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流年梦:当冷帝遇上萌妃 > 不一样的情意(一)

不一样的情意(一)


  待蓉月走后,南宫熠寒问道:“烨然,说吧,何须如此。”

  不错,眼前的男子正是他多年的好友,莫烨然。在他继承王位之前,去民间历练之时,两人结下了深厚的情感。

  莫烨然说道:“我找到让云萧醒过来的方法了,不过还差一位药引。”

  “什么药引?”南宫熠寒问道。

  “雪凝珠。”眼前的男子叹了口气说道。

  南宫熠寒也开始沉默,微微皱眉,相传雪凝珠乃是聚雪山族人体内的灵气而成,光不说其提炼的难度,现在就连雪山族人在哪儿也找不到。

  “这就是你多年漂泊在外的原因?”南宫熠寒问道。

  “不错,不过我已经找到了雪山族人了,只是那家并不一般,所以我回来找你帮忙。”莫烨然说道。

  “是谁?”南宫熠寒问道。

  “朝廷的肱骨之臣,一个德高望重,桃李满天下的家族,江南士族裴家。”莫烨然叹了一口气,回道。

  南宫熠寒也沉默了,就以裴家的资历,都是不能动的,更何况裴家这么多年来对国家鞠躬尽瘁,培育了一代又一代的人才。

  “为什么会是裴家?”南宫熠寒不解的问道。

  “应贤书院的第一宗师鸿远先生曾在游学途中救过一名女子,因那位女子孤苦无依,鸿远先生便把她带在身边,教她读书、认字,两人朝夕相处互生情意。”莫烨然缓缓道来。

  “所以那名女子便是雪山族人。”南宫熠寒道,“不过这事应该是裴家的家族秘事,何况已经过了那么久,你是如何得知?难道你又动用了“夜影”?”说完略带怒意的看了他一眼。

  “呃…我那不是没办法了嘛!”莫烨然摸摸鼻梁,有些心虚的道。

  “让我想想吧!”南宫熠寒有些疲惫的说道。

  “为什么要想,我们已经准备了那么久了,刚刚那个丫头!就是裴家的丫头吧!机会就摆在眼前,还犹豫什么!”莫烨然有些恼怒的道。

  “动了她,如何跟我母妃交代,如何跟江南士族交代!”南宫熠寒微微扶额。

  “行,是我太冲动了,我不是你,我不需要顾忌太多,既然你不能做,那便让我去做!”莫烨然有些冲动的说,他已经等了太久太久,不想再等了。

  “或者,这一切都是你的推脱之词,你是不是与那丫头在朝夕相处中有了不一样的情意?”莫烨然狐疑的问道。

  “没有,你别多想了。还有,也别轻举妄动!”南宫熠寒道,平静的语气中夹带着几分不可抗拒的威严。

  莫烨然有些颓然的坐在椅子上,叹了口气,屋内的空气瞬间安静。

  ……

  另一边,蓉月小姑娘自出来后回到流曦阁,就一直揉着头发思索,硬是把那流海摸成了“油海”。她不确定自己是不是知道了什么皇室秘辛,会不会有灭口的风险,后来仔细的分析了一下,觉得自己的强大的背景还是能照着自己的,便也没那么担心。

  “小姐,李女官来了。”丫鬟云坠进来说道。

  蓉月敛了敛心神,只见李女官身后的宫女拿着托盘,托盘中放着一件碧色的银错金双凤织锦的宫装,还有一个金丝嵌宝石金带饰以及赤金花钿式的发簪。

  只听李女官笑道:“明日是二皇子的生辰,太王妃想大办一下,在弘义楼准备了一个筵席,这是太王妃让我送来的,还请蓉月小姐入乡随俗。”

  “好的,有劳李女官了。”蓉月笑着回应道。

  李女官笑道:“蓉月小姐客气了,东西我已经送到了,就先走了。”

  “云坠,送送李女官。”蓉月道。

  蓉月颇有些无奈的望着托盘上的衣饰,又想起今天早上哥哥说的话:“蓉儿,母亲那边来信说,如果你不喜欢两位皇子,就尽快把你的婚事订下来,母亲说,她会充分考虑你的意见,让你想清楚。”

  蓉月有些难受,她还不想嫁人。但是现在似乎不行了,该为自己奋斗一把了……她倒是想,可是没目标呀!就在这一瞬间,蓉月脑海中闪现出那双深邃的眸子,她连忙摇了摇头,告诉自己不要乱想,不要花痴。有的人,就是只能远观,不可亵玩焉……

  次日,蓉月早早起身梳妆,或许是昨日的事一直绕着她,所以才导致她睡意全无,到现在为止她都没想出一个解决的方法。

  就在她沉思中,就听到孔嬷嬷那一句“吾家有女初长成”的感叹:“我们家小姐长大了。”蓉月一怔,看了一下镜中的自己,一袭碧色的银错金双凤织锦的宫装,腰间系着一块上好的琉璃玉佩,头上挽着双环髻,用金丝嵌宝石发饰固定住,令簪了一支碧玉珊瑚的步摇做点缀,?眉蹙春山,眼颦秋水,未施过多的粉黛,更显清丽,整个人就如白玉兰花一般。

  要是在上一世,蓉月肯定会开心的跳起来,大声的告诉自己的闺蜜“我最美!”可是…现如今,说了这句话,一方面恐怕会被认为是怪物…另一方面,长得太好也不是什么好事,这个时代,需要安全长相!

  “小姐,我们该出发了。”孔嬷嬷道。

  蓉月点了点头,便起身准备出发。

  筵席是摆在弘义楼的正厅,蓉月走了进去,在李女官的带领下往自己的位置走。蓉月看见李女官带着自己往前走,似乎并没有停的意思,最后在正座的左下首第二个位置停住了。

  蓉月不由的一愣,按理说自己原是臣女,不应该坐这么前面的,但她也来不及多想,因为大多数人都入席了。不过这个位置实在是太受关注了,刚坐下没多久,蓉月就发觉有不少人在打量自己。太王妃坐在正座,右边是南宫熠寒,左边是南宫熠川,而蓉月就紧邻着南宫熠寒。

  就在她思索间,太王妃念起了筵席的开场白:“感谢各位来贺我儿的生辰,这一杯哀家是代表王室敬各位。”说完,下面便举杯,一饮而尽,下面的人也纷纷举杯。蓉月早就听说北方人豪爽,虽然到了这么久,却一直没机会见识,今天终于看到南北文化的差异了。果然文化的差异在酒文化中最明显。

  蓉月虽然一直注意着自己的仪态,但手上和嘴上也没闲着。手上轻轻的剥着葡萄皮,每回都趁大家不注意的空隙间将葡萄塞进嘴里,轻轻的咀嚼着。当然,这一切的一切都未能逃过南宫熠寒的眼睛,他默默地看了看某人盘子中所剩无几的葡萄,和被手帕包裹着的葡萄皮,对旁边的侍女使了个眼色……

  很快,那侍女端了一大盘葡萄出来,放在蓉月面前。又将原本的盘子和葡萄皮收拾了一下,还对着蓉月会心一笑,蓉月有些小小的尴尬,但也只能冲着别人尴尬的笑了笑。



  ------题外话------

  今天天气挺好,终于见到了成都平原的太阳。

  蓉月和熠寒的之间的暖意也快到了


  https://www.lvsetxt.com/books/31/31072/6106656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