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火神强婚:师弟别跑 > 第一百一十五章 不朽重生

第一百一十五章 不朽重生


  走入布星台中,迎接萧捱的,是如剁刀劈剑的阵压。努力向阵中看去,却发现檀可此时竟也在这痛苦中慢慢挣扎。

  情急之下,萧捱以护阵相抵,小心避开阵中死门,终于在檀可再次倒下时,挺着走到了他的身边。

  欲解大阵,必先重理星图,明白这一点的萧捱,将对方护在自己强撑的护阵之下,更将对方手中的星图抽出。

  看了看天上的弧星,又对照星图推算,匆匆预测之下,萧捱终于点星入幕,解星阵大局。

  角辰......亢悔......氐蛟......房尾......心脚!

  守在大阵之外的琴桑,紧张的看着夜幕,只觉阵中风骤之下,点点微星终于被挂于星空。而随着星幕布之上的闪烁增多,眼前本已惊虐的大阵,竟也慢慢平息下来。

  小心布星,又要小心的防着大阵再怒。这一场布星台,萧捱上的尤为困难,此时的他只是心中庆幸,幸好平日里自己还算勤快,星绘从未让仙侍帮忙。此刻才得了他这亲绘的手,熟练的在星幕之上,补缺填遗。

  “多谢......衡屿星君......相助!”待大阵彻底平息,檀可终于松了一口气,可毕竟是受了大阵责罚,此刻这身子也是受伤不清。

  闻言,萧捱动作虽有停顿,却未急着回应,只是将注意力全部放在星图之上,直到确保这星图全复,才看向檀可,客气说道:“檀可星君客气了,怎么今日这大阵竟有如此反应?”

  萧捱这一问,多少带着些明知故问的意思。就算没怎么上过布星台,可星图殿的人都知道,布星大阵唯有星幕出错,才会启动。

  刚刚这台上的混乱,已经说明了一切。可此时,萧捱偏要问,也偏要檀可自己说清楚。

  “是檀可的错,今日秀晴那里.......有人偷偷破坏设下的结界。幸好我在那,及时将人打跑,可修复结界却用了太长时间,刚刚布星时,结息不稳才......让星幕残陨,险些酿成大祸。”檀可说着,声音越发不稳。

  萧捱闻言,却突然问道:“破坏结界的人,你可看到他们的模样?”

  “没有......那些人全都以黑纱覆面,法力高深,檀可未能发现什么。”说到这里,檀可好似想到了白日里,与自己交手的那些人,“都是檀可无用,若我的法力再强一些!也许.......”

  “檀可星君莫急,此刻星幕已成,但刚刚残陨之像,估计天帝也会很快知道。今夜我与星君同守布星台,星君还是衬这个时候,好好调养一番。明白,只怕事情不会少。”

  萧捱说得含蓄,可檀可却是明白其中含义。看着檀可点了点头,急忙打坐高处,萧捱无奈的看向阵外。他知道,琴桑还守在那里,虽然自己招手示意对方莫要再等,可看琴桑那坚持的模样也知,这一夜注定大家都休息不下了。

  回头,再看檀可,萧捱轻轻叹气摇头,可最终还是叹自己这命啊,苦得精彩。

  想这布星台上几万年的平静,如今偏偏就在自己眼前出事。自己这灾星的气质,还真是越来越让人佩服。

  这一夜,有人无奈,有人痛快,也有人却是苦捱着活了下来。

  不知挺了多久,不朽终于挣脱而出,倒在地面大口喘息着。这种逃出生天的感觉是他许久没有品尝到的,其中美味唯有他这种生死难料之人,才会明白其中含义。

  “这身子,怎么样?”看着他倒地不起,陪了许久的桧安终于慢慢走近。

  闻言,不朽有些疑惑的坐直身子。然而在这个过程中,他终于明白了这个问题的含义。

  不同于近百年的糟粕之身,此时的不朽,只觉得全身充满力量,犹如重获新生一般。迷茫的低头,曾经失去的左手,此刻也完完整整出现在眼前。

  “这是.......”

  “这是魔王赐给你的身子,一个最好的身体。”

  此刻,不朽已不知自己的心情哪般。就在几个时辰前,自己还在心中诅咒着三界毁灭,魔王化灰。此刻,自己却不知不承认,他在感谢魔王,只是这惊喜持续的时间并不长,当他再次见到魔王时,对方仅用了几句话,便又让他认清了眼前的现实。

  “你这身子可是个金贵货,若没有蛊虫相佑,只怕难撑三日。如今你再世为人,又是我让你重获新生,那你以后便是我魔界之人,自然也要为魔界办些实事!”乾刎说着,将一个瓷瓶扔到不朽的怀中。

  “因为你曾经的失误,九重天如今已换了个主,这是你最后的机会,怎么做,会有人告诉你的。”

  看着乾刎说到这里,直接转身离开,不朽跪在当场,最终对着那人的背景,沉声回道:“属下遵命。”

  ............................

  另一边,就算萧捱想到的一样。

  天还未亮,布星台上的意外,已经传到了宋顺的耳中。站在天庭之外,宋顺看着漫天星河,心中不由叹道:还真是不太平啊!

  至此,守着时辰的人自然不止这布星台内外。就在琴桑算着时辰,看着大阵散开,其中二人慢慢走出时,天圣军将也赶了过来。

  当着琴桑的面,还算客气的“请”星图殿的两位星君入天庭议事。

  能说是议事,萧捱已经明白,这是宋顺再给所有人面子。只是看着眼前天圣军的架势,只怕昨夜之事,已是九天之人皆知。

  众人跟随步入天庭,宋顺却看着队伍里的琴桑头疼。

  虽说心里也曾嘀咕过,却没想到对方竟真的跟了过来,偷偷给琴桑一个眼色。可惜,对方全当没看见。

  “昨夜星图乱象,残陨丛生,引得凡间命脉骤变,不知二位星君,是谁值守于布星台啊?”宋顺问道。

  “回陛下,昨夜是檀可职守。”檀可主动回道。

  此话开了头,一切倒也无需众人多问。萧捱坐于轮椅之中,脸色就这一夜的操劳,有些灰白。但人却极专注的听着檀可回话。

  只听对方言语有度,该藏的人是一句没露,该担的责任也是一样没丢。听到众人耳中,又有哪个听不出,这分明是檀可早就准备好的回答。

  许是这一夜除了调息,就没干办别的!

  “一切都因檀可一时疏忽大意所至,自知罪孽深重,幸得衡屿星君所救,望陛下明鉴。”

  还明鉴!

  这前前后后的一大堆话,分明是将责任都揽在自己身上,倒是没少给萧捱买好。

  闻言,宋顺看了看殿中众人,萧捱垂头不言,琴桑也难得老实的站在一旁,如此易判之事,倒也算是难得。

  想到这里,宋顺命闻陶请出《九天法典》,最终判檀可入凡间历劫五十年。


  https://www.lvsetxt.com/books/31/31140/5794901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