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火神强婚:师弟别跑 > 第七十一章 有口无言

第七十一章 有口无言


  琴桑还未走出地牢,萧捱隐忍的喘息声已沿着阴潮的通道,传入她的耳中。

  握紧双拳,琴桑强迫自己不要停下脚步,却觉得怒火将已将她的头烧的生疼。

  只是她不知,莫凌此刻是真的后悔。

  看着琴桑的变化,莫凌料定二人已经通了信息,更恨自己太过大意,以为萧捱被禁了言,又有天兵看守便会老老实实。

  可认定归认定,二人究竟如何传得讯息,却是莫凌如何也想不通的。

  此刻解了禁,由着天兵施着私刑,萧捱却好似这彻底哑了,硬是不出一声。莫凌地在牢外,观察许久,最终将一线莲的仙术补全,扔下一句:“竟然不想说,那便永远不要说了,反正现在也没人想听你的话。”

  之后的几日,莫凌的审讯一直持续,观刑好似成了乾刎与伽木每日的功课。看着萧捱一日不如一日的模样,乾刎坐在堂上,好似比萧捱还要难受,却只能偷偷打量着莫凌,想着离开的理由。

  然而,最让众人奇怪的是,琴桑坐在堂主,却也跟萧捱一样,禁了声不说话。只是无比认真的看着萧捱被折磨来又折磨去。

  此刻,殿中除了天雷落下的巨响,似乎只剩下让人窒息的安静。看准时间,乾刎还是用老理由起身高退,却忍不住去看萧捱被拖出去的惨样。

  回到自己的殿中,乾刎喝退众人,独留桧安伺候。

  “这上面人的心也是真脏啊!”乾刎叹着,将今日用得帕子丢在桌上,“天天提审,却又不让人说话,手段也是真绝!”

  “不让说话?”闻言,桧安为乾刎满茶,小心问道。

  “你这道行不够,自然不知。那萧捱脖子上的法术乃是一线莲,当初九重天的高人们没少用在咱们魔族俘虏的身上。这法术极其恶心,顺者禁言,逆者箍喉。越是心性倔强的人,越要受其折磨,我看这派下来的莫凌根本不是想查明真相,只是想找个倒霉蛋,让咱们魔族无气可出。”乾刎说着,看着杯中茶叶起起伏伏。

  “这手段也太过.....卑劣。”桧安说着,仔细的想着合适的形容。

  却引得乾刎冷笑一声,放下茶杯,“卑劣又如何,有用何行。如今这仙君在魔界日日被打,倒让我这个魔王无话可说,还得陪着笑脸,谢谢人家替我出气。只是不知,对于这个萧捱,天上的那位,到底打的什么心思......”

  乾刎说着,眼神看向墙面,“不管什么心思,只要不和咱们一样就行。”

  看着乾刎嘀咕,桧安好似也明白了一些,“殿下,咱们是不是不由着他们继续了,若是这人挺不住了,岂不会坏了咱们的事!”

  闻言,乾刎收回眼神,笑道:“放心,有人比咱们着急,这刑啊,上不了几天了。只是这人......咱们还得想办法留一留。”

  说到这里,乾刎解下腰间令牌交到了桧安的手上,“你找机会,交到火神的手上。”

  “是!”

  夜半之时,星河混沌。

  乾刎站在院中许久,却是一颗星星也找不着。只是这一夜,他注定不会白等,因为有人定会如约而至。

  “魔王殿下。”

  随着一声轻响,一道身影轻轻落入院中。乾刎急忙看过,只见来者正是琴桑。

  “火神殿下,您可来了!”乾刎小心迎了上去,“您后面......”

  “没人跟着!”琴桑说着,打量着眼前唯唯诺诺的魔王。“不知魔王约在下前来,所为何事?”

  “这......我以为火神猜得到......”乾刎低声说着,却也看向对方,只见琴桑面无表情,更不打算说话。乾刎无奈垮下肩膀,准备直言,“火神不说,可小王却不敢不提了,这仙君被用刑,身子一天不如一天,金仙又没有收手的意思,这人......会不会被打死啊!”

  乾刎说到最后,好似想到了白日里看到的血腥场面,整个人都跟着抖了一下。

  “多谢魔王关心,只是小捱的刑受到何时,不是莫凌说得算的。”琴桑说着,寻了院中的石椅坐下,“而是魔王您说的算。”

  “我?”乾刎听后,有些疑惑的问。

  “当然是您。”琴桑说到这里,眼神死死的盯着对方,“死的是魔界的公主,这人审到什么的程度,自然是要魔界的王说的算!”

  看着对方有些无措的模样,琴桑低头轻笑,“魔王肯让人送令牌给我,想来也是考虑到了一些,此时又何需如此惊慌。”

  对琴桑点破心事,乾刎有些尴尬的坐到石桌边上,“我是想了,却不敢想。我与仙君的缘分不浅,又一直敬佩仙君的才情,实在不忍看他日日受刑,更不信他会杀了我妹妹。只是......”

  想着当日发生的一切,最终落得死无对证。乾刎有心无力的叹着,却还是说道:“我心中本就无气,何需金仙用这种方法去解。如今请火神前来,也是为了商量,如何让莫凌金仙明白本王的心意。”

  听到这里,琴桑并未回应,只是打量的对方的神情,好似在衡量着对方的用意。

  许久,就在乾刎觉得,自己或许有了破绽时,琴桑突然站了起来,“无需多想,直说就行。”

  “什么?”乾刎有些不相信的问道。

  对此,琴桑早有准备,直接了当的说道:“莫凌本就没想让小捱说话,等的就是魔王的意思,若魔王表示此事已了,莫凌还有什么理由抓着小捱不放。至于后面的事,想来也就与魔界没什么关系了。”

  “这么简单,那我明天就去找莫凌金仙,这犯人咱们慢慢再查,至少先保下洛河仙君。”

  看着乾刎如释重负的样子,琴桑暗暗咬牙,却好似下了什么决心,对着乾刎恭敬一拜,轻道:“魔界之困易解,但九重之事难为,如今形势,想来魔王也有体会,琴桑斗胆,望求魔王相助。”

  圣贤思千秋,俗人想当天。

  夜间交谈的时间比相像中的长了许多,乾刎却在听了琴桑的话后,有些犹豫的点了点头。

  心中却知,若是按这个计划去办,便是顺了一些人的意,也苦了一些人的心。

  转天,萧捱站都站不稳,却被天兵照旧推到了殿上。

  只是未等天兵施下定身术,魔王壮着胆子抢了个头,说了自己想好的话。

  莫凌没有想到,乾刎竟会公然为萧捱说情,难以至信的看向萧捱,只见对方垂头摊坐在地,嘴角却好似轻劝挑起。见此情形,耳边魔王的话还未说完,莫凌却看向了琴桑。

  只见火神稳坐席上,好似真的在秉公办事,看都不看萧捱一眼。

  “金仙大人,本王心知天帝盛恩,虽然本王痛失亲人,但本王实在不忍看到仙士折损于魔界,公主的事魔界不会再追究,望金仙大人体量。”

  此言一出,无异于告诉众人,乾情的死,魔界认了。这人要死,也别弄死在魔界。

  闻言,伽木一愣,莫凌却是听明白一些,心中暗叹:魔族衰颓。面上却好似如释重负,小心回道:“魔王殿下说的是,是小仙考虑不周。竟然殿下如此深明大义,小仙会尽快将人带回九重天,还魔界安宁。”

  就是这样的三言两语,停了萧捱要抗的刑罚。目前萧捱被带了下去,琴桑面上不显,心中却是暗暗松了一口气。可眼神却隐隐飘到了伽木的身上。

  下面,该你了!


  https://www.lvsetxt.com/books/31/31140/5942245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