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火神强婚:师弟别跑 > 第二百九十六章 屋中寻人

第二百九十六章 屋中寻人


  难道是.....

  琴桑不敢相信的抻出了手,当着天明的面,将那条微微有些褶皱的飘带拿在手中。这动作此时在天明的眼中是如此突兀,可紫悟却好似无知无觉一般,任她的手靠近自己,更将那条飘带送到了天明的眼前。

  只是这样一个动作,天明却好似已经明白了什么,却又不敢相信什么。

  再次低头,看了看自己怀中,已经僵硬的小太子,天明转向紫悟,却终是问道:“小太子是你勒死的?”

  虽是疑问,却在紫悟听后,极慢的点头后,成了让个不想听道的回答。

  “为什么?!你知道你做了什么么?小太子明明还有救,你疯了么?”天明问着,却是无论如何也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这一切看在琴桑的眼中,却觉得如置冰窖,周身感到了一种突来的寒气。耳边却传来紫悟虽生犹死的说道:“是我,是我下得手,是我看着他一点点的没了气,是我.......是我!!!!!”

  说到最后,紫悟终于崩溃的想要缩成了团,却又抻手想去抱小太子。可此时天明看着她,犹如看着一个怪物,更不允许她再碰到小太子的分毫。看着天明猛然坐起,将小太子的尸体护在怀中,紫悟跪地膝行的,想要要回小太子。

  可她的动作却被琴桑拦下,更强迫她看向自己,问道:“说!是谁让你这样干的?”

  “什么?”发问的不是紫悟,却是身后的天明。

  估计也是被这突然发生的一切所震惊,天明确实没有想到这些。此时听了琴桑的话,才反应过来,想到此事绝非眼前看的这般简单。

  “说啊!是谁让你这样干的!!?”见紫悟还是一幅疯癫的模样,琴桑心急如焚。只觉得此时,此地,紫悟行的此事,绝非偶然,却又猜不透对方图的什么。

  却看紫悟闻言,有些茫然的看向她,却又好似透过她的模样,在看着另一个人。这姿势她挺了许久,却终是在琴桑的面前裂开了嘴,给了对方一个极难得的笑。

  “紫悟?”面对这样诡异的反应,琴桑不解的问着,却听天明慢慢回到她们身边,似乎也对紫悟的反应有些好奇。

  而这时,琴桑再次有了机会,看向他怀中的小太子。此时这孩子还穿着那日的衣服,袖口也是脏的。明明是一族太子,却到死都没能干净的离开。

  干净?不对!

  从那日被小捱发现,紫悟要害他时,小太子的模样便不似被人精人照顾一般。那时他们的猜测是,小太子的灵识已被阴术所控,成了那人的傀儡。可若是如此,对方便更没有理由让小太子死,或者说上太子这般痴傻的活着,比死更有用。

  可如今,这“有用的”变成了“没用的”,这其中好处又能算在谁的身上!而“没用的”小太子又何需人精心照顾?

  顺着这思路想下去,琴桑为自己心中突然生出的想法所震惊,看再次看向紫悟,却突然想到:若自己想得是真的,那......小捱!

  想到这里,琴桑当即不能再等,一把扯过紫悟,便是喝问道:“是不是狐帝?”

  闻言,不光是紫悟,就连天明都被她的话,惊在了当场。却看琴桑见紫悟吓得仍不作答,琴桑再次问道:“是不是狐帝让你下得手?”

  “你胡说什么!”不等紫悟回答,天明却是怒起问道:“小太子是狐帝的独子,狐帝怎会下这样的命令。”

  天明仍说着,可这话音才刚刚落下,却发现琴悟听后却突然认命般的闭上双眼,却也终于开口出了声,“你们快去吧!”

  “去哪?”见她终于开口,琴桑直接靠近,却听紫悟摇了摇头,却是无力回道:“快去救冥君,狐帝想带他与那贼人同归于尽!”

  什么?!

  此话不光传到了琴桑的耳中,身边的天明更是听得清楚。

  可当他刚刚听完最后一个字,却已经看到琴桑直接冲了出去。天明一时不知该顾哪边,却想到“同归于尽”四字时,还是直接抱着小太子的尸体,跟了上去。

  转眼只留紫悟一人,跪在洞中的毛毯上。

  就是几个时辰前,小太子还躺在的她的身边,虽还是痴痴傻傻的,却也是最为听话的任她轻轻的抚着他的背。

  也许就是因为这时光太过美好,所以引来了死神,死神残忍,竟让她亲手将这美好毁去,不过转眼,却只给她留下了这一室的物是人非。

  原来一切都是徒劳啊!

  紫悟想着,想着自己心中藏了太久的妄想,终究成了那人的工具,毁了自己的珍爱,也毁存世的希望。

  想着想着,紫悟终于爬了起来,走向洞中那放药的茶几前。

  .........................................................................................................................

  跑在这狐狸洞中,琴桑发现自己竟没有迷路,好似那个方向,那个位置已经刻在她的脑中。可为何她还是着急,着急自己若慢上一步,似乎便终要后悔一生。

  听着身后,似有脚步声赶了上来,琴桑知道那是天明。也许是现在,在这狐狸洞中唯一能帮上自己的人。

  疾冲,转弯!

  狐帝的洞窟就在眼前,此时琴桑却发现,那里的洞口一样没有狐兵看守。琴桑一步跃入,果然没有看到狐帝的身影。

  这时天明跟着进入,却也是看着床上还凌乱的被褥发着呆。

  琴桑上前,抻手进被褥,发现那被褥已然没了温度,分明是在他们离开后,狐帝便已经起了身。

  可想到刚刚那狐帝无力的整个瘫在小捱的身上,如今想来只怕在那时,小捱便已经发现了什么,才会如此老实的任他靠着。

  可是人呢?

  不光是琴桑在找,天明也在寻着,并道:“会不会是出去了?”

  闻言,琴桑也有些犹豫,可这里的狐狸洞,是狐帝自己的地盘,若是没有方向,只怕自己在这洞中只有胡乱找的份。

  可此时琴桑清楚,她没有瞎猜的时间,若是要找,也要在这寝殿找到线索。

  想到这里,琴桑开始在洞中查探起来,见她这般模样,天明也跟着查,却是不舍得将小太子放下。

  如此在其中寻着,二人异常小心。突然一道亮光晃到了琴桑的眼,更引她慢慢走到那巨大的铜镜之前。


  https://www.lvsetxt.com/books/31/31140/7663434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