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流年梦:当冷帝遇上萌妃 > 让人怀疑的轻车熟路

让人怀疑的轻车熟路


  一旁的嬷嬷看着旁若无人的两人忍不住提醒道,南宫熠寒的手微微一顿,有些不自在的收回了手。

  此时已有侍女用大红拖着两杯酒,隔得远远的,蓉月也能闻到淡淡的酒香。

  “放下吧,你们都先出去。”南宫熠寒瞧着屋子里的一干人道。

  喜婆微微一愣,为难的看了一眼南宫熠寒,蓉月掩嘴一笑,说道:“说不得还有什么过程没走完呢?别这么早赶人?”

  “你不是最厌这些繁琐的礼节吗?”南宫熠寒挑了挑眉道。

  “今天不一样嘛!何况这是我们成亲的仪式,生活就是需要仪式感。”蓉月笑着说道,眉眼中聚着浓浓的情意。

  南宫熠寒含笑不语,递了一杯酒给蓉月,顺势轻轻环过她的手臂,蓉月的脸像是染了一层红霞似的,久久不散,而眼前这人,似乎一直都是轻车熟路,让蓉月不得不怀疑…他是不是…结过。

  看着有情有义的一对璧人,喜婆立即欢喜的又说了一堆百年好合的大好话。

  一杯酒就这般一饮而尽,浓郁的酒香沁人心脾,南宫熠寒接过蓉月手中的空杯子放在托盘上,之后轻轻将手覆在蓉月的手上,看着娇美的妻子,眼中渐渐被浓浓的情意渲染。

  “殿下,我们要先给王妃卸妆。”一旁的喜婆无奈的打断道。

  蓉月忍不住笑出了声,但看着南宫熠寒意味深长的眼神,又堪堪将自己的笑意收住,好吧!她相信这个男人跟他一样没经验了。

  蓉月在南宫熠寒的注视下,缓缓起身坐到梳妆台前,侍女忙跟过来将她头上的凤冠取下,蓉月瞬间觉得头都轻了很多,然后赶紧活动了一下脖子。

  “这凤冠可真重!我以后还要戴吗?”蓉月看着金光闪闪的,上面镶着各种宝石的凤冠问道。

  “自然,以后在大的筵席上王妃都要戴的。”一旁的喜嬷嬷解释道。

  “那可以改吗?感觉有点重了。”蓉月看着那一大坨金子皱了皱眉道,这样下去,没过多久,恐怕自己就会得颈椎病。

  “王妃不喜欢,自然可以只会内务府改的。”喜嬷嬷笑着说道。

  褪去一身华服,换上普通的寝衣,在洗去脸上的脂粉,蓉月瞬间觉得神清气爽。此时侍女也跟着尽数退了出去。

  蓉月看了看南宫熠寒,此时他也穿了一件寝衣,墨色的头发肆意披撒在肩上,随意的穿着并未影响他从内散发出的矜贵。蓉月想着,从今天开始她就是他的妻子了。

  蓉月看着南宫熠寒,同样南宫熠寒也看着她,卸去妆容的她恢复了平时清丽脱俗的面容,凝脂玉一般的肌肤在烛光的映衬下发着细腻的光泽。

  “过来,离我那么远做什么?”南宫熠寒招了招手说道。

  蓉月含笑的走了过去,打算坐到他身边,没想到南宫熠寒一把拽住她的手,就把她扯到怀里,轻声问道:“累吗?”

  “也还好。”虽然婚礼比较繁琐复杂,但蓉月一个人在婚房内也歇了这么久,倒也不觉得怎么累。就是蓉月不明白他问这个干什么,不像只是纯粹的关心她呀!

  “那便好,免得一会儿把你累坏了。”南宫熠寒说着轻轻的贴着蓉月的脸颊说道。

  蓉月一惊,刚想说什么,就被男人封住了嘴,衣带也不自觉的滑落,细细密密的吻如雨点般落在蓉月脸上。半晌,正在蓉月整个人昏昏沉沉的时候,只听得南宫熠寒在他耳边说道:“蓉儿,你也是愿意的,对吧。”

  口吻一贯的强势,让蓉月有些无语,完全没有征求她意见的意思。不过蓉月也不是很在意,毕竟是夫妻,这些迟早都要经历的,而且这个人还是一个一直吸引着自己的人。

  温热的气息相互缠绕,直至将人儿紧紧包裹,无尽的情意绵绵顺着屋内的空气悄悄弥漫着。

  一夜缠绵,无尽的春意渐渐积聚在整个房间。

  蓉月第二日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晌午,她刚刚抬起纤弱的手就被男子握住。此时,男子正眉眼含笑的坐在床前看着她:“醒了?饿了吗?”

  蓉月看着神采奕奕的男子,完全看不出一丝疲倦,反观自己,身子酸痛无比,哪有一丝他的好神采,蓉月这般想着,气不打一处来,直接别过脸去,不理他。

  不过,蓉月忽又想起了什么,急得从床上坐起来,“我是不是应该去祥宁殿给母亲奉茶?现在什么时候了,你怎么不叫我?”

  蓉月看着外面夺目的光,心里尽是绝望,她的贤淑好儿媳形象呀!

  “母妃会理解的。”南宫熠寒看着蓉月着急的样子,摸了摸她的头安抚道。

  “我已经遣如霜去说了,我们晚点过去。”南宫熠寒又笑着说道。

  听了他的话,蓉月稍稍平复了心情,恨恨的看了他一眼,说道:“都怪你!”然后对外唤了一声“云坠,进来帮我。”

  看着蓉月的小表情,南宫熠寒无奈的笑了笑,给她从柜里拿出一身衣裳,然后吩咐人端来早膳,蓉月正想说不用,南宫熠寒就看着她到:“你本来身体就弱,怎么能不吃早饭!”

  半晌,云坠进来了,云坠作为蓉月的陪嫁丫鬟,进了宫,也唤了一身宫服,蓉月微微愣怔,这黄毛丫头,穿得正式一点,如今也像模像样了。

  云坠进来后,先给南宫熠寒行了礼,然后就过去帮着蓉月穿衣服,南宫熠寒给她拿的是一件淡黄色白蝶穿花的锦衣,外面是一件软烟罗做成的薄纱。

  蓉月穿上后,云坠就感叹了一句“小姐真美”,一时间蓉月到没觉得有什么不妥之处,到时候南宫熠寒频频看过来两眼。

  之后便是梳妆了,蓉月瞧着自己这妇人的发髻,心中颇为感叹,自己明明还是小姑娘呢!这时候云坠又道:“小姐,你想带什么簪子?”

  蓉月看了一眼摆满了的金银珠宝玉饰,冷冷的一声就从后面传来:“你称她什么?”

  “王…王妃。”一时间云坠也意识到自己失言,感受到一股迫人的寒意,瞬间吓得脸色苍白。


  https://www.lvsetxt.com/books/31/31072/8017798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