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火神强婚:师弟别跑 > 第一百二十一章 暗访微泉

第一百二十一章 暗访微泉


  “拜见神农大人!”

  本就偷偷溜进来的,却没想到会撞上神农。说起来,琴桑在九天谁也不服,却在面对神农时,自觉要矮上几分。没办法,毕竟对方可是数次救了小捱的人啊!

  “火神大人可是好奇这药田?”

  此言一出,琴桑先是一愣,然后才顺着语意点了点头,“我记得这里以前不是素安仙君的药屋么?前些日子听仙君说房子因意外被毁了,没想到竟成了药田。”

  琴桑说着,小心打量着神农。可对方却好似一切都顺其自然一般,听着她的试探,坦然回答道:“啊,是这样。素安曾与老夫谈过,毕竟为仙千截,心中始终报着宏志,之后便自荐入星图殿。老夫见素安心中已无心思在这百草殿,便作主在此开拓药田,毕竟这药总是不够用啊!”

  说到这里,神农意有所指的看着琴桑。

  这话说得,九重天谁不知道,这些年神农大人的药至少有一半都用在了琴桑和萧捱的身上。

  对此,琴桑还有些自觉,立即尴尬的躲开对方有些埋怨的眼神,小心的扔下一句“告退”,便老实的离开了。

  目送琴桑离开,神农脸上的笑意渐渐收去,转身看向眼前的药田,最终叹道:“可惜了,都是些好苗子!”

  可好苗子又如何,既然长歪了,便只能除了。

  百草殿的见闻并没有影响到琴桑,当她和萧捱说起这事时,对方也只是点了点头,却未多言。

  不过宋顺倒是个有心的。

  这星图殿里连失了檀可与素安,如今之时萧捱也不好去要人。反而是宋顺在几日后,派了苏英仙君入星图殿。这苏英仙君本是风神大营的天将,与琴桑也有过几次照面,当年在军中也是宋顺的得力之人。之后跟着晋了仙位,倒也顺理成章,如今再见琴桑,虽大家都已今非昔比,却也没添什么生分。

  用琴桑的话说,这人好用!

  听了琴桑的话,萧捱仔细教苏英布星之术,琴桑知道,萧捱这是将苏英当成了星图殿未来的主事培养了。

  一晃数月。

  在有些人的眼里,不过是日月几番轮转,可在有些人心中,却是那重要日子越来越近。

  转眼入夜,琴桑与萧捱忙着安排婚事,此刻早已没力气,各自早早休息。却在殿中灯火微晃之时,未能注意到一个身影溜出。

  穿过记忆中的楼台雨榭,绕过这些日子小心打探的天兵巡查。此人轻步巧挪的走进微泉宫,并在众人即将发现之时,在眼前的虚空划开一道口子,直接钻了进去。

  待众人来时,早已没了此人的踪迹。

  “我不敢......我真的不敢啊......”

  踏入微泉殿内,入目的是一片漆黑。

  于漆黑之中,唯有一声声低喃,好似在证明着有人在这。

  寻声小心的行了几步,算着与这人的距离。一点烛火自黑暗中燃起,照亮这一室的残忍寂静。

  “前辈,别来无恙啊!”

  闻言,素安有些恍惚,眼前却顺着烛火看向来人,却好似无法分清眼前的一切是真实,还是自己终于被逼疯所产生的虚幻。

  素安看着,先是为了避开烛火的刺目而微微躲闪,却在看到对方脸上的轻笑时,终于明白过来,“是你?是你!都是你害得!”

  自从被关进了微泉宫,素安便被困在这黑暗之下,无声无光,好似自己身上的五感都成了摆设。自己在黑暗中自省,自怨,自恨,自艾,更将过去的事反复想了无数遍。可最终等着他的,却只有这无尽的黑暗,以及不知虚度了多少的光阴。

  看着素安几乎疯癫的模样,不朽笑着躲开对方扑过来的身子。“前辈还是别使劲了,这宫中的禁术可是专为你所设,那天帝压根就想将你困死在这里,你不知屋外的风月,外面的人也不会知道这屋中的疯言。”

  不朽的三言两语,便将素安如今的处境,说得轻抄如画,却又浓墨如魇。

  素安本就是深陷其中的那一个,此时看着眼前之人,是仇,是恨,竟都不如他对眼前的这一抹明亮的贪恋。

  “是啊,没人会再注意到我,这九天中再也不会有素安的存在,他本就是想让我不言不语的活着,只不过这活着,还不如死了!”说到这里,素安颓然倒地,眼中更无生机。

  看着这样的素安,不朽冷笑不语,就看着他时哭时笑,到最后茫然无措的看着自己,却没有勇气问自己,为何要出现在这。

  只是这答案很难猜么?是不敢猜吧!

  “前辈不好奇么?为何我会出现在这儿?”不朽笑着问道,却也不指望对方开口,自己便继续说道:“也是,前辈现在身陷囹圄,只在乎如何出去,哪还会在乎谁怎么进来的?”

  说着,不朽慢慢靠近,却在准备蹲下身子时,看着素安竟好似有了些主意,自己主动站了起来。“我在乎的是,你是怎么知道我在这的?”

  此言一出,不朽立即明白,对方已经恢复清醒,更明白了自己到这里的意义。想到这里,不朽不答,只是看着素安微微垂目,“如今新帝作事,向来滴水不漏,为了让我消失在众人眼前,更是设下这封闭五感之境。只怕就连我身边的人此刻都不知道我被关在了哪,你又是怎么知道的?除非......当日的恶魂之毒就是你弄来的,是你嫁祸给我!”

  素安说到这里,整个人都小心的防备着对方,只见不朽听着他的分析,听到精彩处,甚至还点了点头,“我也是没办法啊,前辈明明是宗门的骄傲,如今做事却畏首畏尾,竟想着只以三尸草毁其修为。你身上的秘密只有死亡才能帮着瞒住,你却还想着留其一命,为了同门之谊,在下只能帮上一帮,也好方便前辈推卸责任不是!”

  “你!”听到最后,素安已经明白对方是在揶揄他当初弃同门情谊于不顾。可若让素安再经一次当日之事,选择只怕也不会有什么变化。“你来这里究竟是为了什么?你又怎么进来的?”

  此刻,素安已不想至探其它,只想着有没有可能借对方力量从这进而逃出去,至于其它......皆可出去再说。


  https://www.lvsetxt.com/books/31/31140/3649152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