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火神强婚:师弟别跑 > 第一百零三章 情探两仪

第一百零三章 情探两仪


  火神选了!!

  火神选了新继的衡屿星君。

  看着众人先是面面相觑,然后窃窃私语。宋顺面上未动,心中却是淡淡说道:什么缘分天定,我看就是脸皮厚的欺负脸皮薄的!

  此刻,琴桑一身盛装,面若春桃,当着九天众才俊的面,睁眼说瞎话。直接将萧捱扯回到众人眼前,幸好萧捱的面具有自己亲自施下的法术,否则在场的众人都会认出,这火神折腾了大半天,选出来的佳婿,还是原来那位。

  再看萧捱,倒真是应了“心有灵犀一点通”,估计这会儿跟琴桑对了个眼神,便已经明白了其中安排,反倒是自己被衬得有些“助纣为虐”。

  唉!

  能不“虐”么?萧捱曾同自己说过,只想躲得远一些,不生事不惹情。这可好,他不想惹,人家不让啊!

  “恭喜火神殿下,恭喜衡屿星君,此乃天作之合,九天之兴。”

  众人愣情,最先反应过来的倒是月老。估计是将萧捱的惊愕想成了大喜之下的木讷。

  只见琴桑浅笑着,微微低头,好似娇羞的向前一步。众人在这一刻同时惊醒,纷纷让出了一条路,平坦的指向停在门口的萧捱

  “星君!”看着萧捱始终没有反应,檀可站在旁边,小声的提醒着。

  闻之,萧捱猛然定神,才发现那朱红霞羽中的美人,已经慢慢向自己走来。

  下意识的,萧捱双手轮椅两侧,却不知为何。迎上对方含笑的双眼,却怎样也舍不得使力转动,错开这慢慢靠来的姻缘。

  从萧捱的眼中,琴桑看到了挣扎,也看到了留念。心中笑着也叹着,最终悄悄加快了脚步,只盼在那人下定决心之前,将人拐入那两仪局中。

  “殿下......”看着琴桑已走到跟前,萧捱缓缓张口,却在他的话还未成形时,只觉得这手上的红绳一紧,眼前的情景也陷入迷雾之中。

  唯有耳边传来月老十分喜庆的一句,“天缘已定,共入两仪!”

  转眼纷红,好似落花成雨,迷了人的眼,也乱了人的心。

  萧捱轻轻摇头,待眼前重复清明,看到的却是一片娴静花海。

  花中,石桌,一人独坐。

  轻轻摇着桌上的壶,满着杯中的酒,却始终没有催他入座。

  萧捱有些茫然的看了看周围,才恍然这花海便是月老钟爱的两仪局。

  摇动轮椅,慢慢向石桌靠近。

  然而车轮撵过花枝的声音却好似在提醒他,一切都应该如此发展。

  “火神殿下.....”

  “不用做到这一步吧!”未等萧捱说完,琴桑已经抢下话头,将一杯酒轻轻放到萧捱的面前,“就算不想认下与我的感情,至少也认下的同门之义吧!好歹.......我是你师姐!”

  “......师姐。”许久没有尝过琴桑的强势,萧捱有些迟疑,但还是顺着对方的意思。毕竟,只有他们两个人时,实在是装不下去。

  “把面具揭了,我看着烦。”琴桑说着,举杯先饮。

  萧捱闻言有些犹豫,却还是慢慢取下面具,只是这手毕竟不如以前好使,动作只是琴桑觉得有些慢。

  “师姐何必......如此坚持,毕竟是天帝亲自安排的机会,如此难得......”说到这里,萧捱有些说不下去,只觉得这话说多的是错,说少了也是错。

  “难得又如何,那姻缘树上红绳没一千,少数也有八百。我随便扯下一根便是你,你说?我有什么办法!”琴桑说着,自顾自的倒着酒。

  此刻,萧捱很想告诉对方,自己没有去绑红绳,可看着对方好似喝水一般的灌着酒,这话到嘴边,却转了意味,“别这么急得喝酒,伤身。”

  语毕,琴桑准备举起的第三杯停在了嘴边,却终究没有喝到口,只是轻轻将杯子放下,也引得自己仔细的看着对方。还是这样苍白的模样,虽俊美却孱弱。曾及何时,那个温润俊朗的公子,成了如今这付病怏怏的模样。

  “你......真的不要我了。”琴桑说着,带着自己都不知道的委曲。

  “我会向大家解释,是我配不上你,也是我一时贪图权贵,忘了自己的身份。”不忍再去听那字里行间的难过,萧捱说着,也躲着,话音还未落人,手却已摇着轮椅,想去寻这两仪局的出口。

  哪知,他这一动,却好似彻底轧到了琴桑的神经。随着一声花枝断折,琴桑突然自石桌边站起,竟挥手出力,凌空将那稍稍离开轮椅带人一同扯回到自己面前。

  “师姐!”顺着这道无形却霸道的力量,萧捱身子歪向一侧,却还未等他摆正时,对方已经俯下身来,双后按住轮椅扶手,将人彻底困在了自己的面前。

  突然过近的距离让萧捱住了口,更不知所措的对上一双几乎要吞噬他的眼睛。

  “我问你,你是,准备,不要我了么?”琴桑说着,用力将轮椅再次扯近,这力道太大,几乎让萧捱差点撞到她的胸前。

  “师姐.......”

  “我问你!你,萧捱,是不想要我琴桑了么?!”

  加重的话语,重复着同一个意思,琴桑持续用力的双手,已经引得轮椅发出的不堪重负的执拗声。

  此刻,萧捱想开口,脑中也措着词,可这心中的慌乱却让他不敢抬头,更不敢对上那双快要吃了自己的眼。

  “是我不配......是师弟我配不上了......”萧捱说着,竟也动了法力,强硬的,却也轻轻得将琴桑的双手逼退。

  随着对方的退开,好似刚刚让人窒息的压力也跟着消失。萧捱下意识的几个深喘,却听着对方好似跌坐回桌边,再次举起了酒杯。

  “你只说不配?那你可还爱我?”琴桑说着,好似随意的满着的杯中的酒,却只是任酒水溢出杯外。

  萧捱闻之,慢慢向桌边靠近,好似有些犹豫,却还是出手将酒壶接下,放于桌边。

  轻轻叹道:“既然不配,何来敢爱。”

  说着,萧捱只觉得心中大石忽落,虽有失重之感,却也算胸口一松。

  想到这里,萧捱再次去摸轮椅,却有一只手比他更快的按住轮椅的一侧。

  “这里是你师姐的两仪局,无论你认不认,至少应个景吧!”琴桑说得好似随意,可手下使的劲却如此强硬。

  闻言,萧捱看向对方,谁知这一回,竟是对方错开了眼神,好似不想再看自己。萧捱心中苦叹,却还是端起了那始终闲在一边的酒杯。

  只当是敬自己曾经的贪恋与无知吧!

  萧捱想着,举杯饮净。

  “祝师姐寻得如意郎君,共赴锦绣仙途。”

  说到这里,萧捱放下酒杯,却不知为何自己手下一松,

  竟任酒杯落地。

  此时,琴桑终于转过头来,更一把抓过轮椅扯向自己。

  “师......姐......?”

  看着对方坐在轮椅之中,渐渐软下来的身子。琴桑笑着,笑得有些发狠,更让这人借着自己不大的力,软倒在一边。

  恍惚坚持中,萧捱不敢相信的看着那滚落地上的杯子,更撞上琴桑慢慢靠近的红唇,轻轻开合着说道:“既然只是不敢爱,那便好办了!”


  https://www.lvsetxt.com/books/31/31140/5822421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