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流年梦:当冷帝遇上萌妃 > 母亲的往事

母亲的往事


  蓉月正好事的看着南宫熠寒,不想对方直接看着她,蓉月收回视线,直接低下了头。

  不顾女子期待的眼神,南宫熠寒直接说道:“没空,让熠然和蓉月陪你。”

  自己被点名了,蓉月条件反射的抬起了头,她为什么要去陪自己的情敌,又听南宫熠寒看着她和南宫熠然道:“好好待客,既然郡主想好好转转,你们就好好陪陪她。”

  蓉月一怔,这是把她当自家人,这番说辞也成功的给蓉月拉了仇恨,蓉月可没忽视宁岚兮眼中一闪而逝的嫉恨。

  “好,岚兮也在王宫多住一段时间吧!”太王妃出来打圆场道。

  “是,太王妃姑姑。”宁岚兮立刻笑道,刚刚的阴霾一闪而逝。

  “明月阁似乎已经整理出来了吧?”太王妃想了想道。

  呵!明月阁,真是一个熟悉的地方呀,蓉月心中想道,都过去这么久了,没想道重提起一些旧的地方还能想起一些不开心的事。

  一个清冷的声音打断了太王妃的话,“没有!明月阁还在修整。”南宫熠寒道。

  “那岚兮就去流曦阁吧,你一个小姑娘一个人住着也无聊,倒不如去给熠然和蓉月作伴。”太王妃笑道。

  “是。”宁岚兮乖巧的道。

  安排好住处,太王妃再一次拉着蓉月的母亲聊了些家常理短的事,偶尔还问问宁岚兮:“你父亲近来身体如何?”

  “父亲身体很好,不过就是偶尔旧疾发作,大夫也看过了,说是疆场上留下的老毛病。”宁岚兮道。

  “此次来京城变让太医好好瞧瞧吧,我们几个连着先王也算旧相识了,倒是宁候这些年一直在边疆,很久未见了。”太王妃一时感叹道。

  “是啊!”温蕴依旧浅笑着回道,脸上未见一丝情绪波动,只垂着眼睑在眼底留下一抹阴影。

  蓉月只觉得奇怪,第一反应,难道自家母亲与宁王有过什么纠葛,但在她印象中父母的感情一向很好。

  一直到吃了午饭后,众人方才散去,不过也是到老太君去那里去请安。

  不过到了老太君所住的慈安殿后,出来的侍女说了一句,老太君身子有些不太好,只留裴夫人说说话便可,便让众人离开了。

  温蕴跟着嬷嬷进入内殿便看到了床榻上的老人,此时不复往日的慈祥,更显得几分沧桑。

  “给老太君请安。”温蕴垂下眸子看着床榻上的老人缓缓道。

  “阿蕴,你来了,这些年过得可好?”老太君道。

  “拖老太君福,一切都好。”温蕴依旧垂着眸子,看不出情绪。

  “你还在怪我?”老太君神色一时有些晦暗,又缓缓开口说道:“阿泽也要回来了。”

  温蕴神色动了动,忽而扬起头,看着老太君笑道,与往日的温婉无异,说道:“老太君何须再提往事,都过去了,不过是那时太小不懂事而闹的笑话,如今我们也都成家立业,儿女环绕膝下了。”

  “是呀!不过他却从未放下过,或许当初是我错了,你回去吧!”老太君微微阖眼,说道。

  待温蕴走后,殿内又恢复了安静,隐约可听得几声叹息。

  ……

  自那天后,蓉月便猜测母亲和那宁候肯定有故事,虽然蓉月不至于去深挖母亲的过去,但还不是忍不住好奇,所以就在母亲身旁的侍女边上敲敲打打……

  一直到王宫真正举办寿宴那天,蓉月才见到了那位宁候,因为他的身后跟着宁岚兮,所以蓉月一眼认出了他,身姿挺拔,眉如刀裁,目光深邃,或许是驰骋疆场,浑身散发着一股子豪气。

  跟他的父亲真的是两种类型……

  蓉月一时间不觉得自己的母亲能给这种类型的男人擦出什么火花,毕竟一个人不可能突然把自己喜欢的类型及风格转变得这么快。

  蓉月这般想着,不由的拿眼去看了自己的母亲,发现母亲全程都在微笑的跟一些命妇打着招呼,似是没注意到那人一般。

  “参加老太君,微臣祝老太君福如东海,寿比南山。”宁候走上前去给老太君问安,同时献上贺礼。

  “好,阿泽回来了,回来了就好。”老太君眼里满是笑意。

  宁候似乎也有些微微触动,环顾四周,发现不少以前熟悉的人都发生了变化,眼光触及每一个角落,当看到那个温婉的女子时,有一瞬间愣怔。女子旁边坐着一个如花的少女,年纪似乎并不大。

  蓉月在宁候开始觐见的时候便拉着母亲说话,为的就是等到这人开始叙旧感叹物是人非的时候看着自己的母亲,四目相对涂生尴尬。

  当然还有一方面就是让他明白自己的母亲如今幸福快乐,就算是余情未了也不要有一些不该有的想法。

  果然对方的目光在自家母亲身上停留了片刻,宁候开口道:“是呀!微臣当年走的时候殿下都还小,如今也都是一国之君了。”

  说完,随即就有几个老官员点头称是,一起陪着叹息了一会儿,最后,蓉月见对方再次把眼光移了过来,心里一咯噔,果然…

  “裴夫人这些年过得可好?怎么不见裴先生,裴夫人是一个人来的?”宁候看着温蕴说道,那眸子中似乎含了太多的情绪,蓉月不由的一怔。

  此时,宁岚兮身边的一个夫人不自觉的用手绞着帕子,眼中流露出一丝前所未有的慌乱。

  “一切安好,多谢宁候。”温蕴微微起身笑着说道,眼眸中都是平淡,温婉的面容与对一个陌生人无两样。

  “母亲。”此时裴清言刚好过来,蓉月冲他笑了笑。

  “蓉月,清言,这是宁伯伯。”温蕴缓缓开口道。

  “宁伯伯安好。”蓉月从善如流的道,而裴清言显然也是不明白原委,也只跟着蓉月象征性的打了声招呼。

  宁候的脸不止僵了一下,是呀!他们都有自己的子女了。他想问一声“他对你好吗?”,不过话到嘴边,才发现自己没立场。

  “宁候,贵夫人在那边等着你。”温蕴再一次开口道。


  https://www.lvsetxt.com/books/31/31072/8043245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