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火神强婚:师弟别跑 > 第七章 纸糊身子

第七章 纸糊身子


  萧捱苦修清远道,本是三界最洁之人,最厌这等怨鬼之气。

  然而此时,不知魏景晗施了什么手段,竟引来数百怨鬼围攻于他。

  萧捱本就有伤,自然战的辛苦。

  琴桑混在其中,招式不少,却没一样有用。

  此时的她看着站在远处旁观魏景晗,气得差点咬碎后槽牙,却也在这里突然想到了什么,低头看去。

  黑月令!

  想到这个宝贝,琴桑急忙摘下,萧捱更借机出手,与她一同合握,引出黑月令的力量。

  顷刻间,手心之中,金光乍现,所到之外,怨鬼化为阴气四散,远处的魏景晗更因这份力量,而倒地不起。

  就在这时,崔珏带着阴兵鬼差赶到,看到眼前的一切。当即下令将魏景晗捆回洞中。

  看着崔珏极为熟练的加固着四周的结界,显然是早有准备。只是被抓回去的魏景晗却也不闲着,甩出的恶毒诅咒,句句都是冲着萧捱,气得琴桑恨不得立即骂回去。

  可萧捱似乎不太在乎,只是将黑月令小心戴回到琴桑的胸前,轻轻说道:“崔珏都来了,阎王肯定是知道咱们劝说失败,这才掐着时间派人来,若想救景晗,咱们得仔细想想。”

  “还想什么,那小子就是欠打!当年有师父护着,不知天高地厚,后来抓着你乱咬不成,这才惹上大祸。事到如今了还这幅德行,让他自己倒霉吧!”琴桑气得大吼,引得周围阴兵侧目,若不是她的眉心已显灵钿,哪里还有一点玉罗金仙的模样。

  只是看着她这个模样,萧捱却失笑出了声,但还是轻轻劝了起来,“师姐莫急,景晗的事如今与你我的关系,只怕想撇也撇不清,帮他亦是在帮咱们自己。当年师傅视景晗为亲子,更留下遗言给咱们,如何能不帮啊!”

  没想到萧捱在此时提到了师傅,琴桑微微一愣,却也想到了那个难登仙途的倒霉老头。

  “这小子关在这几百年了,都不老实,咱们还怎么帮?”琴桑不太高兴的说着。

  可萧捱却听出她已经软下来的态度,急忙配合的伸出右手,撩开了衣袖。

  只见手腕之上,横亘着几道青紫的口子,分明是刚刚那些怨鬼所伤,只是这伤口上隐隐泛出的黑气,却不是寻常的阴气。

  而是魔族的魔气!魏景晗如今竟与魔族有了瓜葛!

  想到这里,琴桑更是心惊,却刚好看到崔珏向这边走了过来。

  只见他扫了自己一眼,却直接忽略,反而对着萧捱说道:“这边的事阎王已知,会派人看守。逃出去的怨鬼,也基本都处理干净了,你们现在有什么打算?”

  “我们......”萧捱犹豫出声,眼睛却不由自主的看向洞口。

  萧捱这一举动,似是在告诉众人他的打算,竟引得崔珏大声道:“你可别再打歪主意了,他现在这样也是咎由自取。若一直老老实实,阎王也不会关他到现在。可你看他那样,有一点悔过之心么?我看阎王打从一开始,就没指望你们能劝好他,不过是让你尽快放弃罢了!”

  崔珏说的不客气,萧捱好脾气不怼,琴桑站在一边,却有些听不下去,“你说话能客气点么?大家都是仙门里面混饭吃的,说话别这么直,行么!”

  琴桑突然出声,没压住崔珏的气焰,反倒吓了萧捱一跳。哪知崔珏速度更快,不等萧捱说话,直接怼了起来,“说话不直能行么?倒是你,堂堂一个天将,被师弟护了几百年,他一个天庭文书,适合在这儿混么?你别只想着洞里那个师弟,也疼疼眼前这个!”

  一来一往,句句有劲。

  琴桑不服,还想再战,萧捱却已怕了二人唇枪舌剑的模样,拉着琴桑便跑,只留崔珏气得原地跺脚,恨铁不成钢。

  跟在萧捱的身后,琴桑生着闷气,却听着萧捱一直未停的劝慰。其实琴桑想说,崔珏说的没错,一直吃苦的是你。

  可不知为何,许是想起了自己的身份,也想起了当年在天界的一切,倒没了自己为人时的随性。看着眼前的青年,明明溜到嘴边的话,却怎么也问不出口。

  “师姐别气了,崔珏掌着判官事,日日断人善恶,说话难免不好听,可他人还是不错的,这些年没少帮我,您就别生他气了!”萧捱一边走着,一边说着,可拉着琴桑的手却一直没松。

  琴桑看着高兴,终于缓了脾气,问道:“咱们现在去哪?”

  萧捱一听,便知她消了气,回头笑道:“去给师姐买个纸人!”

  闻言,琴桑暗暗叹气,自己这个师弟果然还是老毛病,明明笑的让人如沐春风,可说出来的话,却总是让人觉得不太对劲。

  可琴桑喜欢,此时的她,只觉得萧捱说什么都是好的。想想曾经二人在一起的日子,更是美滋滋的跟着人家,跑到了地府最有名的景点,黄雀街。

  黄雀街,地府唯一的集市,更是那些阴兵鬼差休息消遣的好去处。

  只见萧捱似乎对这里十分熟悉,见到一些店铺的人甚至还热情的打着招呼。发现琴桑有些好奇的看着自己,萧捱有些不好意思的解释,“以前在这些店里帮过忙。”

  萧捱看似温雅,实则心肠很热,这一点琴桑是了解的,毕竟是自己捡回昆竭山的师弟,那基本就是看着他长大,成人,修仙,得道。

  想着当年萧捱白嫩嫩的娃娃模样,琴桑竟忍不住的笑出声。

  “师姐,咱们到了!”

  应着他的话,琴桑急忙收了嘴角的口水,抬头看去。只见她跟着萧捱,已经走到了黄雀街的尽头,眼前店铺不大,名字却十分霸气。

  “不朽阁?”

  “嗯,这里的老板叫不朽,是鬼差江东郡主的远房亲戚,因为纸人扎得好,生意也不错。”萧捱说着,带她进店。

  琴桑却对这个名字十分满意,叹道:“好名字,一听就是在地府混饭吃的!”

  闻言,萧捱轻笑点头,只道让她自己去挑,自己却跑去同老板打招呼。

  原来不朽阁的纸人可以充当肉身,鬼差去人间办事,有时也得像个活人,这才有了不朽阁的生意。

  既然是给自己选肉身,那必然是要精心挑选才行。

  琴桑想着,偷偷看看萧捱,她记得,萧捱喜欢坚强自主的女子,那自己可不能选得太过柔弱。

  打定主意,眼前的小姐丫鬟直接淘汰,可哪家扎纸人的,能扎出个女将军。

  琴桑逛了一大圈,只觉得这腿都飘细了,却还是没个主意。

  “师姐要不先选个漂亮点的,咱们暂时先用着,不合适,咱们再来换!”看着琴桑挑花了眼的模样,萧捱站在不远处笑道。

  一听这话,琴桑却来了精神,瞬间冲到萧捱的跟前,“小捱,你喜欢我穿什么颜色?”

  “我.....”本就是随口建议,哪想到琴桑竟突然冲了过来,差点撞上自己的脸,萧捱慌乱低头,一时间连舌头都硬了几分,“师姐喜欢哪个....就好!”

  看着萧捱害羞的低了头,琴桑看得高兴,稍稍再往前靠了些,“既然是小捱的主意,自然要让小捱来选,我记得小捱喜欢淡青色,看着静雅!”

  “师姐......是萧捱,不是小捱。”

  看着琴桑有了主意,再次冲进纸人堆中,萧捱无力抗议着。可看着对方一脸狂热的模样,显然是没准备听他的话。

  果然,选了快一个时辰后,琴桑终于有了点人样,虽说还是不太满意,可这一身的淡青素裙,却十分称心。

  “纸人怕火,小心火烛。”

  看着琴桑美得左右转圈,不朽面无表情扔下八个字,萧捱却解下腰间配玉,躲着琴桑,放到了不朽的手中。

  “咱们现在去哪?”琴桑转到开心,一出不朽阁便问。

  看她高兴,萧捱似乎也跟着开心,笑道:“师姐,咱们要不先过忘川河,去魔界看看。”

  琴桑本想说你想去哪,就去哪,可看到萧捱肩颈的暗红,却突然转了口气,“不行,你身上还有伤,得先治治。”

  “多谢师姐关心,都是小伤,无碍!”

  “什么无碍,还有,你怎么一直叫我师姐了,不是应该像以前那样,叫我琴桑么?”

  琴桑说的开心,萧捱听后的脸上却一僵,就连始终挂着的笑容也慢慢收了回去,小心的退后半步,轻道:“这怎么行,以前是师姐去人间历劫,不记得九重天的事,才由着我随便一些。如今师姐已恢复记忆,师弟绝不能再僭越了。”

  说到这,萧捱竟再退一步,对着琴桑极端正施下一礼。


  https://www.lvsetxt.com/books/31/31140/6075552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