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流年梦:当冷帝遇上萌妃 > 焉知不是助力

焉知不是助力


  “侯爷,你说这殿下的身体状况是真,还是假?”跪在地上的黑衣人道“我觉得是假的,王妃明显是离他最近的人,都说没事。”

  “你还是谋略不足,难成大事,若是她言之凿凿的说殿下身体不好,那才值得怀疑,王室的人哪有什么真正的信任,殿下身体不好的事情必然知道的人寥寥无几,否则必然引起朝政动荡,她这般反应,也不奇怪。当然也证明了殿下身体不好的事并不是空穴来风!”老者摸了摸胡子分析道。

  “主公英明!”黑衣人忙恭敬的道。

  时间一天天过去,南宫熠寒出征的事情并未发生什么改变,所有的事情都按部就班的准备着。

  出征的前一晚…

  “你明早就别送我,我会先去西山然后和将士们一起走,蓉儿,你放心,我保证两个月之内必回。”南宫熠寒看着蓉月笑了笑说道。

  “我知道了。”蓉月点了点头,“我等你回来,我会好好照顾母妃的,还有老太君。”

  “她们哪里需要你照顾呀!母妃和老太君打算去五台山,过两天就走,这样也好,她们顺便散散心,倒是你,照顾好自己,我不在的话,也要好好吃饭,按时睡觉。”南宫熠寒把蓉月揽进怀里,笑着说道。

  “知道了,我又不是小孩子了,还嘱咐我这些。”蓉月别过来不满的道。

  “你可不就是小孩子心性。”南宫熠寒笑道。

  “那今晚好好休息吧!你明早是不是还是得早起吗?”蓉月把头埋进那温暖的怀抱轻声说道。

  “我倒是无妨,蓉儿…会想我的吧…”南宫熠寒含笑着把话说完,嘴角始终噙着温和的笑意,眼眸中的那一抹暖意渐渐蔓延开来,最后一抹冷意也在那准确无误的低头一吻中消逝殆尽。

  “会想…”肯定的回答来不及吐露就已经咽下,随着内心的情绪一点一点蔓延。

  ……

  第二日,拂晓之际,蓉月依旧跟着南宫熠寒起了床,还亲自为他穿了衣,当了一回贤妻,也不顾南宫熠寒的阻拦把他送到宫门外。

  “王兄,保重!”南宫熠川看着南宫熠寒一脸凝重的道。

  “嗯,好好处理京城的事,然后帮我照顾好你王嫂。”南宫熠寒叮嘱道。

  说着温和的看了蓉月一眼,轻轻俯身说道:“等我回来。”

  之后也不等蓉月回答,翻身上马,只留给她一个颇为潇洒的背影,看着那一抹背影渐渐消逝在视线可触及的范围之内,蓉月眸色暗了暗,看着南宫熠川道:“如若我现在跟上去,混进队伍的话…”

  “你要是混进队伍一眼就会被看出来。”南宫熠川直接打断蓉月的话,毫不留情的打击道。

  气得蓉月一噎,说道:“当我没说!”

  不过她也依旧没闲着,吃过早膳,处理好宫务,就急匆匆赶出宫去,今日也是她约了花泽见面的日子。

  刚到京城的集市,蓉月便看到了几个外邦人,“那是哪里人呀?”蓉月对外面赶车的随风笑着道。

  “看着像是北境人。”随风开口道。

  “哦,怎么以前没见过。”蓉月喃喃自语道,不过想着天曜本是富庶之地,繁华京城有很多外邦人也不奇怪。于是放下了帘子,也自然就没看到那一刻那外邦女子别有深意的一眼。

  天鸿楼“天字一号房”,男子正惬意的躺在蓉月精心设计的躺椅上,引着一壶浊酒,那姿态好不惬意。

  一年过去了,花泽似乎没怎么变,但是也变了一些,退去了外表那浪荡的气息,多了几分熟稔与干练,这些年,在两人的合力下,富可敌国可以说是夸张了些,但也不差了。

  “哟!王妃殿下,许久不见。”花泽看着蓉月眼里一闪而过的惊艳。似乎依旧还是记忆中的小姑娘,不过眉宇间少了几分少女的俏皮,身着着王室的服饰,硬是多了几分雍容。

  “花泽公子,哦,我倒是听说花泽公子最近做事一帆风顺。”蓉月笑了笑说道,京城王家的公子因为勿打伤人而惹上了官司,王家打算散尽家财只为救唯一的儿子,本来马上就要大圆满的结局,不想有人举报了王大人,结果被刑部查出了贪污的罪名,最终家产充公。

  王家唯一的儿子也未救回来,王家也落得个不好的下场,好巧不巧那王家大人当年参与了诬陷花家瓜分花家财产的事情。

  “那得多谢王妃鼎力相助。”花泽淡淡的笑道,将酒杯递到嘴边,小酌了一口,一副胜利者的姿态。

  “最近前线战事吃紧,王宫缺钱。”蓉月叹了一口气,说道。

  “说到这个,你让我查的事已经有眉目了,不过…有点麻烦…”花泽眉头一皱,看了蓉月一眼,示意她做好理准备。

  “怎么了?”蓉月也意识到事情的沉重。

  “这次我去北疆,有人来找过我。一个叫闵平的人,他大致的意思拉拢我,借用我们的财力,他还向我承诺一旦大业完成,封侯拜相不成问题。”花泽说道。

  “闵平?”蓉月念了念这个陌生而熟悉的名字,忽然想起来“我记得是哪个军的副将,是陈侯!”蓉月激动的从椅子上站起来,不可思议的看着花泽。

  “可不是,我说我还有慎重考虑,那老东西可能看出我的不愿,明里暗里的打压我,给我示威,还斩断了我在北境布置的明线。”花泽冷冷的道。

  “他想谋反?难怪他上次明里暗里的试探我,这个狼子野心的东西!”蓉月皱了皱眉,恨恨的道“那殿下岂不是危险了,我记得陈侯把闵平举荐给殿下做了主将!”蓉月想到此,瞬间不能淡定,“快帮我备马,我要去找殿下。”

  “你冷静点,你以为你男人是吃素的,他是谁?他是当今人人敬仰的殿下,你能发现的问题他又怎会不知,他定有他的想法,你还是担心一下自己,那陈侯可留在京城呐!而且你还是南宫熠寒的软肋!”花泽眯了眯眼道。

  “是软肋吗?焉知不是助力呢?”蓉月听了花泽的话,缓缓低下头,陷入沉思。


  https://www.lvsetxt.com/books/31/31072/7996193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