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火神强婚:师弟别跑 > 第一百六十章 尽力难为

第一百六十章 尽力难为


  听着宋顺的话,神农几乎已经想到将来,那层层守卫在百草殿的军队。

  神农虽当了太久的世外闲人,可他对这九天的暗潮却不会没有感觉。此刻面对宋顺,神农能清晰的感觉到,对方在筹谋着惊天的大事,甚至不惜让火神这样一直昏迷下去,让百草殿变相担了天门令的责任。

  “回陛下,不是老夫只顾自己,不懂九重之责,然百草殿内仙草乃是老君那里丹药炼制的主要材料。其落种,生长,成药都有着极为严苛的条件,若是让军队进入,人多手杂,难免对仙草灵芝千万损坏,更有可能影响老君的炼药,恐误了大事啊!”

  神农言至于此,算是隐晦的提醒着对方,自己关注的地方。哪知宋顺听后,却是轻轻一笑,“神农大人不必多虑,近来九天生变,老君那边只怕也要陪着寡人忙上一阵,如今情势特殊,寡人的这些安排也是情非得已。神农大人与老君是都是九重天的重臣,更是九天的基石抵住,寡人能信也只有你们了。”

  没想宋顺话到这里,竟有了几分求助之情,这是神农大人始料未及的。

  如此一来,神农本还想到的那些推辞理由却是一句也话不出口,最终只能无奈的认下了这安排。

  见此事已成,宋顺心中终于松了一口气,可这一事安了,另一事却又愁上心头。

  按着计划,三日后便将让萧捱进入老君的丹炉,对此宋顺有自信,对方不会反抗。可这老君的丹炉乃是九天圣物,纯净至极,再想想那萧捱身上的心魔邪力......

  若是因此,不小心毁了老君的凡炉,只怕不好善了啊!

  想到这里,宋顺当即觉得即使今日神农不来,自己也是要传对方进谏的,轻唤神农,“神农大人,寡人还有一事,需要您的帮忙。”

  “陛下请讲。”

  一个为君一个为臣,虽然神农身份在九天十分尊贵,受众仙敬仰,可这却不代表他可以因此无视这九天的等级。而此,当神农听出对方语气的相饶之意,急忙收敛心神,小心应道。

  “是这样的,除了火神,还有一个病人需要你去医治。”宋顺道,“只是此人身份特殊,情况也特殊,不便请入百草殿,需大人跟随闻陶一同前去医治。”

  闻言,神农有些不解,“陛下,敢问此人所患何症?”

  “心魔之症。”宋顺说着,只是这轻轻四字,却已经引得对方惊愕抬头。

  对此,宋顺未再多解释,只是点了点头,道:“寡人深知此情难解,只求神农大人能借针石之效,助其暂时脱离心魔之苦便好。”

  “这......老夫尽力。”

  不知为何,当听到“心魔”二字时,神农意外的发现,自己似乎已经知道了对方的身份。之后未再多言,宋顺唤闻陶走入,简单交待后,便带着自己向后殿行去。

  神农清楚,这天庭的后殿,自先帝出事后,便多了一处众仙忌讳的存在。

  微泉宫。

  跟着闻陶慢慢走入,宫内整洁有序,却也人烟难寻。

  兜兜转转,最终进入了最深处的宫室,却也终于印证了自己的想法。

  天帝让他医的人,果然是他。

  此时没了面具的阻隔,萧捱的容貌暴漏在他的眼前。见到神农,萧捱似乎十分意外,却还是挪到床边点了点头。

  “神农大人。”

  可只是这简单的观察,却引得神农不等闻陶的引入,自己已经向对方快步走去。

  “星君?你这身子......”

  僵硬的手脚垂在身侧,左侧手臂更是完全消失。曾经的仙君虽也病骨缠身,却没想到再次相见,竟已是如此病入膏肓的模样。

  “大人莫怪,只是顺命而为,顺势而去罢了。”萧捱笑着,好似在说一件早已注定的事。

  对此,神农却是看不得,也不忍看。想着天帝刚刚的交待,神农深深叹气,却最终还是未多说什么,只是轻轻抬手,探向对方的颈脉。

  “是陛下让您来的?”萧捱问着,“麻烦您了。”

  “好说话,会乱了颈脉。”神农答,并偷偷打量着对方的模样。

  “是,劳烦大人。”

  苍白却又随意,不似在求生,反而是在等死。身为医者,神农最讨厌的,大概就是这种病人,可面对这样的病人,医者能做的,往往也不多。

  许是看二人专注于医病,闻陶深知神农大人的脾气,看着萧捱又不免想起刚刚自己传旨时的模样,最终选择退守在门口。

  而萧捱看着他的模样,突然抬头看向神农,“大人,师姐可是在您在那养伤?她好么?”

  闻声低头,刚好撞上对方担忧的模样,想到那位昏迷不醒的病人,神农用力按了按对方的穴位,引对方只能无力垂头,“别使劲仰着脖子,脉息不准。”

  “......是。”没想到对方会如此岔开话题,萧捱有些失望应着,想来对方因为宋顺的安排,不会告诉自己琴桑的情况。就在他想着,也许自己到死都不会再听到琴桑的名字时,却听头顶传来淡淡的声音。

  “你师姐如今就在百草殿,她比你有福,什么都没干,便得了天帝的重用,得守天门令,接掌水神火神双营。”

  “是么?那她身体怎么样了?掌管双营是不是很累,身体吃得消么?”没想到此时竟听到了好消息,萧捱高兴的抬头问去,干脆将那本就不稳的脉息彻底搅乱。

  哪知,自己这一问,却引得对方突然慌了神,甚至有些逃避的躲开了他的视线。

  就是这样一个小动作,却足以让萧捱脑中充满了担忧,不等神农去取那药箱,萧捱一把抓住对方的手,颤抖得问道:“大人,我师姐怎么了?”

  “她......”看着这样的萧捱,神农是心疼的,眼前这个青年在他眼里不过是个孩子,而这个孩子却活得太过辛苦。“她很好。”

  “不,她不好!”听着这如此明显的谎话,萧捱几乎崩溃的说道:“师姐她虽性格直爽,却也尊师重道,觉得九天长辈的喜爱,而师姐更视大人为亲已。往日大人对师姐和我也是多有照顾,如果她真的过得好,您绝不会是如此反应。”


  https://www.lvsetxt.com/books/31/31140/7972963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