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火神强婚:师弟别跑 > 第六十一章 已入迷局

第六十一章 已入迷局


  人间常道: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

  以前的萧捱听后,顶多表示一些同感。

  然而这几日,萧捱觉得,有些书里,有他的命。

  日子过去了几天,琴桑依旧与萧捱尴尬着。

  但尴尬中带着些观察。

  看着琴桑探究的目光,萧捱心中并没有太多的不快。甚至从对方的态度中发现,古怪的也话是自己。

  听琴桑说,这几日的他,只要书一看完,便会跑到乾情那里去换。

  虽不多言,更次次守礼的站在殿门口,然而这事情的本身已经透着古怪。

  然而,当他趁着清醒之时,打算将旧书彻底归还之时,心中的不舍几乎吞噬了他整个人。

  “琴桑?”

  看着琴桑再次决定离开,萧捱从书案边站起,几乎是咬着牙将手中的旧书放下,却又发现自己不知要说些什么。

  “我就是去看看伽木那边安排的怎么样了?”看着他为难的模样,琴桑轻轻说着,最后还跟了一个让人安心的笑。“再跟着忙几天就没事了。”

  面对琴桑“善解人意”的离开,萧捱分明觉得这样的情况,若是放任下去肯定不对。然而当他想要跟上时,手指却再次触碰到了书面。

  算了,等琴桑回来再说吧!

  看着萧捱坐了回去,琴桑又一次的失望了。

  这几天,琴桑既没有去管伽木,也没有去找乾情。她知道事情不对,却不想冒然的去找任何人报怨。想了许久,她想到了一个人,秋景容。

  打定了主意,琴桑独自来到了地府。

  进了秋医馆后,更是没有废话的将一张纸放到了对方面前。

  “这什么啊,这么破!”看着泛黄的书页,秋景容嫌弃的看了看。

  “书里的残页,看看,有什么古怪?”琴桑说着,将书页推过去一些。

  秋景容顺着她的话,探着脖子去看,却坚决不用手碰,“不就是残页么,能有什么古怪?”秋景容嘀咕着,便也看得仔细。“嗯?”

  只见他先是看了看上面的字,却在靠的近时发现了什么,突然将残页拿起,凑到了鼻子边。

  看着他仔细闻来闻去,琴桑急忙问道:“可有什么古怪?”

  “这个......书只是普通的上,可这书上的颜色似乎不对!”秋景容说着,有些犹豫的将残页放在稍亮的地方,“这书应该并不旧,只是因为沾了东西,才变成了这个样子。”

  “仔细说说!还有么?”闻言,琴桑似乎终于发现了门路,继续问道。

  “这个......”秋景容有些犹豫,却也从怀中掏出了针包,将灵针靠近残页。

  两物仅是轻轻相触,只见那残页与银针竟然同时泛墨。秋景容见此情形,似乎也是一惊,急忙进了屋中一通查验,最后才对着琴桑,十分着急的问道:“火神,这残页哪来的?”

  听到这话,琴桑心中一惊,“怎么了?”

  “这书被人下了惑人的毒,十分罕见。应该是魔界的一种虫子,长时间接触会迷了心智,做出什么事都有可能!”

  “?!”琴桑想到过,也怀疑过,却未想到事情真的会是这样,“什么叫做什么事都有可能?”

  “这个......”此时,秋景容似乎也受了惊,却还是仔细想了想,“这种虫子形态古怪,但有些魔修很喜欢,所说寄居的方式也十分特别。便最特别的,是这虫子与寻常幻术和迷药不同,它是从心到神全部迷惑,即使中毒者明明知道自己的异常,却也会因为毒性控制,自己劝自己屈服。”

  听到这里,琴桑下意识的想到萧捱之前许多别扭的反映,更要明白,这些正是萧捱努力的反抗。

  然而......

  “这书我也接触过,并没有什么异常啊?”仔细想着,琴桑问道。

  “对这毒物,我知道的还是太少,但像这种极刁钻的存在,一般都会有个药引什么的,再配上点古怪功法,真是想干什么都行。”秋景容说着,将那片残页送了回来,“话说回来,到底是谁中了招啊?不会是.......小捱捱?”

  “......”

  看着琴桑未答,秋景容彻底慌了,“你这都当了火神,怎么还是护不住他啊!”

  “这毒,需要接触多久,才会彻底毒发?”琴桑忽略着让她心烦的话,继续问道。

  “这个不好说,得看下毒者的心情吧!”秋景容想了想,却还是想不出答案,“小捱捱呢?他现在可有反常?”

  闻言,琴桑直视秋景容,将对方看得心里发毛,“相当反常。”说着,琴桑指着残页,“我昨日从他的书上扯下来的,他竟看完了整本书都未发现,今天一早又换了一本回来。”

  “?!”

  看了书都不知道缺页!

  换了别人,秋景容觉得还有可能,换了萧捱这个理书的高手,可能么!

  “这残页先放你这,看看能不能制个解药!”

  未等秋景容再问,琴桑已经跑了出去。

  此时的她想明白了一切,却只恨自己太过犹豫,明明知道书本不对,却到了现在才找人来问。

  然而,当她跑回上韵宫时才发现,萧捱已经不在殿中。慌乱之下,琴桑管不了太多,直接冲到乾情的宫中,然而对方却称自己一直在宫中品酒,甚至由着琴桑从里到外的查了一通。

  “我说了吧!确实不在。”

  看着乾情坦然而气人的模样,琴桑明知对方有问题,却只能咬牙出去再找。原因很简单,这宫中不但没有萧捱的身影,就连那些旧书也是一本也没发现。

  对方,早就做好了准备。

  看着琴桑又跑了出去,乾情轻蔑一笑,叹道:“真是个糊涂女人,怎么只想着自己找男人,而不是让男人找你呢!”

  说着,乾情将杯中美酒向门外洒去,“宝贝,回来吧!”

  话言刚落,鸦雀无声。好似这美人只是对着寂寞宫庭而叹。然而没过多久,一串虚浮的脚步声,慢慢向这里靠近。

  看着慢慢走进来的人,乾情将手中的杯子斟满,慢慢将他人拉进了宫中。

  “真乖,竟知道躲着人。仙君可是还想看书?”

  乾情拉着的,正是萧捱。

  只不过此时的他,却是满眼的迷茫,听到问话,也是犹豫了一下,才轻轻开口:“想......”

  听到这话,乾情扬声魅笑,更将杯子凑到了萧捱的唇边,“喝吧,喝完了,咱们就去看书。”

  乾情说着,不理萧捱皱眉拒绝的模样,几乎是半强迫的将酒灌下,然后才贴上了对方耳边,笑道:“来吧,我便是那本最好看的书......”


  https://www.lvsetxt.com/books/31/31140/5965213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