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火神强婚:师弟别跑 > 第三百零一章 再见司烛

第三百零一章 再见司烛


  “你现在什么打算?”

  这是琴桑与萧捱将那皮囊扔进地牢后的,琴桑问萧捱的一个问题。

  此时狐狸洞的人都围在莫名重伤的狐帝身边,在他们的眼中,狐帝中邪术,这些日子就病病殃殃,此时胸口突然多了道灵术残纹,还不知如何是好。

  只不过这些琴桑都不在意,反正有那个天明在,真的假不了,假得也真的了。只可惜,琴桑在意的问题,萧捱也没有回答她。

  在回来的路上,萧捱已将那幻境中发生的一切,全都告诉了琴桑。就像萧捱说的,他曾经想过救人,也为这拼了命。

  再加上如今有太多问题,想问他,只怕这灵识还要藏上一阵。

  当一切终于忙完,天明也终于想起这对师姐弟时,这二人已经在那温泉上疗伤许久。

  也就在此时,天明才算是想起,与狐帝的情况相同,萧捱也被强迫施术。所受的伤和耗得力并不比狐帝少。因而,当他再见这二人时,琴桑坐于池边,小心的看着泡在池中凝神的萧捱。

  “打扰了。”天明轻声叹着,慢慢走到琴桑身边。

  却见琴桑手边放着一壶果酒,却似无人去动。天明想着这一天所经所历之事,终觉身心疲累,第一次在这二人面前不再端着狐族将军的架子,不客气的自己为自己满上一杯。

  再看琴桑,似乎也不在乎他的举动,只是看着萧捱,似乎因对方微微泛红的脸颊而满意的微笑着。

  “冥君的伤......”天明有些犹豫的问,却发现这一日狐狸洞的人都想着狐帝,就连他自己都忘了冥君这边,一时竟有些不好开口。

  “无事,小捱的伤我们心里有数,再说这温泉是个好地方,能像现在这样,静思凝神,已是难能可贵。”琴桑说着,看着天明。

  “是天明的疏忽。”天明叹气承认。

  “今日这狐帝出事,族内大乱。我刚刚听路边的狐兵说,族内长老来了不少,个个都围在狐帝的寝殿外,说是担心狐帝的身体。”琴桑没有指责对方,反而想起刚刚洞来突来的一阵混乱。

  想到自己来时,这温泉洞外竟连狐兵都没有,想来也是因为洞里来了太多人,守卫早已有了混乱。

  天明不由摇了摇头,却是无力叹道:“我虽为狐帝守将,可说到底是个外臣。此时此刻能出现在这里,也算是应了那句机缘巧合。狐帝突然出事,各位长老平日里见不着什么人,如今却能第一时间赶来,想来也是早就在这洞中安排了自己人吧!”

  “帝位之争,非狐族独有。”琴桑不由评价,却也一句点明主题。道:“狐帝的伤如何?”

  “虽受重伤,但也并非无治,只是受伤这段时间,只怕难理狐族政务。”天明为难的说着。

  政务?狐帝好的时候,也没理过什么政务。

  琴桑心里叹着,却也知道这些只怕也是那些长老想来的“理由”之一罢了。既然提到了政务,那便要选个代理之人,只是这人理到什么时候,却要看狐帝何时才能真正的振作了。

  还真是跟人间戏本写上的差不多啊!

  琴桑终是未问,只觉得这些不过是狐族内政,她一个仙子,说到底就是来帮个忙。只是此时她也不知,自己这个忙是帮对了,还是帮错了。

  这时萧捱已收神起身,看到池边的天明似乎有些意外,不好意思为自己升起一片小小雾帐,让自己能体面点的转到池边另一侧的屏障后换衣。

  不过片刻而出,已是谪仙清贵模样。

  看着天明的眼中,却是心叹:也许这才是冥君应有的模样吧!

  “天明将军,不知小太子的灵识可寻到?”萧捱走到琴桑身边,寻了位置坐下,问了自己最为关心的问题。

  闻言,天明点了点头,好似松了口气般的说道:“小太子的灵识被狐帝送出那铜镜,便自动飞入狐帝早就准备的聚灵坛中,之后的事只怕天明也说不上话了。”

  刚刚他与琴桑的对话,萧捱在池中也听到了一些,因而听到天明这样的回答,萧捱却也不意外,只是安慰道:“狐帝醒来后,自会有安排的。”

  天明想了想,却是点了点头,终是起了身。

  却在走到洞口时,突然想起了什么,回头道:“紫悟死了。”

  什么?!

  想到离开时,紫悟的模样。琴桑虽有些意外,却也不过于惊讶。只听天明叹道:“她死前写了自悔书,承认了所有能承认的罪名,包括弑杀太子。如今长老们已认定她是那贼人的帮凶,便也认定狐帝是被她这个奸人所害。”

  天明说着,垂头离开。独留二人坐在池边,一时无言再叙。

  也许就在紫悟向小太子下手的那一刻,她便已经做了这个决定。

  可真正能让她下这狠手的,只怕除了狐帝,也没有别人了吧!

  一切的心知肚明,都在紫悟的甘愿牺牲下,变得无需再说。此时狐族内乱,大家需要一个共同出气的目标,这样狐帝清醒之时,也能为自己所作的糊涂决定,找到最为合适的理由。

  本以为事情合也就是如此了,却没想到有一人竟在此时寻了过来。

  “孤琴仙子,有人寻到了狐地,想到见您?”琴桑正与萧捱品着果酒,想着之后是回地府,还是等着闻陶来寻。看着突然跑来的狐兵,下分好奇的问着。

  “是佛门之人。”狐兵坦然回道。

  却引得他二人意外一愣,心中不由同时叹道:难道是他?

  有了前车之鉴,也因有些话已经说开,琴桑这回可不准备独自去见,而是带着萧捱跟着狐兵走。

  穿过洞中曲折,二人这几日竟是第一次来到了洞外,也看到了许久未见,却一直“记挂”在心之人。

  “司烛大师。”琴桑主动唤道。说起来这还是萧捱第一次见到司烛,却是跟着琴桑身后,同声拜问。

  闻声回头,司烛的视线从琴桑划过,最终停在了萧捱的身上,道:“司烛拜见冥君。”说着客气话,司烛的眼神却是毫不避讳的上下打量的萧捱。

  萧捱也不觉得的别扭,任其将他看了个清清楚楚,最终倒是司烛发觉自己有些失礼,竟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小僧长年于佛门修炼,时常能听人说起冥君,今日见到冥君本人,倒是小僧有些冒犯了。”


  https://www.lvsetxt.com/books/31/31140/7651370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