冰的脸,还有那双藏有太多感情的眸子,陷入深思。

  没过一会儿,墨风又进来了,平时那张一脸水色的表情终于有了变化,脸上难掩激动之情,他对着南宫熠川和南宫熠寒行了一礼说道:“殿下,蓉月小姐找到了!”

  南宫熠川一怔,随即看了一眼自家王兄,那张冷若寒冰的脸似乎有了溶解的迹象,那双冷若寒星的眸子之中此时也熠熠闪烁。

  “在哪儿?”南宫熠寒喑哑这嗓子说道,尽管刻意压制情绪,但依旧不难从微微发颤的声音中看出他的激动。

  “当时温初羽也闯进了火场。”墨风忽然顿了顿,看了南宫熠寒一眼,又继续说道:“他带着蓉月小姐跳进了荷花池,现在他们在流曦阁。”

  “平安就好。”南宫熠寒把视线转向窗外,眼眸中带着一丝伤色,“都下去吧,你告诉莫烨然让他明日去给她看看,然后协助二皇子,查清此事!”南宫熠寒说道后面,声音愈发低沉,眼眸中带着几分危险。

  “好,那我先走了,王兄。”南宫熠川看到自家王兄渐渐恢复正常,松了一口气。

  “嗯,去吧。”南宫熠寒道。

  偌大的凌云殿又只剩下他一个人了,南宫熠寒看着空旷的凌云殿,眼眸中流露出说不清的酸涩。

  他想到墨风所说,温初羽救了她,他的心里微微紧了紧,眸光不由黯然。

  他忽然有些羡慕温初羽了,他可以不顾一切的陪着她,而他不能,他需要撑起这天下,所以他要顾及很多,他第一次感觉到一种无力,很多东西,他似乎都给不了她。

  ……

  温初羽在把蓉月送到流曦阁后,就被南宫熠然三言两语打发出来了,原因是他是外男,不能擅闯女子闺阁,蓉月也只能抱歉的看着他,让他回去换衣服,最后他也只能无奈的看着流曦阁渐渐关上的门。

  蓉月没想到兜兜转转自己又回到了流曦阁,在用温水擦拭过身子和喝过嬷嬷熬的姜汤之后,她竟就在屋内的美人塌上睡着了。

  就在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她感觉有人在抚摸她的脸,指尖轻轻的划过她的肌肤,这种轻微的触感顺着血液蔓延一直延伸到心脏,她费力的想要睁开眼睛看看眼前的人。

  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那面如冠玉的人,此时他正坐在她身旁用一只手为她整理着耳边的鬓发,蓉月挣扎着立刻起身,皱着眉问道:“殿下怎么在这儿?”

  “蓉儿希望我不在这儿吗?”南宫熠寒紧紧的看着蓉月,此时眸子中却带着一种柔情。

  蓉月颇有些不习惯的别过头,不去看他的脸。

  他也不甚在意,不由分说地将她拦腰抱起,把她放在床上,哪怕蓉月现在拒她于千里,他说话也依旧怡然。

  他缓缓从身上拿出一个精致的玉盒,玉盒里有一枚精致的血红色的玉佩,玉佩上隐约刻着一只凤,其材质与样式似乎都跟他腰间的龙形玉佩一样。

  他小心翼翼的将玉佩拿出来,轻轻的将它系在蓉月腰间,并顺势将蓉月揽入怀中,把脸靠在蓉月的颈畔。

  “这块玉佩是我继位的时候,母妃给我的,蓉儿喜欢吗?”他缓缓的说着,一向冰冷的眼神中透露出一丝眷念。

  “母妃说,这龙凤玉佩是吉祥之物,它定能佑我的蓉儿安康。”他小心翼翼的抱着她,在她耳畔轻声低语。

  蓉月何时见过他如此这般,她轻轻的转过身子看向他,一字一句的说道:“这么贵重的东西,殿下还是别给我,免得糟蹋了这好东西。”

  “怎么会呢?不给你,蓉儿希望我给谁?”南宫熠寒苦笑道,今日的事她终究恼了他。



  ------题外话------

  有个可爱评论女主好惨

  是有点

  (??﹏??)


  https://www.lvsetxt.com/books/31/31072/5997804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