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火神强婚:师弟别跑 > 第二百六十三章 真实身份

第二百六十三章 真实身份


  狐族存于三界,在四海八荒中有于时效警察第一部轻重的地位。三界之中见到狐族,遇事无不礼让三分。

  当初在昆竭山修行之时,琴桑也曾对着传说中的狐族,有过很多的想像。这好像是修仙者都要经过的过程。

  没有办法,谁让无论是人间戏本,还是路边野谈,狐族好似一个特殊的存在,总要出现在故事的某个角落中,却又总是异常的显眼。

  可不知为何,成仙后的琴桑却再也没有分出一丝闲心,再想起当初在昆竭山中曾经有的好奇与幻想。

  但无论如何,琴桑是打死都没想到,自己竟会在如今的情况,靠近狐族所控制的疆土。

  转眼离开人间已有两日,琴桑一直守在刑车边,好似真的在按天帝旨意一般,仔仔细细的护着萧捱。在外人眼里,除了萧捱身上还未解开的捆仙索,只怕他的日子比车队的其他人过的,都还要舒服几分。

  “小捱,醒了么?还冷么?”小心为对方裹紧毯子,琴桑问着。眼神紧张的看着刑车中刚刚苏醒的萧捱,却根本没有注意到身边一个个被晨露打湿狐族士兵。

  “不冷的,师姐放心。”萧捱轻道。

  “那还累么?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琴桑还是不放心的继续问。

  却不知此话听在车边的狐族士兵耳中,当即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还累么?有什么可累的!

  他一直在刑车里,还被你贴身伺候着,只怕整队人里最不累的就是他的!!!

  如此想着,估计是受不了这二人之间近乎废话的交流,那狐族士兵主动放慢脚步,似乎只是看着他们,却不想再听他们多说一句。

  却不曾想,自己这般举动倒是称了这刑车上二人的意。

  “师姐,咱们走了多久了?”看看四周异常陌生的环境,萧捱问道。

  “快两天两夜了,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琴桑回着,眼神也看向车队前方,那辆十分精致的马车。

  闻言,萧捱轻叹一声,道:“他们在拖时间?”

  “没错!”琴桑回道,“好歹紫悟这身份也不底,能顶着狐帝的名号大闹地府,想来这修为资历都经是狐族拔尖的,万不至于带着车队回老家,都要耗上几天。估计这姐姐是忘了,她带的可不是一队凡人,再耗下去,估计在三界都要出名了。”

  如此想着,却引得二人笑出了声,引来车后的狐族士兵侧目,却见萧捱还是一有苍白,半死不活的模样时,又放了心的未加制止。

  “估计是因为计划有变,等着狐帝的安排吧!”想想那一夜,琴桑为了他在刑车又哭又闹,硬是拖来了天帝的手谕。萧捱虽是想着有趣,却也隐隐有些心疼。

  若不是因为自己,只怕也不受这份罪。

  不由的想到这里,萧捱垂目无言,看着四周的狐族士兵,眼神也越发沉重起来。

  这时,却听琴桑突然道:“无所谓,反正咱们现在急也没用。如今有天帝手谕在,难受的反而是他们。看,安排来了!”

  闻言,萧捱抬头,果然看到车队前方一人踏叶而来,更二话不说直接钻进了紫悟的马车中。看此人那身打扮,绝非普通族人。

  “你猜,这人来是为了什么?”琴桑本还有些无聊,此时却突然来了兴致,直接问道。

  “不像是狐帝传旨,狐族立世几万年,该有的规矩不比九重天少。若是狐帝下旨,不会直接往长老马车里钻。估计......也就是个提前通气吧!”萧捱回道。

  “通气?有什么可通气的,这人也抓来了,九重天也未多管什么,除了派我这个仙子跟着,也没外族人返程,不就是查案么,有什么可私下通气的?”琴桑没好气的问着,显然对狐族作事偷手偷脚的模样,厌恶至极。

  倒是萧捱听了看向琴桑,道:“当然有要通气的了,至少也要商量商量关于师姐身份的事吧!”

  “哦?”

  对于萧捱的猜测,琴桑虽是相信,却多少有些没道理的相信。却不知这来者,正是狐族暗卫侧长乱华。

  而他此时带来的,正是紫悟在出发之时,所让他查的消息。

  “怎么样?可查出那孤琴仙子的身份?”紫悟坐在车中一角,眼神阴郁的问道。

  没错,就像萧捱猜想的那样。当日见九天名士,闻陶仙君将天帝手谕直接交到了一个小小的仙子手中。紫悟心中的疑虑便越生越大,狐族虽立世万年,却也避世太久,久到为了不牵扯进三界的纷争中,一直小心护着自己的领地,俨然一幅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模样。

  却也因此,当狐帝再次出现在九重天时,才发现九重天中,竟已处处物事人非。

  “回长老,已经查到了。孤琴仙子如今为大鹏岛守仙,与梦天仙君相伴守岛。”乱华回道。

  “守岛的?一个守岛的仙子,怎会掺和进地府,又怎么允许她在三界乱晃,如今九重天都这么懒散,有人擅离职守都不管么?”一想到那夜,琴桑在刑车边又哭又闹的可恶模样,紫悟便没有什么好气。

  却听乱华道:“长老英明,孤琴仙子确非普通的守岛仙士,她本名琴桑,原为九重天火神。是九天先帝最为看重的近臣,所说最为得宠时,曾手握天门令。”

  “你说什么?!”听到这里,紫悟惊得差点从座位上弹起,却想到自己此时还没回到狐族,只能急忙压下自己的声音,道:“你说,她曾是火神?”

  离言,乱华点了点头,道:“不但如此,孤琴仙子为神时,曾擒神除仙,九重天这些年的几次内乱中,孤琴仙子都曾助天帝,获得汗马功劳。据传就连如今的天帝登基,也是孤琴仙子暗中扶持。”

  怎会是这样?

  不是紫悟有眼不识泰山,是她万万都没有想到,若有一人身担如此多的功劳,又怎会甘心为了另一人,受那百般委曲。

  如此想着,紫悟不得不再次想到。若琴桑是如此尊贵的身份,那她如此拼命,也要守护的那个冥君,又是怎样的身份。

  在出来前,狐帝只同她说,这萧捱本是九天的仙君,因惹了祸事,才被迫入了地府。可如今看来,自己来拿人,不但阎王主动出面相护,就连那个以“不近人情”出名的判官,都帮着此人。

  更不要说天帝会为了他,特意下了一道手谕。

  此时,紫悟脑中只有一个问题,此时这位困在刑车中的冥君,有着一个怎样的身份?


  https://www.lvsetxt.com/books/31/31140/7726205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