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火神强婚:师弟别跑 > 第二百九十三章 再生意外

第二百九十三章 再生意外


  “你如今想和他融魂共体,那将来他的罪名岂不成了你的罪名?!”琴桑又忧又急的说着,“就算他身上有着你的灵识,可如今你们已经分为二者。记忆虽失了,可这日子还能过得下去。可若是无端承了他犯下的一身罪名,只怕这日子都过不下去了。”

  “师姐......也没那么严重。”萧捱轻轻说着。“这阿露的证词虽是说了许多,可也大多都是些皮毛。可就是这些皮毛的东西,却句句都指向他一人,这本身就是古怪的存在。他与我同为一人灵识,若能满怀融,那他的记忆我也可得知,那一直藏在他身后的人,也将无所遁形。”

  “人可以抓,证词可以问!可灵识融了,却是怎么也分不开的!如今你的处境本就特殊,三界对你的态度更是怪之又怪,若将来真有这么个有心之人,以及生事,只怕咱们有口也说不清啊!”琴桑仍是劝着,却好似想到当年,那些她明明已经身居高位,却仍护着不眼前人的无力时光。

  “师姐......”萧捱难得有些怂的唤着。

  可这次,琴桑却是一点面子都不给他,直接怼道:“总之,这一次想都不要想。这人来了,咱们就抓,抓着了咱们再审。“

  “若是审不出来呢?”萧捱小声道。

  “审不出来就一直审下去!反正他也就是个灵识,找个法器便能关他个成千上万年,有得是时间!”琴桑说着,自己转头离开。

  却未发现萧捱听后,眼神突然有了几分暗淡,直接这洞中只剩他一人时,才喃喃道:“若是如此,那他岂不是也和阿露他们一样,关在混沌之中,无生无死,却也无光无盼。师姐,当那时你真的舍得么?”

  琴桑几乎是逃避的离开,可她在逃什么,自己却又说不清楚。已经几次了,琴桑心里不是什么都不记得。连续几次与那人相见,琴桑都在下意识的不想告诉小捱,却又等着小捱自己猜到。

  琴桑与小捱说得强硬,可也在这时才发现,原来自己一直都在担心,担心萧捱舍不下对方身上同样熟悉的感觉。

  那是相同灵识才会有的亲近感,若让一人强硬舍掉,那便如让人自剜半心,此时说得容易,只怕到那时她自己也舍不得吧!

  想到这里,琴桑使劲摇了摇头,好似想将这一切都抛之脑后。这时萧捱也跟了出来。

  听到那轻轻的,好似不敢发出的脚步声,琴桑猛得转头,果然看到萧捱极小心的来到她的身后,轻唤着:“师姐.....我听你的,你别气了。”

  本是一句轻言,却不知为何清了琴桑刚刚满溢心中的憋闷。“走吧!他们应该是去看小太子了,咱们也过去吧。”

  琴桑虽是如此说着,可去了干什么,她的心中却没有什么计划。

  只见萧捱听了她的话,却是摇了摇头,道:“师姐,不着急。他们会主动来找过来的。”

  听到这知,琴桑再次看向他,却听萧捱低头轻道:“他不是还想找我的这具肉身么?上次没成功,他总要再想办法的。”

  这话的意思是.......

  “你当自己是鱼饵么?”想通了这话中之意,琴桑没好气的说着,更感觉刚刚那憋在胸口的劲儿又要找回来。

  倒是萧捱见了急忙摇头,道:“不是不是,我不是师弟想当,是那人不就这个意思嘛,师姐不也说了,这人啊,得先抓到再说,如今他就是个魂,这狐族之中除了那小太子,其他人有没有像那握叶长老一般与之同流河污的,狐族一时半会儿也查不清楚,只有他自己落网,才是最直接的,不是么?”

  见琴桑闻言,开了几次口,硬是没说出一个字,萧捱心知对方这是真的担心到急了。萧捱笑了笑,只将对方揽入怀中,却是轻道:“放心,我身边有师姐啊,今时今日,已不是当初在九重天时的光景,师姐这一回一定能护我周全的。”

  如此说着,琴桑虽是心中存忧,却也一时无言可解。

  可若是定下这“守株待兔”的计划,琴桑能做的,也确实就剩下这守护之责了。

  想通了这些,琴桑与萧捱再回洞中,不久却有阴差送来书本。

  “这是......”见那阴差放下东西便要走,琴桑唤住那人。

  “回仙子,这是天明将军让卑职送来的。”阴差说着,也不多待。

  萧捱低头去看,却发现这里面竟是关于那握叶长老的记录。

  “原来,握叶长老是阿露的远房叔父,想来这三陀山中,只怕不止一人是这握叶长老的亲戚。”萧捱说道。

  琴桑闻言去看,却也有不解,“狐族本就是一族之众,与三陀山有亲戚关系的,只怕也不止他握叶一人,怎么就他敢办了这么大的事?”

  “难道......是身边有人教唆?”看这记录,握叶与阿露的来往并不密切,更是千八百年的也不入一次三陀山,否则狐帝也不会放心让他留在这小太子的身边。

  此事本以为交给天明他们自查,倒也是不难,毕竟握叶是他们自己查出来的,那石居便是他们亲眼查出来的。

  却没想到,东西虽写了不少,可其中却好像还是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别扭。

  “师姐,你说握叶现在去哪了?”萧捱说道,“看这些记录,那握叶是族中最好的医师,可说有他在,狐帝在当年有大战中,都是如虎添翼的。可这样的一个人,不但害了狐族唯一的继承人,更在出事之后,销声匿迹,狐族查了这么久,却是连个影都查不出。”

  只怕......以是隐情?

  琴桑只道心累,想不到一个小小狐族,竟藏着这么多的事,当即觉得还是小家小院的日子,过得自在。

  如此想着,琴桑放下手中书本,使劲抬头,活动着有些僵直的脖子。这时却听一道破空之声响起,琴桑猛得转头看去,竟发现萧捱紧握右手,手心却隐隐有鲜血留出。

  “小捱?!”见此情形,琴桑大惊。

  只因她深知,小捱这几日在狐族,表面四处闲逛,实则在许多特别之地落下灵阵,而那阵眼便与小捱手心的阵纹相连,此时这般情况,只怕是这狐狸洞中的阵法已破。


  https://www.lvsetxt.com/books/31/31140/7667857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