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火神强婚:师弟别跑 > 第二百三十七章 沦为供饵

第二百三十七章 沦为供饵


  “你还有什么不敢的!未按规矩,擅自带人入校场,更直接将人拖到昏迷不醒,令《怨录》记无可记,你还说你不敢!”

  面对柳晗的惶恐,这位圣人弟子是一点也不怜香惜玉,更犹如呵斥下人一般,继续道:“你是不是以为自己献上的供品最多,所以便觉得自己最为有用?柳晗,你也为免太过自信了,难道你忘了你是因为什么,才能站在那校场之上,引来众人青睐!”

  言至于此,柳晗已被喝得全身发抖,哪还有一点校场之上的飒爽之气,只能唯唯诺诺的说道:“是......是柳晗的错,是柳晗乱了规矩,柳晗认罚。”

  “认罚?”听到这话,圣人弟子似乎也来的兴致,看向柳晗的眼神带着冷笑,道:“你们这些供饵,在我面前连下人都不算,有什么脸领我的罚。”

  此话一出,引得隐在不远处的琴桑都皱紧了眉。再看萧捱,此刻更是不由的面露寒光。

  在琴桑的眼中,杀人不过头点地,何来的低气,竟可如此轻贱他人!

  想到这里,琴桑再次看向那圣人弟子,眼中竟带着几分杀意!可再看柳晗,听了这话却仍是跪缩在地,听着那圣人弟子继续说道:“我知道,你这般费心思,是在护那个老佘。可你应该也知道,当初既然入了我这仙祠为饵,便没有缘分再去顾着他人,你以为你将他的灵力耗尽,便入不了《怨录》了么?你是不是忘了,凡是入微锋门的客卿,第一件事是什么?”

  这一问,引得琴桑与萧捱也不由的细想。借那阴差的记忆才猛然发现,他们入微锋门时,第一件事竟是以生辰入录,意为测与微锋门的仙缘。

  本就是一堆散修之人来当客卿的,何来与宗门的仙缘。当时一味只想着进门,谁还在乎这些,只以为是宗门繁多规矩中的一个。可如今想来,也许在那时,人家便已经安排好了自己的计划。

  显然,此时不光琴桑他们想到了,连这柳晗也想到了。此时的她面色苍白,却止了颤抖,最终认眼的闭上双眼,任由那圣人弟子说道:“我知道,柳姑娘是看上那老佘,有意回护。可你要知道,既已献身仙君,便不要再想着什么尘世的俗缘了!你记住,老佘你护不了,入不入得了《怨录》,那也是老佘的命。你连你自己的命都主不了,就别再操别人的心了!你要知道,可不是每个人生辰都有用啊!”

  说着,那圣人弟子不再去理柳晗,竟自钻入林中,却只留柳晗一人瘫坐在地,不久便痛苦的抽泣着。

  可这样的时间并没有持续多久,就在琴桑觉得柳晗也许今日,会这样哭下去时,却发现对方突然站起了身,而她去的方向,竟是附近的校场?!

  “她还要去比武?”看着匆匆离去的背景,萧捱不敢相信的问道。

  闻言,琴桑道:“走!去看看。”

  虽说是去验证,可一切却是那样的不出所料。到了校场,柳晗又成了那个善战的女修士,随便几句挑衅,便引得一位男修上场。这个男修,琴桑看着眼熟,这几日也算是校场上的常客。

  也许一切真如她的所料,因为张驰的消失,微锋门中的客卿再次对校场比武有了怀疑,就算是受了那修为暴涨的诱惑,此刻也要老实几天。也就是说,像柳晗这样的“供饵”,这几日只怕要做足了戏。

  想到这里,琴桑不由的低喃着一个词,“供饵”。

  成人成仙,琴桑从未听过这样的说法,何时这供品也需要诱饵,可想想刚刚那圣人弟子的话,再看看在台上比得正酣的柳晗,琴桑却突然觉得,这“供饵”二字竟异常贴切。

  只是此时再看,却突然觉得这校场之上的比武,竟是如此的无趣至极。却在此时听到萧捱轻道:“以人为饵,以魂为供,这仙君做得还真是血腥啊!”

  萧捱说着,低头苦笑。

  可琴桑明白,对方口中的仙君,不就是萧捱自己么!

  此时若在问,是何人在打着萧捱的名号,行此等不义之事。那个顶着萧捱的脸,却挂着邪笑的人,却直接浮现在脑海之中。

  难道,一切都是他的安排。

  “师姐,咱们去找崔珏吧!应该也差不多了!”跟了柳晗这一路,萧捱心中除了惊愕,更多的却是憋闷。

  如今再看这微锋门中的热闹,却是处处假得让人恶心。

  对此,琴桑自然点头,直接回到小院。却正好看到崔珏整理着各路阴差送来的消息,至于赵如纲却未在院中,估计是去安排各路阴差了。

  见二人冷着脸走进来,崔珏不由也沉了声,问道:“怎么样,可查到什么?”

  闻言,琴桑坐在桌边,道:“选查一个人。”

  “谁?”

  “冯升之身边的一个弟子。”

  “哪一个?”崔珏不解的问,这微锋门弟子过百,跟在冯升之身边的不下十几个,一时之间却不知对方说的是谁。

  “就是......”琴桑想了想,却一时不知如何形容。只因那圣人弟子似是故意安排,长个普通,打扮的也普通,若要形容竟找不出什么特别之处。倒是萧捱见了她这模样,自然也明白这层意思,竟直接扯了桌上的纸笔画了起来。

  而琴桑正好衬这个机会,将刚刚所见的一切,慢慢讲给崔珏听。

  “供饵?”显然,在听了琴桑的话,崔珏最为好奇的,也是这里。便直接问道:“听这个圣人弟子话里的意思,那些入校场比武的人,大多都是被这些供饵所吸引入场的?”

  “应该是!”琴桑点了点头,却看着萧捱将那弟子的模样越绘越细,道:“那日我夜入微锋门后殿,便发觉这弟子身上似有狐族的骚气,若他真是狐族子弟,只怕妖族那边在此事上已被扯进了局。”

  说着,萧捱这边刚好绘完,将画像放到崔珏的面前,道:“就是此人!”

  崔珏看了看画像,只觉得此人处处普通,与那人人貌美的狐妖,还真是差得非一星半点。不由说道:“不会这脸是假扮的吧!”


  https://www.lvsetxt.com/books/31/31140/7778446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