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胁


  不过此时蓉月心里却是千回百转,他…怎么知道我是学医的,难道他知道我是穿越的?蓉月心里突了突,心中提高了几分警惕!

  楚修璃看着蓉月的样子,也知她对他们两人的防备,又补充道:“蓉月小姐放心,我们并无恶意,我以东陵大皇子的名义保证蓉月小姐性命无忧。”

  蓉月此时更觉得混乱了,性命…无忧,似乎又不像是她想的那样,或者如果是的话,就是有极强的医患纠纷,治不好会杀了她那种。

  于是,她非常决绝的摇了摇头,说道:“蓉月才疏学浅,救不了人,大皇子还是找别人吧!”

  “我也想呀!可是…此事非蓉月小姐不可!”楚修璃苦笑道,是的,裴家这一代只出了裴蓉月一个女孩,她体内的雪族血脉是最纯正的,裴清言他们根本不能比的。

  蓉月此时就更生气了,这是什么说法,还非她不可!

  “殿下呢?我要见他!”蓉月淡淡的说道,目前要先解决自己的主要矛盾。

  楚修璃笑了笑,叹了一口气,说道:“走吧,带你去见他!”他说完,转身看了莫烨然一眼。

  莫烨然瞬间会意,走到另一个墙壁变,将手放上去,此时墙壁上也出现了一个法阵,随着法阵的发动,接着便出现了一扇同样大小的门。

  楚修璃看着微微呆怔的蓉月,笑着说道:“走吧,蓉月小姐!”

  蓉月跟着楚修璃和莫烨然走过一个相当狭窄的阶梯密道,之后,又是一扇同样大小的门,走到这里的时候,蓉月停住了步伐,她知道这门背后或许就有她想要的答案,虽然她想知道,但她又害怕那是一个让她不敢接受的答案。

  “蓉月小姐,走吧!”莫烨然在她身后提醒道。

  蓉月在心里默默的叹了一口气,最后还是迈着沉重的步伐,一步一步的走了进去。

  门内,是和刚才她所待的地方一样大小的地宫,唯一不同的是那张雕花大床上躺着一个貌美的女子,身着白色纱衣,眉若春山,肤若凝脂,玲珑玉鼻,长长的睫毛细细密密的散在眼眸上,一头乌黑的头发随意披散,虽然面色苍白,但依旧不妨碍她的倾世的容颜。

  她的身旁,坐着一位丰神俊朗的男子,貌若冠玉,身着一声龙纹长衫,是南宫熠寒,此时他正看着床上的女子,眼里有太多复杂的情绪,有忧伤,无奈…

  此时,这一幕落在蓉月眼里,怎么看她都觉得她的心里可谓五味杂陈,她何曾见过他这个样子?难道她要救的就是这个女子?他跟她什么关系?

  她开始慢慢的,一步一步的向那个雕花大床靠近。

  “蓉儿,这是云萧,云陌将军的女儿。”南宫熠寒把实现转向她说道。

  她知道云陌将军,就是那位常年镇守边关的功臣,以前父亲也常说,云家世代忠良。

  “云萧在西境的时候,恰逢叛乱,她受了重伤,已经昏睡很多年了,蓉儿,我一定要救她!”南宫熠寒看着蓉月说道,他的眼里透露着几分负杂的情绪。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蓉月继续问道,此时她也说不出自己心里是什么感觉,只是莫名的难受。

  “我们需要你体内的雪凝珠!”莫烨然开口道。

  蓉月一怔,她知道这个,在她很小的时候,父亲就告诉过她,家族的秘密,可是这么多代都过去了,她还真没想过这会在她的身上被提及。

  她记得在她很小的时候,她父亲的妹妹,音姑姑,就时常告诉她,要保护好自己,不要随意泄露自己的身份。

  “你们是怎么知道的?”蓉月心里逐渐沉重,她渐渐觉得似乎事情已经没有自己想的那么简单了。人在面临一些密切关于自己的事时,总是会不自觉的提高警惕。

  在场的人都只是看着她,并未答话。

  “是呀!你们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还是殿下,皇子,有什么查不到?你们已经计划很久了吧?”蓉月情绪开始变得有些激动,她实在无法想象自己已经被人算计了这么久!

  “蓉儿,云萧…她很重要,我希望你能救她。”南宫熠寒看着蓉月道,眼神里透着一丝悲凉。

  “殿下,我还有拒绝的余地吗?”蓉月看着南宫熠寒惨然一笑。

  南宫熠寒看着蓉月,并未言语,屋内的空间瞬间安静。

  “如果我说我不愿意,你们也不会放过我吧!”蓉月看着眼前的几个男子道。

  “本来一开始就算计好的,现在却冠冕堂皇的来征求我的意见,这就是掌权者所谓的仁义?”蓉月越说越生气,似是想把这几天憋在心里的气都发泄出来。

  “蓉儿,云萧是云家唯一的后人,她的哥哥也在西境过世了。”南宫熠寒看着情绪有些激动的女子解释道。

  “所以呢?我就必须要救她?为什么?你至少给我一个合适的,有说服力的理由呀!”蓉月看着眼前的三个男子,觉得荒谬至极,就因为她是功臣之女,自己就得冒着失去生命的危险去救人!

  好吧!虽然作为一个医学生,救死扶伤是基本素养,而且曾经也宣过誓的,可是主动救人与被迫救人是两回事,她现在就是很不爽!

  “蓉月小姐,你在这里待了一天,外面发生的事你还不知道吧!温初羽刚到西境就身染重疾,我能救他,这个理由够吗?”莫烨然看着蓉月愤怒的脸。

  蓉月一怔,半晌冷冷的开口:“都说医者仁心,莫太医,你的心呢?”

  “蓉月小姐,我非医者,我只是一个普通人!”莫烨然淡淡的开口道。

  蓉月一听这话,愣了愣,所有的线索瞬间连成一条线,所有疑问似乎都有了解释。为什么温初羽会突然去西境,为什么她要一直喝那药,为什么她的身体最近突然出了问题……

  “是了,初羽哥为什么会突然去西境,是因为他发现了你们对我不利,你们怕他破坏你们的计划,所以把他弄走,都是你们,如果不是你们,他也不会患病?”蓉月美丽的瞳孔渐渐染上颜色,声音也渐渐颤抖。

  也是因为自己…初羽哥才会遭此不测。

  “殿下,你说你要救人,你要救云萧,可是…难道为了救她一个人的命,就要填上别人的命吗?”蓉月轻轻的哀泣道。

  “不会,你救了云萧,大家都不会有事。”南宫熠寒转过头,忽视蓉月哀泣的神情,不再看她,转身离开。

  “墨风,带蓉月小姐回去。”走到前方密道口,又对着墨风说道。

  蓉月睫毛一颤,瞬间怔了怔,眼泪不由自主的掉落,惨白的脸上浮现出一抹微笑:“我明白了。”



  周末悄然而逝

  累!

  O(∩_∩)O~~


  https://www.lvsetxt.com/books/31/31072/6014520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