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火神强婚:师弟别跑 > 第二百八十七章 其心不死

第二百八十七章 其心不死


  “这几日,小太子一直这样么?”

  紫悟听了,面带苦色的点了点头,道:“一直这样,无知无觉,不吃不喝。只能靠强味灵药来维持......”

  萧捱听了点了点头,又问:“一动也不动?”

  紫悟摇了摇头,道:“不动,如同木偶一般。”

  萧捱闻言未再问下去,好似也在感叹着小太子的遭遇。只是坐了一会儿,萧捱突然向桌边靠去,轻轻咳了几声。

  “小捱?可是伤势反复了?”本以为是什么大事,匆匆被拉到了此处,谁知竟是来看别人哭,琴桑多少有些不太高兴。

  崔珏心知他们二人相互的模式,加之自己也是有些心虚,此时只是老实抱着孩子坐着。倒是紫悟有些尴尬的起身,大概也知道自己刚刚有些胡闹,便小心道:“刚刚是紫悟失礼了,忘了冥君的身子还带着伤。这灶上还温着药,也是固本培元的圣物,对冥君的身子大有益处,紫悟这就去取。”

  说完,紫悟自行离开,萧捱也难得没有客气,任她离去。

  当紫悟走后,萧捱引琴桑看向小太子的袖口。只见那袖口处留着一点磨损污痕。

  “你怎么抱上小太子了?”看到这些,琴桑无声问道。

  闻言,崔珏收了视线,显然也对这发现感到意外,也跟着无声回道:“一直是紫悟抱着的,同我聊了聊刚刚审讯的事,不知为何她突然哭了起来,整个人都塌小太子身上。我见这样会压到小太子,才抱过来的。”

  “她有没有拒绝?”萧捱问道。

  崔珏想了想,道:“好像有些不愿意,便没有坚持。”

  听到这话,琴桑道:“还别说,你还真有用。”

  什么?!什么意思?!

  自从紫悟开始哭,崔珏便一直都蒙着。如今这还一头雾水呢,又得了这么一句夸,不是崔珏事多,实在是这滋味不好处。

  三人聊了几句,却是一声未出。旁人看了只会以为他们都围着小太子好奇,一时忘了说话。

  萧捱握住小太子的手,刚要把把脉,却听那边紫悟已经端着药回来。并热心的将药送到萧捱手边,“冥君请,这是我狐族的灵药,对灵识之伤最是有效,本是给小太子准备的,只是......”

  说着,竟是又要哭。

  只是此时,萧捱看了却没了往日是的温和,只是看着药,迟迟没有去喝。估计是被人看得有些发毛,紫悟这时哭得时间并不长,便有些好奇的看向萧捱。

  却发现,对方也不说话,倒是以手沾着灵药,在桌上写了字。

  紫悟心中一惊,发现琴桑此时也破天荒的和崔珏看着小太子,此时竟无人注意到她这边。

  再看那桌上,萧捱写道:这药里有毒吧!

  ?!

  紫悟下意识的想张口解释,却见萧捱摆了摆手,继续写道:“长老可有苦衷,小仙愿听,吾怕。”

  难道,他已经发现了?

  紫悟有些不敢相信,却也有着她自己都未发现的期盼。这时萧捱一手抹了桌上的水渍,琴桑则道:“这药来得太珍贵,只是不知你这身子受不受得住。”

  “师姐所言极是,多谢紫悟长老美意,若长老无他事,小仙先告辞。”萧捱说着便起身,顺便给了崔珏一个眼神。

  崔珏见状,也急忙跟着将小太子送到了紫悟的怀中。紫悟却是有些呆愣着看着三人离开,竟忘了起身起送。

  “你是傻了么?”当三人走出洞口,紫悟怀中的小太子终于睁开眼睛,开口说话,“好歹是个长老,怎么如此没用!”

  虽是小孩模样,此时发现的却是成人声音。

  紫悟听后大惊,一把将小太子从怀中推开。谁知小太子却如成人一般坐在桌边,道:“不过这也不怪你,是我太心急了。刚刚生了些气,便脑袋一热的让你唤人来。此时,若他真的老实的喝了药,只怕我还真觉得他有问题。”

  面对这样的小太子,紫悟的怕多过了敬,只见她卑微的蜷在桌边,哆嗦着说道:“我会再想办法,你的意思我明白,我肯定会成功,你放过小太子吧!求求你了!”

  闻言,“小太子”冷笑出声,却道:“我怕什么,若不是你们狐族处处无用,将本已定好的交易毁了个干净,又惹了一堆麻烦回来。我也不至于到现在还耗在这不是?动动脑子,你们狐帝是没用了,可若你能尽快完成对我的承诺,那我之前答应你们的事,也绝不会反悔的。”

  看着一个孩子却如成人般,如此轻易的说着自己的阴谋谬论,紫悟心疼着小太子,却不敢怒对眼前这个占了小太子身体的人。最终只能道:“紫悟明白,紫悟再去想办法,紫悟这就去......这就去.....”

  紫悟说着,却因情绪过大的波动,几次都未人桌边站起。“小太子”看着她这般无用的样子,鄙夷至极的摇了摇头,却是突然闭上双眼,直接倒在了桌边。

  “小殿下!”紫悟见状,紧急去扶。

  可她的动作却突然僵在了半空,只是惊讶万分的看着眼前。

  不知何时,只见一道身影站在远处,双眼阴郁的看着这边。似乎已将刚刚发生的一切落入眼底。

  “狐帝......”紫悟唤着,却不知自己吓得连声音都没出。却见狐帝以指抵唇,似乎并不想让她再说什么。

  只是又看了看倒地的小太子,最终无声离开。

  “我说,刚刚到底是怎么回事?”回去的路上,崔珏见周围无人,终于还是问了出来。

  琴桑听了却似失望的看了看他,道:“你不会是真的累傻了吧!”

  “什么?”崔珏反问。

  累?他承认,傻!他可不担。

  萧捱却是转头,道:“刚刚紫悟长老应该是想下药害我。”

  “什么?!”崔珏惊了,“什么情况?她这是闹得哪一出?”

  “安排的如此突然,应该是临时起意。”萧捱想了想刚刚道,“那小太子袖口有污痕,紫悟天天跟着他,他又不能做,所以这污痕本不应存在。可紫悟却任它出现,应该是她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在侍候皇子这件事上,不再像传言中的那般尽心。”

  “那这又怎么说明她想害你?”崔珏还是不明白的问道。

  琴桑回道:“因为那碗药啊,小太子又不是第一天这样,平日里能喂下什么药,她不清楚么?那桌上的药丸又不是摆着看的。”

  崔珏恍然大悟,道:“所以说,那碗一直热在灶上的药,根本不是为了小太子,而是为你准备的!”


  https://www.lvsetxt.com/books/31/31140/7679579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