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流年梦:当冷帝遇上萌妃 > 番外四

番外四


  都说人在悲伤和愤怒至极的时候都会去寻找一个支撑点,想办法让自己活下去,而这个支撑点更多的是怪罪、仇恨,我也…不例外。

  “是你,是你!对不对?就算楚修然有再大的本事,他也不会知道酒楼,那里的怎么可能一夜之间惧…没了!”面对我歇斯底里的质问,他表现的很镇定,镇定得让我有些怕。

  “这事不是我做的,但我是东陵皇子,就算是我提前得知楚修然的计划,但…我也不能阻止,只因为我是东陵的皇子!我只能保下你,云萧。”一个实际的不能在实际的称述,我反而不知道说什么。

  连问他为什么是我的底气都没有,因为我知道很多东西不懂更好。

  “大皇子,你走吧!再见我们便是敌人…”我们从来终究都是敌人。

  “郡主回来了……”拖着疲惫的身躯,一点一点的前往城门,听着守城士兵欣喜的呼喊,心中渐渐泛起了一层苦涩的涟漪。

  “云萧,你怎么一个人回来了?”面对熟悉的声音一时竟不知道如何作答。

  “烨然哥哥,这是碧幽草。”我小心翼翼的把碧幽草交给他,这是哥哥用生命换来的。当看到烨然哥哥接过的碧幽草的那一刻,一瞬间的如释重负,但同时也觉得唯一点的支撑点没了。

  悲伤无尽,涌上心头,一口腥甜渐渐在喉间翻滚,眼前也渐渐被无尽的黑暗掩盖,只听得几声慌乱的声音,“云萧…”

  而我心里反而有种解脱,哥哥应当没走远吧……

  ……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却没想到已经是五年后,世事变迁,离西境叛乱已经过了五年了,从烨然哥哥口中得知,碧幽草救了西境所有人,哥哥泉下有知,也会高兴的吧!

  而我在采集碧幽草时中了毒,又因过度悲伤,导致心脉被毒液所侵,所以我一直昏睡着,我得知是一个姑娘救了我,当我向烨然哥哥提出我要见她时,我看到烨然哥哥朝熠寒哥哥看了一眼。

  心里不由的一紧,直觉告诉我那姑娘和熠寒哥哥关系肯定不一样,这五年真的发生了不少事,熠寒哥哥……也变了很多。

  “你先好好修养几天,等过几天,我带你去见她。”敏感的发现,当熠寒哥哥提及那个她时,话语中习以为常的冷意也少了几分。

  “好。”尽管心中微微震惊,也依旧强笑着道。

  最终还是在闲云阁待了三日,方才见到那位传言中熠寒哥哥待之不同的蓉月小姐。与想象中的不同,女子眉蹙春山,眼颦秋水,可能是年龄太小,脸上有些婴儿肥,额前的流海随意飘散,脸色微微有些苍白,但也丝毫不影响她姣好的容颜。

  “多谢裴小姐相救。”看着眼前年龄不要太大的女子微微的冷意我心中不由的一愣。

  “郡主客气了,我也不是主动要救你的。”过于的坦率,丝毫不顾及面前的人,想来也是不满意至极。一时间屋内竟陷入一片寂静。

  “莫先生,你兑现诺言了吗?救初羽哥了吗?”最终随着女子的质问寂静被打破。

  “他已经康复了。”

  “那我什么时候可以出去?”女子语气中透着不耐,这话依旧是对烨然哥哥说的。

  我忍不住看了熠寒哥哥一眼,一直被忽视的人眼中丝毫未流露半点异色,反而是一阵阵苦笑,“我也没关了你呀!”

  我第一次知道,原来他脸上还会出现肃穆和冷情以外的表情。

  他的眼神始终在女子身上留连,没有过半分的停歇,我原以为是传言太过,却不曾想事实比传言更甚。尤其是在女子翩翩欲倒时他立刻扶住她那一刻,就像是对待一个珍宝那般小心翼翼。

  亲眼看着女子甩开他的手,甩开那份让人梦寐以求的温暖。

  “烨然哥哥,熠寒哥哥喜欢蓉月小姐吗?”或许是太想知道答案了,那一次就索性问了出来。

  “不知道,应该是喜欢的吧!云萧,你的执念也该放下了。”烨然哥哥的话就像一根针一样,深深的戳开了那层薄膜。

  “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难道不够明显吗?你从小就喜欢跟在他身后跑。”

  “是啊!你们所有人都知道,就他不知道罢了!你说是他真的不知道还是不想知道?”

  一阵沉默代替了所有的回答。

  放下吗?那么多年了,怎么可能说放下就放下。

  也就带着几分不甘,第二天踏进了那女子的流曦阁,我想知道他喜欢的究竟是什么样的人。

  “云萧姐姐,王兄在里面。”

  脚步微微一顿,感觉到身子有几分僵硬,强笑着道:“无事,我只是来看看蓉月小姐。”

  当我渐渐靠近那扇门,才发现熠然阻止我的原因,软榻上的女子被男子紧紧拥在怀里,哪怕是那女子一直冷着脸,他也丝毫不在意,一直柔声唤着她的名字,陪他说着话。

  他的眼中早已不死那印象中的冰冷,此时瞳仁中竟全是那女子的身影,往日那如碎雪般的冷意已经一点一点被柔情所替代。

  原来他喜欢一个人是这般。

  “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就算心中再痛,也不能浮于表面,我想这种技术我已经练到炉火纯青。

  一个人心痛到极致,我想大概就是刚看到一点希冀转瞬既被折断吧。

  那一夜,熠寒哥哥救了我,原本以为在他心里或许我没有蓉月重要,但我依旧能占一袭之地。但当明月阁塌掉的那一刻,他一个人孤身在上空,看着下面的废墟,在寂静的黑夜中只听得风吹衣诀微微作响,在夜幕的衬托下说不出的孤寂。

  那如寒星般的眸子,那往日清冷的眸子此时正倾泻出一种脆弱的情绪,这个一直在自己心中如神抵般的男子,此时身上正散发出一种说不清的孤寂与萧瑟。

  那一刻的震撼超越了一切,原来那女子已经对他的影响这般深了。

  在当云生被查出来,我去替他求情时,在一次清晰的看到了他眼中嗜血的杀意,那一瞬,我甚至觉得感觉到一种恐惧,他真会为了她杀了我。

  尤其是当那一句“云萧,你也大了,我答应过要照顾好你,所以我会为你留意一下好的男子,你也自己留意一下。”一瞬间将用各种自欺欺人的谎言编织成的梦逐个击破,他真是连一点希望都不给我。

  最终,云生得救了,而我也彻底失去了与蓉月继续争抢的机会。

  或许人在悲伤至极的时候,心却容易静下来,而心静下来,总会更容易感受到身边的一切。

  “别扑了,你还敢说自己善良,连这些蝴蝶都不愿意放过。”类似于责怪却带着无限宠溺的声音在云萧听来非常刺耳。

  她非常熟悉这声音,那是一个可以让她魔怔的声音。

  她早就听烨然哥哥说过,裴蓉月身子较弱,最近天冷所以熠寒哥哥几乎不让她出门,省得着凉,他把她保护得如此之好。

  他们的事自己总是不争气的莫名的关心。

  “我哪有捕捉它们,我只是想好好看看它们,然后就放了它们。”一个娇倩的女音又传了出来。

  微微挪动身子,透过熙熙攘攘攀上篱笆的花藤,我就看到了这样一幅画面。

  一袭杏色锦衣的女子拿着团扇扑着花丛中的蝴蝶,阳光透过浅薄的云层洒在她的脸上,让她脸上的笑容格外动人,一声蓝色锦衣的男子坐在亭子中,手中拿着书,眼神却在女子身上流连,眉眼中俱是笑意。

  这样的画面和谐又美好,但自古以来,没有任何一件事能让所有人高兴,总有失落的一方,而她现在的心情就如那苍凉的落日。

  “啊…”突然院中的女子发出一阵惊呼,男子急忙扔下手中的书,疾步走了过去,一脸关切的问道:“蓉儿,怎么了?”

  “没事儿,不小心被花刺扎了一下。”

  “大惊小怪!让你这么不小心。”男子责备着女子,但语气却是满满的关切,眼里也透着宠溺。“以后小心些,过两天我让人把这花移到别处。”完全不是印象中那位一声冷意凌驾于众人之上的帝王。

  “我没事,不用这么麻烦。”

  “这次还好是我在这儿,下次你再被扎到了,你打算找谁去哭。”

  “殿下,我哪有哭…”

  女子撒娇似的话语和男子温柔的安抚都化作利剑刺入胸口,眼角的泪不由自主的滑落,微微转过身子,不想再去看他们,或许在他们的世界里,自己就是被遗忘的最深的那一个。

  “是谁?”

  “熠寒哥哥,蓉月小姐,是我。”

  用尽所有的力气强行让自己笑出来,直到筋疲力竭让自己抬不起嘴角,有时候连我自己都讨厌自己。

  一直到为了我嬷嬷出事,心中那根植已久的东西才渐渐散去,当我跪在他面前时,我就已经一遍又一遍的告诉自己,他是君,我是臣,自己也该清醒了。

  离开或许是对我最好的选择……


  https://www.lvsetxt.com/books/31/31072/7911155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