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流年梦:当冷帝遇上萌妃 > 试问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二)

试问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二)


  虽是阳春四月,不过到了中午的时候,一缕阳光才渐渐透过云层的缝隙洒在大地。

  趴在窗边香檀木桌上的人儿并未发现这美丽的窗外之景,倏地,一股浓郁的饭菜香扑鼻而来,顺利的勾起了窗边人儿肚子里的馋虫,她那月牙般的眉头皱了皱,长长的睫毛轻微的颤了颤,红润的小嘴微噘,玲珑秀美的鼻子深吸了一口气,辗转反侧了一会儿,缓缓地,睁开了那双清丽澄澈的大眼睛。

  “唔”嚅软的音线缓缓溢出,粉拳紧握,伸了个大大的懒腰~~~侧眸而望,发现早在一旁批奏折的男子不知道去哪了,而自己身上披了件黑色锦绣花纹的披风,蓉月心里不由的一怔,有一丝小小的窃喜。

  不过正当她心中雀跃之余,却发现了一些不太好的事……

  “咦~?我的袖子怎么湿了?桌上的水是怎么回事?”某女一脸懵逼的自言自语道。说话间,又感觉到自己嘴巴有点干,立刻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呃!传说中的梦口水!

  蓉月马上掏出自己的绣帕去擦桌上的口水,正当她快要擦完时,就听到门口传来一阵清冷的声音:“可以用饭了。”

  蓉月一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手帕收起来,可是她发现这手帕怎么这么长呀!?怎么还是黑色的?!蓉月有些懵,这才发现自己拿的是披风的一角。

  “你…刚刚在做什么?”不知道什么时候,门外的男子已经走了过来,在她耳边说道,声音还是带着寒冬的温度,不过不知道是不是春光无限好,也让这声音少了几分肃杀与威严。

  蓉月深吸了一口气,使自己快速冷静下来,她现在急需一个体面的借口。

  倏地,蓉月一拍掌,一本正经的说道:“是这样的,殿下,刚刚我醒来的时候发现桌子上有些灰尘,于是就想拿帕子擦一擦,可能是刚醒的时候不太清醒,没想到就拿错了,所以就用了您的披风。”说完耷拉着脑袋,做出一副认错的模样,然后试探性的问道:“要不?我给您洗干净?”

  “不必,不过看来打扫的人不太仔细,看来要让总管加强管教了。”南宫熠寒若有所思地说道。说完狐疑的看了她两眼,看见她低着头,小脸通红,便也没在说什么,只大踏步的走了出去,走到门口时,看到蓉月还在原地怵着,说道:“怎么?还不去吃饭?”

  蓉月低头不语,紧跟其后。心中怀着对辛勤打扫的侍女们的极大的歉意,不过她也没办法呀!她总不能告诉他,她用他的衣服去擦自己的口水吧!蓉月苦逼的想道。

  屋外的的桌子上已经摆满了热气腾腾的菜,一碟五彩豆子炒年糕,一盘瓜烧里脊,一道羊肉鲜笋汤,三彩瓷海碗中莹白鲜嫩的笋片配上羊肉,令人充满食欲,此外,还有几盘饭后甜点。美食的力量永远是无限的,蓉月看到这些之后,瞬间把刚才的尴尬忘得一干二净。

  “殿下,可以吃饭了吗?”蓉月充满期待的看着桌子对面无动于衷的男子。

  “可以了。”南宫熠寒看着眼前这位望着美食就两眼发光的女子,不经意地笑着说道。

  “殿下,你刚刚是笑了?哇!我来了这里那么久,就从来没见到你笑过,我一直认为你是为了维护你威严的形象。”某女像发现了新大陆般兴高采烈的说道,边说着还边不忘往自己嘴里塞好吃的。

  “其实殿下平时可以多笑笑,这样比较有亲和力,人嘛,就是需要刚柔并济!而且一个人的笑容可以给人一种很温暖的感觉。”蓉月一本正经、滔滔不绝的说道。

  “裴小姐果然博闻强识,那是否知道“寝不言,食不语”呢?”南宫熠寒听着眼前女子的滔滔不绝,神色颇有些不自然,立刻出声打断道。

  蓉月一听这话,便抑制住往下说的欲望,心里怒吼:“直男!直男癌病患者,而且一定是晚期!”

  这时门开了,一个黑衣侍卫用托盘端了一杯药过来,恭敬的说道:“殿下,这是莫太医开的药,他说蓉月小姐体内余毒未清,需要喝一些药。”

  “可是我感觉我挺好的呀!可不可以不喝呀?”蓉月脸上写满了拒绝,一脸嫌弃的看着那杯药。

  南宫熠寒看着那杯药,眸子忽的暗沉下来,内心涌起一股连他也说不清也道不明的情绪,但为君者,拥有极其的克制能力,很快他调整好自己的情绪,对着黑衣侍卫说道:“把药放下,你先下去。”

  黑衣侍卫恭敬的把药放下,转身离开。

  “莫太医的医术在整个天曜国都很有名,他敢称第一,没人敢称第二。你考虑一下要不要喝吧?”南宫熠寒一脸淡若清风的说道。

  蓉月看着那一杯黑乎乎的药,嘴角微微抽搐,内心做着激烈的斗争。最终还是选择屈服,毕竟生命诚可贵,拿起那杯药一饮而尽,毕竟长痛不如短痛。

  而南宫熠寒看着蓉月喝下了那杯药,整个人静默如冰,微微垂下眼睑,不再言语。

  接下来的几天,蓉月都重复着一样的生活,因为她“身负重伤”,所以南宫熠寒也一直不让她出门,终于在这一天……

  南宫熠寒在看奏折之际,南宫熠川风风火火的跑了进来,说道:“王兄,人抓到了。”

  “可有问出什么?”南宫熠寒道。

  “还在暗室审讯,不过几乎可以确定是东陵的人。”南宫熠川一脸轻松的说道。

  “东陵…”南宫熠寒缓缓吐出两个字,语气中充满着不可侵犯的威严,眼眸中透露出一丝冷意。

  “三弟刚抵达他们边境了,东陵那边就传出消息,他们的大皇子将出使我国。”南宫熠川笑着说道,一边笑还一边把玩着他手中的扇子,似乎并不把这当一回事。

  “既如此,那就让让三弟带着熠然回来,让陈将军驻守即可,他们不可在逗留了。”南宫熠寒说道。

  “好,我一会儿就去传信。”南宫熠寒笑着把扇子一合,刚说完就听到后面传来一阵悦耳的女声。

  “没想到当今格局这么混乱。”一个窝在窗台看书毫无存在感的女子突然出声瞬间引起了两人的注意。

  不过刚说完这句话她就后悔了,因为她感觉到一个男子正在冷冷的看着她,看得她头皮发麻。她马上岔开话题:“意思是这件事情已经结束了,那……我可以出门了吧?”

  南宫熠川笑而不语,而是看向自己的王兄。

  “可以”南宫熠寒依然批着他的奏折道,语气的温度依然很低。不过蓉月并不在意,只要能出门走走,她就很高兴。

  “那…我就走了。”蓉月一脸兴奋的说道,之后便兴高采烈的出去了,留下屋内的两个男人面面相觑。

  “如霜,跟着裴小姐。”蓉月刚出门,屋内的男子就对着窗外的方向说道。



  ------题外话------

  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给大家发糖

  没办法(*?????)

  熠寒太能克制自己了


  https://www.lvsetxt.com/books/31/31072/6070401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