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火神强婚:师弟别跑 > 第六十三章 节外生枝

第六十三章 节外生枝


  酒翁言:仙家其智为坚,其情为真,其神为灵,其身为根。若是移星蛊也惑不了的情,便只能让他成为移星蛊的食物,从此做蛊虫的情人。

  看着蛊虫吸了仙家的血,渐渐赖在了伤口附近。乾情残忍的笑着,她记得酒翁的话,却也明白其中的道理。

  移星蛊吸血的同时,也将自己最毒的针留下。从此,萧捱眼中再无三界,只有移星蛊在哪,他便在哪。

  这本不是她所希望的,因为这样的萧捱,谁手中有移星蛊,谁便可控制他,这与最早的计划出入太多。

  自从失了琉璃镜的庇佑,乾情知道自己已经失了在上韵宫任意妄为的本钱。本想借着控制萧捱,便可增加自己在乾刎面前的筹码。却没想到步步成功,却到了自己身上出错。

  再看萧捱无知任噬的模样,乾情还是有些不甘心,犹豫再三后,掏出一个瓶子。

  “太慢了,既然移星蛊不行,那便试试这让人逍遥的宝贝!”说着,乾情将还在吸血的蛊虫扯离,却将那瓶中的药液给萧捱灌了下去。

  入夜,桧安回到乾刎的宫中,却发现对方望着墙上的断箭,显然是在等他。

  “怎么样了?”乾刎随意问道。

  “昏迷着,看不出已经到了哪一步,不过看公主的模样,应该还未成功。”

  “没有成功?是没有如她的意吧!”说到这里,乾刎笑着摇了摇头,“真是宠坏了,见到能用的,便想往床上拉,也不会动动脑子,那移星蛊可是难得的好东西,到了她那,竟成了骗人上床的混药。”

  说着,乾刎看向桧安,竟是叹了口气,“乾情这应该是指望不上了,火神对仙君的情感太过执着,反之亦然。乾情不懂变通,早晚是要出差子的。咱们得提前做好准备。”

  听着乾刎的话,桧安有些不解的抬起了头,却见乾刎再次看向断箭,有些可惜的说道:“做好放弃的准备。”

  入夜微凉,众人累了一天,全都早早的休息。唯有琴桑爬到了宫殿的房顶,远远的望着乾情所在的方向。

  两次了!

  若是明日还未找到人,琴桑便没有再开口的机会了。

  此时琴桑心知,她在赌,却赌得太过冒险。虽然也可派一半的人出宫去找,可直觉却告诉她,小捱还在宫中。只有不断的扰乱着宫中的安宁,才能让一些不安分的人蠢蠢欲动,露出马脚。

  想到这里,琴桑咬着后槽,拍向了大腿。

  “初鹤!”

  .................................................

  热......

  好热.......

  分不出何处,抓不住头绪。

  萧捱好似被困在了丹炉之中,内外受着炙烤,渴望着触手的清凉。

  努力的挣开双眼,脑子却有一个声音告诉自己顺从。可顺从什么?却又是说不清道不明的混沌。

  “喜欢么?”甜腻的声音贴在耳边,却又忽近忽远。“来我床上的人,都说喜欢。”

  说着,浪荡的笑与滑软的清凉一同靠了过来。

  然而不知为何,这个声音却让萧捱厌弃,脑中更在此时划过,那一杯杯泛红的让人恶心的酒液。

  “啊!”

  本以为那人吞了燃情的药,会成了情欲的兽。却未想到,到自己再次靠上时,却被无情的推下了床。

  看着萧捱明明无力支持的摊在床边,乾情气的笑道:“你不会是个没用的废人吧!”

  可不管废不废,乾情都要试上一试。

  想到这里,乾情再次迎上,只是这人还未到床边,却听殿侍来唤:“公主殿下,火神带着人过来了,说要再次搜宫!”

  什么?!

  此时的乾情,看着倒在床上仙君,恨的几乎咬碎一口银牙,却只能喝退殿侍,施术锁了萧捱的哑穴,抓起人便要往外躲。

  若是之前几次,乾情完全可以让萧捱自己用功法溜出去,然而此时的他,正被自己下了情药折磨,再加上体内的移星蛊作祟,放出去到底有什么反应,就连乾情自己也没底。

  情急之下,殿外的吵杂已经传来,可这宫殿虽大,却根本没有乾情可以放心的角落。

  然而就在这时,被她拉扯的萧捱却在行走摇晃中,慢慢找回了一些神思。更对那拉着他不放的手,没来由的生气厌烦之感。

  “公主殿下为何还不出来,莫不是殿中不干净,不想让我们搜宫。”许是终于发现了异常,琴桑守在门口,对着堵在眼前的殿侍紧逼着。

  可这话传到乾情的耳中,却成了催命的阴符。

  恍惚之间,萧捱被身上的欲火烧灼,却被这隐约传来的怒喝之声,无意识的吸引前行。

  看着萧捱下意识的动作,乾情烦到心头,却不敢妄施法术。然而就在她犹豫之这时,萧捱也不知从哪里打来的力量,竟突然挣开了她的手,瞬间向殿外冲出。

  该死!

  看着眼前的突变,乾情不及多想,一把探出。却在她即将抓住对方时,迎上的萧捱转身拍出一掌。

  “你......醒了?!”

  看着萧捱几乎清醒却又透着隐忍的双眼,乾情借势抓住了对方的手,二者听着殿外传来的琴桑从未听下的喝令,竟如此无声的过招。

  一个身种奇毒,半昏半醒。一个重重顾忌,担惊受怕。

  乾情从未打的如此窝囊,却还是几次阻止了萧捱快要脱身的脚步。

  突然,只听殿门口一声巨声,似乎是有人终于用光了耐心,纷杂的脚步声瞬间向殿内行来。

  乾情怒急之下,却看到萧捱竟借着她的一瞬分神,自愿折断腕骨,从她的手中抽出,直接转身逃去。

  这一刻,乾情忍无可忍,干脆望了之前的忌讳。一招锁灵诀飞出,瞬间将萧捱扯回。

  然而,就在琴桑准备再次将人捉回时,却感觉萧捱借着她的力量,竟再次回身袭来!

  嘭!

  乾情单手回护,萧捱舍命一击。两个力量的碰撞不光惊动了殿内众人,甚至连远在寝殿的乾刎也跟着一惊。

  转瞬之间,琴桑冲入殿内,却只看到殿中长廊的一片狼藉,以及坐在残砖断瓦上狼狈之人。

  “火神殿下来的好,搜啊!”乾情衣衫不整,却也灰头土脸。指着满院的破败,大手一挥。

  顺着她指的方向,琴桑左右环顾,然而这院中除了一个半疯的公主,哪里还有活人。

  “公主的气性够大的,竟自己拆了拆自己的宫殿!”走在废墟之中,琴桑冷眼看着。

  然而她带来的人,却因眼前的混乱,却尴尬的相互无言。

  “火神一殿三探,视我魔宫为家中木匣,王兄都不敢多言,乾情我自然也不敢生气。”乾情说着,慢慢站起了身,更当着众人的面,理了理没剩下多下的衣衫,笑道:“只是这园子我看着不顺眼,刚刚拆着玩了!”

  闻言,琴桑越过对方,扫视着周围,却在看到一处时,明显发现了乾情有些慌张,却强装镇定的神情。


  https://www.lvsetxt.com/books/31/31140/5961490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