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火神强婚:师弟别跑 > 第一百五十三章 太过自信

第一百五十三章 太过自信


  “殿下,魔王殿下!!”

  感知到自己的灵力在消失,梦唇彻底慌了。她想不明白是哪里出了错,只是强迫自己从守阵改为收功。可入了这阵法,自己似乎注定成了这大阵的基石,只能被迫的献出一切。无法可依之时,梦唇只能慌乱的向乾刎求助。

  然而乾刎似乎也明白她的状况,闻声只是玩味的看着对方,却不为所动。

  如此下去,梦唇的法力只怕会全部耗尽。可若是没了法力相护,自己还有可能留在这夜梦坊么?

  思及此处,梦唇吃力的闭紧双眼,似乎下定决心后,于阵中向乾刎跪拜,“殿下饶命,梦唇愿誓死为魔界效命,望殿下给梦唇一条生路!”

  听到这话,乾刎终于低笑出声:“坊主也太过客气了,正在这大阵才刚刚成势,还望坊主专心护阵,助魔界成事。”

  “殿下!!!!”

  没想到乾刎竟睁着眼睛跟自己装傻,梦唇心急如焚,却又无可奈何,见乾刎对她仍无动于衷,看在梦唇的眼中,更像是看着她送死。

  一向自诩沉着的梦唇也终于忍不下去,当即于阵中出招,似乎拼着重伤也要脱离这大阵。然而乾刎早就防着她这一着,还未等她起身,巨大的灵力已将她牢牢的困于阵内死门。引得梦唇痛苦呻吟后,怒喝道:“乾刎!我梦唇虽非魔界名将,却也曾是老魔王的肱骨之臣,你怎可如此对我,不怕伤了魔界老将的心么!!!!”

  梦唇说得悲切,言语最后更带着难以置信的埋怨,然而乾刎闻之却是轻轻叹气,一边引阵法将其锁死其中,一边道:“梦坊主这些年的隐世护境之功,于魔界人人皆知,本座也不敢怠慢于此。只是本座也想问问梦坊主,是何缘由,竟让梦坊主背叛魔界,背叛本座!!”

  什么?

  乾刎的话刚说完,梦唇惊得目瞪口呆。一边说了几个“我”,却最终只挤出一句,“梦唇不知殿下何意?”

  虽是问着,可梦唇心中却是真的没了底。

  在此之前,她之所以有如此自信,敢利用萧捱的存在,故意坏乾刎的事,是因为她清楚,在这夜梦坊中,只有她才知道一切的机关暗道。

  即使她利用坊中阵法,松了对火神的禁锢。可她十分清楚,当时动手根本没有惊动任何人。

  因此,当乾刎如此质问于她时,梦唇虽震惊,可想得却还是如何蒙混过关。

  只可惜乾刎却并不这么想,看着她到了此时还想装糊涂,竟有些可惜的摇了摇头,“梦坊主,本座是真没想到,你竟对自己如此自信。自信到任意妄为,却还想着不被任何人发现?”

  这一次,不等对方说话,乾刎却是准备让对方死个明白,“本座承认,你为父王守了这夜梦楼几千年,对这里的大阵比本座要熟悉的多。如今这坊中到底藏了多少隐秘,更是外人想探也探不清的。可你忘了,正是因为对这里不熟悉,所以本座行事自然也要多几分手段。当日,我初入此坊,您对本座那表面恭敬,实则应付的模样,本座可还没有忘记,又如何轻易相信你会老实?”

  听到这话,梦唇心中大惊,想起当日迎对方入坊,只因对方二话不说,便将萧捱扔入楼中,更为此人定下数条规矩,梦唇守此地的时间太久,从未有人对她如此指手画脚。故而,当时自己应对之时,心中却有几分不耐。

  可梦唇对自己还是清楚的,自己不是个喜怒外露的人,对方又是如何观察细微,竟看出她藏得极深的反感。

  思及此处,梦唇再想想之前,只怕对方是先借萧捱出逃苛责于她,借机试探。后又故意放纵,只为了看看她是否会上钩。

  而自己......还真是主动啊!

  “原来这一切,都是你的试探!”梦唇恨道,声音中透着不甘。

  对此,乾刎倒是坦然回道:“也不全是,对于梦坊主,本座用人之心可是从未减过,因此只是在火神身上施一个小小的追踪术。这样,在她的禁制松开之时,周围的人身上便会留下只有我能看到了印记。”

  乾刎说着,抬手指向梦唇,只是这指的太过刁钻,梦唇此时无论如何也看不到自己的后颈,更看不到那里更暗暗泛着青光的符纹。

  话已到此,梦唇心知绝无活路。

  此时这阵法运转已到关键之时,自己体内的法力更如那决堤的洪水,源源不断的流入阵中。最终引向阵眼中心的萧捱,形成一层无好似水晶一般的棺材,将其紧紧关入其中。

  “梦坊主放心的去吧!如今你自愿为魔界大业献身,我魔界众生自然也会世世代代念着梦坊主的好!”

  看着梦唇不知为何,眼神迷茫的钉在了萧捱的身上,乾刎心中不安。当即引阵法而起,就在这夜梦坊的一间客房之中,将梦唇彻底化入阵中。

  就在此刻,阵法成势,聚力于阵眼之中,乾刎不敢懈怠,更以自己金瞳之力相助。最终引阵法功成,将昏迷的萧捱直接困在一处水晶棺材之中。

  “桧安!”

  “属下在!”

  惊闻屋内唤人,一直守在门口的桧安急忙入内。只见这屋中竟已是大变,地上阵图如受烈焰焚过,符文已深深嵌入地板。而在阵法一角,留着一团青灰,桧安认得,那是魔修之人身死之后的唯一印记。

  而刚刚,这个屋子里除了殿下,便只有梦坊主进来过。

  想到这里,桧安悄悄看向阵法之中,只见萧捱无声的困在那棺材之中,那......

  在之后,桧安不敢多想,直接跪倒在地,等着乾刎问话。

  “外面的情况怎么样了?”

  “回殿下,天帝还在带人查,天圣军已经动用了探灵的法器,不过目前还未发现开启此处阵法的关窍。”桧安小心回道。

  “既然如此,那咱们便好好给天帝排一场大戏!”乾刎说着,抻手抚摸着那透明棺材。“如今因为梦坊主的多此一举,这夜梦坊算是保不住了。不过没关系,这不妨碍咱们借这里,乱一乱这九天的太平盛世。桧安,给天上的那人传信,就说咱们因被逼到了绝路,愿拼死将天帝困在这此地,他若有意,可借此动动他那点脏心思。”

  什么?!

  闻言,桧安惊愕按头,硬是忘了回应。

  对此,乾刎似乎也注意他的模样,笑道:“怕什么,

  父王死后,那边一直对咱们存在疑心,这些年虽也在关键之时帮着咱们,可出的力却是小之又小。还不如借他那点野心,帮咱们引开天帝的注意。”

  说着,乾刎整个人都转向桧安,似乎在发现了对方的不理解,许是想到了什么好事,竟好脾气笑道:“放心,如今这大阵已成,咱们也不用等太长时间了。”

  语毕,只见乾刎手中灵光乍现,那透明棺材竟突然消失,萧捱更无知无觉的落在了地方。

  “殿下?这是......”桧安不解的问。

  “这是我自创的阵法,还没有名字,便也不重要了,反正这法阵已烙入星君的仙魂之中,只要我想,他随时会落入

  这棺材之中,回到魔界。”


  https://www.lvsetxt.com/books/31/31140/7990163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