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火神强婚:师弟别跑 > 第四十四章 赤莲地狱

第四十四章 赤莲地狱


  本是一场极好的宴会,却在萧捱举着碎掉的若兰杯,出现在天帝面前时冷了场。

  看着天帝心疼惋惜的模样,众仙一时无言可劝,反倒是东王公帮着为萧捱说了几句好话。

  远处,琴桑看着萧捱为了她,独自担下了全部的罪责,心中更是恨自己鲁莽又无能。如今想来,那仙侍的出现分明就是陷阱,玉帝的杯子怎么可能让一个小小仙侍带到那么偏僻的地方。又怎么会有如此高的法力,可以躲过她的攻击。

  再想想根本不存在的“毒”,琴桑几乎想当场打自己两下。

    “既然有东王公为你求情,寡人也不便太多苛责。正好地府中的尸鸣窟结界刚刚落成,你便去那里好好自省一段时间吧!”

  就在琴桑觉得刚刚的一切细思极恐时,天帝已为萧捱指了新的去处。

  辛苦多日,博得众人盛赞,却因为一个杯子,得了如此下场。

  众仙嘴上不言,心中却也是唏嘘不已。

  被身边的初鹤提醒,琴桑急忙带人将萧捱带出了宴会。众人皆知,天帝的命令向来是雷霆雨露,速判速行。

  只是琴桑没有想到,自己还会有一天,亲自押着萧捱去受罚。转眼来到北天门,琴桑想都未想,便要亲自送人入地府,反而是萧捱站在天门边,对着琴桑说道:“别送了,没有这样的规矩。剩下的让天兵跟着我就好!”

  “那怎么行,这事本就不明不白,你又胡乱受了罚。若是有人故意为之,这地府一行岂不是个圈套!”琴桑有些着急的说着,脸上更是透着满满的自责。

  对此,萧捱轻轻拉起了她的手,道:“没有这件事,还会有别的事。我是那宴会的主理,出了什么差错都会是我的责任。你先护好自己,才有能力护好我。”

  萧捱说到这里,便松了手转身离开。见此情形,初鹤急忙跟了上去,唯有琴桑站在天门边上,细细的品着萧捱的话。

  是啊!

  没有那若兰杯,还有无数的玉碟宝器,这一切分明是有人故意所为。恨只恨自己被这火神的优越冲昏了头,却忘了萧捱身边的重重迷团,根本从未解开。

  看着眼前无边的云海,却再无萧捱的身影,琴桑面无表情,心中却狠狠暗道:萧捱,等着我,我必去地府中守着你!

  初鹤是琴桑做火神后,才领到身边的仙侍。平日里看着琴桑嬉笑怒骂,只是这笑大多给了身边这人。

  萧捱,九重天诸多传闻的主角,可这传闻无论是好是坏,却有一处都是相同的。

  俊美清雅,温润如玉。

  每次跟着琴桑来找他,对方无论多忙多乱,似乎永远都是那副稳若玉盘的秉节持重模样。

  就像现在,刚刚从天帝身边被贬到了地府。可萧捱却是云淡风清的走进阎王殿,对着那人人都怕的朱笔判官,一脸坦然的说着自己被罚的前因后果。

  “所以说,你才在九重天上折腾了几天,便打碎了天帝的杯子,被罚到这守洞了?”看着萧捱,崔珏眼睛都不抬,只是满脸嫌弃的说道。

  “判官大人果然聪明绝顶。”萧捱笑道。

  “说人话!”崔珏不客气的抬起头。

  萧捱干脆收了笑,“就是这么回事。”

  “......”

  无人说话的气氛,多少有些尴尬。这送仙君入地府,初鹤也是头一回,自然也不准备多嘴多舌。

  倒是崔珏看出他的处境,甩了几句官腔,便让初鹤找了机会,跑回了九重天。

  看着这人一溜烟的没了影,崔珏终于放下了笔,对着萧捱担心的说道:“你这怎么回事,出入九重天非得这么与众不同!”

  “我有什么办法,天生招人惦记。”萧捱说着,终于扔了仙君的样子,靠在了桌边,“这回能留住官职,已经相当不错了!”

  看着对方这“知足”的模样,崔珏懒得多言,可天帝的令也下了,这人他也收了。该办的事自然是一件也不能少,无奈的放下笔,带着萧捱倒往尸鸣窟走。

  “不用去阎王那么?”萧捱有些好奇的问。

  “阎王闭关了,拜尸鸣窟的福。”崔珏说着,对着萧捱耸了耸肩,“天帝大方,直接送了一份大礼给咱们,不收还不行。”

  崔珏的含糊,萧捱一时也不好细问。当他跟着走到地方时,看着尸鸣窟前,那耸立的巨大青金石,整个人都疑惑的愣了当场。

  只见崔珏走到青金石边,指着石头上那极为明显的火纹,“朱允。”

  “你......说什么?”萧捱不敢相信,更不敢乱猜。

  哪知,崔珏倒是明白他,无奈的点了点头,“你没猜错!”

  “朱允化成了青金石!!!”

  “没错,天帝的旨意。虽曾贵为火神,但被送到地府时,已经疯得连话都不会说,数万年的功法却是实实在在的。阎王以冥神之力,将其化为青金巨石,永生永世都要待在这里,守着他曾经惦记过的冤魂凶鬼。”崔珏说着,拍了拍石面。

  这力量并不大,却引得石面火纹瞬间发亮。

  “那景晗呢?”看着眼前的一切,萧捱有些难以接受,想到一同送来的还有一人,急忙问道:“景晗被安排在哪?”

  看着萧捱突然着急的模样,崔珏心中暗道:没记性。但还是回道:“别急,那个地方你知道,赤莲地狱,阎王让他在里面捞魂。”

  赤莲地狱,应该青莲地狱的上一层。

  萧捱在地府擦池子的那些年,曾经路过那几回。池中注满岩浆,专惩生前随意作恶取乐之人。生前在多少人身上作了恶,死后便要入多少次岩浆池。

  那里的鬼差要么负责往里推“人”,要么看烫得差不多,负责往外捞“人”。

  听了崔珏的话,萧捱简单的看了看周围,但再也忍不住的去找魏景晗。看着他离开的焦急模样,崔珏无奈的翻着白眼,甩下四个字:“自找苦吃。”

  地府的路,萧捱很熟。

  一路上见到的“熟人”也不少,如今换上了仙君的灵纱锦袍,穿梭在各层地狱之中,更成这里难得的风景。

  刚一入赤莲地狱,那扑天的热浪,瞬间撞了萧捱满脸。仔细看去,池边堆满了等着下去的鬼,附近的鬼差,看着池子里的情况,便往里面踹下去几个。

  萧捱着急的找着,可这一眼看去,往下推“人”的鬼差中,跟本没有魏景晗。心里担心着,萧捱看向池子的另一边。

  果然,那几个负责捞“人”的倒霉鬼差里,魏景晗就蹲在其中。只见他看着池子里的有被烫得不成人样的,便要伏下身子,双手浸于池中,吃力将“人”捞出来,再用力拖到岸上,等着其它鬼差抬走。

  许是法力不够,身子也不大灵活。放眼看去,魏景晗的速度明显比其它鬼差要慢上许多,那双本该白净的双手,此时更是红肿变形。

  看着这样的魏景晗,萧捱不知说什么好,更不敢突然冲到他的跟前,想了许久,也等了许久,终于等到对方被换了下来,才走到了他的身后,轻轻叹道:“景晗。”


  https://www.lvsetxt.com/books/31/31140/6007167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