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火神强婚:师弟别跑 > 第二百九十四章 意外丛生

第二百九十四章 意外丛生


  “师姐,走!”不及多解释,小捱只得将琴桑掏出的手帕粗略的缠在手心,便直接带人离开。

  此时萧捱好似已经有了方向,在这狐狸洞中也是穿行无阻,根本没有一丝迷路之像。

  如此一直跟在身后,琴桑也渐渐明白他所要前去之地,正是那阵锁秦涣的三审殿。

  还未入殿,便看殿内是一片灰飞暴土。殿下狐兵阴差好似也有些无措,却是谁也不敢进。

  “刚刚出了什么事?”琴桑看向狐兵,问得却是阴差。

  “回仙子,刚刚洞中大阵突然发现异响,我们还未来是及进去,殿内突然爆炸,好似......阵法被破!”阴差说着,声音里的不敢相信之情却是藏也藏不住。

  殿内是什么阵法,此时在场众人都清楚,那是阎王亲设的七鬼锁魂阵。阎王落阵,闻陶迁阵,又是小捱阵中设局,如今这阵被破。小捱已然受伤,那另外二人只怕也是如此。

  如此一来,竟是一招伤了三界圣贤,当真的出手狠辣。

  可这三界之中,又是谁有这般本事。

  难道是那人?这是琴桑最先想到的答案。毕竟在她的认知中,也只有他有着和小捱同样的本事。

  只见萧捱脸色凝重的走入其中,琴桑急忙跟在身后。此时挥散殿内灰土,才算是看清了眼前的一切。

  大阵破时之力,已将这三审殿中的一切崩毁。

  若不是这狐狸洞是狐族圣殿,本就是神力相护,只怕大阵崩毁之时,这狐狸洞都差点跟着倒霉。

  再看那阵法之处,此时早已看不出一点踪影,就连被锁在阵中的秦涣尸身,此时都被炸成了碎片。

  “不对!”看着现场的情况,萧捱突然说道:“石居呢?石居的尸身体呢?”

  石居,那只黑狐狸?

  当初就在这里,小捱以阵法拆散了“秦涣”,才知他魂有掺杂,肉身也只剩一幅不全的皮囊,却还是石居的填在其中,二人合一才能冒充人形。可为何此时,少得却单单是石居的尸身?

  “这是怎么了?”

  估计是听到了消息,崔珏也赶了过来。可人一进来,看到里面的情况,不用多说却已经想到了后果。

  “你要不要回趟地府,阎王殿下只怕伤得不轻。”琴桑小声劝道。

  阎王在三界地府特殊,虽尊为神位,却远离九天。独掌地府,却也自顾着人间生死。因此,若他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只怕人间必有大乱。

  “可是.....”如今狐族内忧还未解,又查到最关键之时,崔珏心中的不甘,却也是无法忽视。

  “回去吧!这里有我们。”萧捱劝着,却也面色凝重。因为姿势的变化,更让对方看到了他手心之中,还在泛红的手帕。

  崔珏不敢耽误,只得匆匆留下一句:“保重!”

  看着对方转眼消失于眼前,琴桑道:“看来是对方计划好的,崔珏走了,狐族没有阴将在此,阴差便也留不住。”

  一边说着,琴桑看向洞口,果然看到那些阴差虽还守在洞口,身形却已在慢慢消失。

  闻言,萧捱仍盯着秦涣那破碎皮囊,道:“不光是他,闻陶迁阵至此,其中所耗仙力也是十分巨大,如此只怕受的伤不轻。”

  即是受得伤不轻,听怕也一时也敢不过来。

  真是好手段,对方不过是一招出手,便他二人又陷入这狐族的孤立之地,当真是手段高明。

  “仙子,冥君,狐帝有请!”这时,一狐兵来到洞口,却并不向里探望,只是大声说道。

  闻言,琴桑看向萧捱,却见他施法将那秦涣的尸身收到乾坤袖中,才向她点了点头。

  “请带路。”萧捱客气的说着,便与琴桑一出离开。

  再见狐帝,却是到了对方的“寝殿”,一处若大的洞窟之中。

  这还是第一次来到这里,琴桑与萧捱都有些不自在。

  却见狐帝似是病重的倒在床中,见二人到来,也只是努力撑了撑身子,却无力再起。二人见了,便也急忙走到床边,道:“拜见狐帝。”

  “让二位见笑了。”狐帝靠坐床边,无力说道:“我这身子本就有伤,没了灵力相护,只怕也撑不了几日了。”

  此言一出,二人不敢接下。

  只因他二人并非狐族子民,此时若是说错了客气话,只怕更是尴尬。

  再看狐帝呢,似乎也没指望他们说什么,倒是自己先问道:“我刚刚听人回报,说是那三审殿出事了?判官大人也走了?”

  闻言,萧捱上前一步,轻道:“回殿下,殿中七鬼锁魂阵被毁,主施阵者只怕......”

  话虽未说完,狐帝便已经点了点头,似是已经明白其中道理,“没想到,那贼人竟有如此本哪,倒是让阎王跟着受苦了,改日定要去赔罪啊!”

  都这样了,还想着赔罪?

  虽未说话,可琴桑心中想着。可不管怎么说,这阎王因狐族之事受伤,估计传到哪里,狐帝都要废些口舌。

  “那......这皇儿的事......二位查得可有进展?”狐帝小心的问着,说到底他关心的,自然也只有家中事。

  萧捱闻言,微微一愣,不由的抬头看向狐帝。

  琴桑不知小捱为何有这样的反应,正想着要不要自己帮着说上几句。这时却听有人向这边跑来,听那脚步声更有慌乱之像。

  “殿下!”

  来者天明,只是他似乎没想到琴桑与萧捱会在此,也是愣了一下,才匆忙说道:“殿下,小太子刚刚.....”

  “刚刚怎么了?!”听到这话,狐帝大惊的想要坐起,却因身子不行,向床外倒去。

  此时萧捱距他最近,随手将上前扶起。

  “小太子刚刚气息全无,如此宫中医师已在抢救,但只怕回天乏术。”

  “什么?!”一听天明如此说,狐帝彻底失了主心骨一般,瘫在萧捱的身上。可就连琴桑与萧捱听了,都愣在了当场。

  怎会这样?那人偷了石居的尸身,不就是为了要抢小太子的肉身么?

  “快!快带我去!”听到这话,狐帝咬牙还想起身,可也不过是借着萧捱的身子在使劲。

  天明见状也想上来帮,却见狐帝指着他道:“你快过去,快看看现在怎么样了!”

  天明得令,转身离开。

  琴桑看向萧捱,却见萧捱向她抬了抬下巴,却道:“师姐,你也过去,看看倒底什么情况。”

  琴桑有些担心的看着靠在小捱身上的狐帝,却也知其中的轻重缓急,只得咬牙跟上天明的步伐。

  此时阴差阳错,殿中只剩下萧捱与狐帝二人。

  也就在这时,这二人竟一同失了紧张模样。倒是狐帝扔靠在萧捱的身上道:“你倒是机灵,倒了此时还想着救你的师姐。”

  如此说着,狐帝再不伪装,只见他从刚刚便紧紧扣在萧捱背后的手下,生出一道锁灵符,此时正紧紧的扣在萧捱的背上。


  https://www.lvsetxt.com/books/31/31140/7667857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