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火神强婚:师弟别跑 > 第三十章 罪大恶极

第三十章 罪大恶极


  突生变故,琴桑落地便要再向外冲。就在这时,那羽箭再次落下,其力量竟比之前的更大,瞬间将这结界两边生生分开。

  萧捱受此一击,跌出结界,却被密林深处飞出数道灵力,将他困于无形的绳网之中,动弹不得!那魏景晗和不朽见状,更是借力将萧捱擒了过去,快速向林外跑去。

  自空中落下的羽箭不停,琴桑连种数箭却还是坚持着往外冲!只可惜她的身子本就是纸糊的,被这羽箭射穿后几乎碎成了几段,渐渐不听使唤起来。

  “小捱!”

  琴桑咬牙大喊,却难行几步,猛然转头,竟看到了自己的肉体!想都未想,琴桑让元神急忙脱身而出,直接冲进了自己的肉身之中。

  哪知这肉身本就是被邪术所补,其中阴邪之力淤积,几乎将琴桑的元神浸染,更不要说行动了。

  看到琴桑痛苦倒地,全身阴气萦绕,苏征大惊之下,只得再施静魂术,为琴桑保住元神。

  阴邪鬼魅,丑祟残魂。

  琴桑重入了肉身,却好似进入一个泥潭,目不能视,五感不清,可此时的她还记得,她的萧捱被人抓走了,她要去救他,可具身体里可怖残念,却让她几番挣扎后,最终被身体汹涌的阴气,冲碎了心神,再不知天地变色......

  浑浑噩噩,痛苦难言。

  萧捱还未睁开双眼,已知自己的双手被紧紧捆缚于头顶。

  周围寂静无声,却也透着腐烂的恶臭,微微睁眼,第一个看到的,却是那莫忧的残魂,没有目标的漂浮在半空。

  轻轻一动,全身有些无力,萧捱吃力的转着头。才发现,自己被困在一个铁笼之中。这铁笼呈圆拱模样,没有设任何术法,好似一个具大的鸟笼子。

  笼外,四周浓雾缭绕,根本看不出身在何处。

  萧捱无奈抬头,却发现捆缚自己的锁链,倒是被刻了极繁复的符文。

  至于么?自己现在这模样。

  萧捱无奈的想着,再次看向莫忧,发现他虽是无脑般的游荡,口中却好似在无声的嘀咕着。

  仔细看去,慢慢从口型中分辨着,当萧捱终于“听”清楚时,脸上竟突然出现了痛苦的表情。

  “夺师仙缘,罪大恶极!”

  莫忧嘀咕的,竟是魏景晗按在他身上的,最重的罪名。

  想到这里,萧捱再次挣扎,只是这一次的动作,惊动了锁链的符文,数道烈火瞬间自符文中生出,烧灼着脆弱的手腕。

  “啊!”

  灵火灼身,只燃魂识,不伤外物。本就是惩罚仙人的一种刑罚,可萧捱此时所受,竟好似应着莫忧的控诉,加诸在萧捱的身上,久久不曾停息,直到萧捱被这灵火折磨的再入混沌之中。

  与此同时,远在绣聚山的琴桑,也在煎熬之中。

  重回仙身,琴桑得到的不是自己的功法,反而是被阴气浸染的苦痛。

  经了这一夜的乱战,苏征小心的护着琴桑,却也借着黑月令,向阎王报告。哪知不过一个时辰,这小小的绣聚山,竟迎来了临遥上仙在内的数位上仙大人。

  看到琴桑的模样,临遥上仙嫌弃的皱眉,却在听到苏征的详细说明后,与身边众人对了眼神后,竟迅速在山中空地绘阵,开始为琴桑驱邪净魂!

  此刻,唯一空下的苏征,再次联系崔珏,哪知对方在黑月令中,竟说道:“尸鸣窟的冤鬼好似被种了什么术法,同时向洞外冲击,设下的结界只怕挺不住了。天帝下令,三界缉拿魏景晗及其同党,要以其仙身化石,重铸冥钟设阵!”

  听到这个消息,想到那凭空出现的箭阵,苏征心中大惊,却未敢在他人面前多言,反而选了一个无人之处,消消告诉崔珏,“魏景昑的同党,只怕是天界高人。”

  更将自己的所见,全都说与崔珏听,对方听后也是难以置信,“怎么可能?”

  “你快将这些告诉阎王大人,这师姐弟身上背的,可不光是魏景晗那点小事!”苏征催促着,收了黑月令的功法。

  闻声转头,只见琴桑坐在阵法之中,身体随阵中灵力震荡。苏征无奈的摇了摇头,叹道:“这命是真的苦啊!”

  萧捱不知道自己晕了多久,只道是左臂伤口已经痛到麻木。再次挣开双眼,陪着他的却还是莫忧那嘀咕个没完的残魂。

  看着他在笼中盘旋,萧捱苦叹垂头。只是没过多久,笼外竟传来了说话声。

  “主人生气了?”应该是不朽的声音,只是这声中透着不怀好意的揶揄。

  和他对话的,自然是魏景晗。“不是对我一个,你也跑不了!”

  “我怕什么?我又不算九重天的人,不过是在地府混了些时日,回到魔界,照样有老子的容身之处!”不朽有些勉强的笑道。

  闻言,魏景晗冷笑一笑,“你若不怕,为何不敢同我一起见主人。说到底,也不过就是个胆小之徒!”

  “你!”

  至此再无后语,想来是不朽没有想到怼人的话,此时败下阵来。萧捱垂头无语,却听到走向这边的脚步声。

  萧捱寻声望去,果然,是魏景晗。

  “醒了?”看着被捆在笼中的萧捱,魏景晗的心情似好了一些,靠在笼边问道。

  哪知这话却问出,却许久没有等来回音。想不到此时的萧捱,竟还敢反抗于他,当即一指灵力点向锁链,引来灵火焚身。

  “唔!”

  看着萧捱痛苦的模样,魏景晗解气的笑着,却发现对方只是隐忍,竟还是不愿理自己。

  “你还真能忍啊!”魏景晗说着,竟沿着笼边,慢慢向萧捱靠近。“也是,当初你在昆竭山时,也是这副模样,少言寡语,却知道时时跟着师姐,好躲过师傅的责罚。”

  说到这里,魏景晗慢慢蹲在笼边,贴着萧捱的耳朵说道:“你就是个缩头缩脑的小人,却抢了师傅的仙缘,得了天帝的恩赐,落到今日这一步,你活该!”


  https://www.lvsetxt.com/books/31/31140/6036664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