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火神强婚:师弟别跑 > 第一百四十八章 传信九天

第一百四十八章 传信九天


  乾刎说着,却无人回应。

  此刻,琴桑被这魔界术法所困,早已陷入昏迷,乾刎见之,只觉得自己运气真的是很好。若不是自己多了个心眼,派人守在现世,在感觉到死地结界被破时,及时出手。只怕一切都将功亏一篑。

  不过仔细想来,这琴桑未免也太过自信,来这死地查探,竟敢只带一个小兵前来,只是那小兵已被他的手下按入岩浆,此时只怕已化得连个渣都不剩。

  但如今天助于他,乾刎只觉得这筹谋了近千年的计划,此刻终于开始真正的运转起来。

  一召如愿,这藏于死地的夜梦坊似乎成了魔界的福地。乾刎虽喜,却也知万事不到最后成功,绝不可轻易松懈。

  转眼入夜,死地无声。

  为了将人看死在夜梦坊中,也为了不让三界起疑,乾刎撤回现世的全部守军,只存于夜梦坊的异世之中。

  然而,就在死地恢复往日模样时,一处角落的岩浆池中,一道萤火之光自池中飞起,从这昏天暗地之处,直飞九天而去。

  不久之后,九重天中。

  天圣军元帅手捧一簇萤火直接进入天庭,却沉重不语。宋顺见之,挥手命众人退下,对着天圣军元帅说道:“出了什么事?”

  闻言,元帅直接跪地,却将双手举过头顶,道:“回陛下,前日为助火神平祸,因心知此事关系重大,臣奉旨派一名天圣小将假装为天圣士兵跟随入世。就在刚刚,小将元神却突然脱体而归。”

  脱体而归?!

  成仙者都知,修仙问道,修的是身,问的是魂。成仙都仙身的珍贵是任何一个神仙都不会轻易舍去的,可这名小将竟以如此模样归来,难道是琴桑那边出了大事?

  看着元帅手中的萤火,宋顺面色沉重,一指仙力而出,助萤火重燃为焰,慢慢化出原形,“拜见......陛下......”

  见这小将终于再次开口,宋顺不敢耽搁,急忙问道:“究竟出了什么事,为何你会重伤至此?”

  “回陛下,小仙跟随火神入人间死地查探......”这名小将说着,努力而缓慢的将这一日一夜的遭遇说明,更将自己借火神留下的符纹加持自己的法术,如何骗过那些人的经过,以及火神消失前传回了最后讯息说清。只是说到最后,他的力气终于渐渐用光,不等宋顺再问,已再次化为萤火,无力保持原形。

  “送他入老君殿中吧,赐鹏鸟之羽,菏泽之露,助其入道求心。”听完对方拼死带回的话,宋顺大方赐下重生之机,自然得元帅谢恩。

  “罢了,寡人若无天圣军相助,如何能有今日之能,只是没想到,魔界竟敢如此包藏祸心,更在这人间死地藏了机密,如今火神与星君皆陷入其中,看来不好对付啊!”

  宋顺说完,眼神转向桌案边,在那里,一串青金佛串正暗暗映着光。

  此事不光牵扯魔界,更有九天之人暗护其中。宋顺从风神坐到了天帝位置,对于九天暗藏的诡秘心知肚明,为风神时自己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为帝时却发现自己是一点也容不下。

  挥手让元帅退下,宋顺慢慢将青金佛串握于手中。心中却将最近发生的一切,暗暗回想一遍。

  几天前,自己与萧捱商议,虽未明说,却也暗催对方行动。却没想到,对方似乎也受够了这深陷阴谋的日子,竟以如此方式催着各方开始了自己的计划。

  乾刎居心,宋顺心知。

  如今自己已收到萧捱的传讯,借此向魔教发难也是当然。可宋顺明白,他想要的太多,他想知道乾刎到底在谋划什么,竟让他面对九天忍了上千年,只为一召翻盘。

  更想知道,这九天之中又是谁在包藏祸心,至今其心不死。可这些都是他在想,即使已经想得无限接近现实,可若是没有证据,而一意孤行。

  即使此事成了,三界也只会觉得天帝善妒,无容人之量。若是败了便全是他的一心猜忌,无感天之德。

  强求这一举三得之功,难啊!

  ...............

  夜梦坊。

  梦唇端着茶点,行于坊中。还是那样的艳丽夺目,可相熟的侍者却会发现,此时的梦唇,似乎与平日有些不同。可是哪里不同,又有些说不清楚。

  过去的一日一夜间,竟经了死里逃生一遭。梦唇脸上虽笑着,心中却是有气难平。

  看着坊中的守卫,不过短短一日,已完全换上了乾刎的人马。若是放在以往,梦唇绝不会如此任其妄为,可此时的她因为刚刚差点失手,竟只能以坊中权利换了自己的命。

  可她自诩算个聪明人,因为她懂得忍,也懂得等,就像当年,她寻在老魔王身边,平日不言不语,却会在机会面前,绝不犹豫。

  然而此时与当初不同,她差点失了手,更差点丢了命。她现在也只能等,等一个翻身的机会。

  而这样机会,或许就在楼中。

  行于坊间楼梯,梦唇深深叹气,却再即将进入那个房间时,又突然换上了最为惑人的笑容。

  “萧公子。”

  “坊主。”

  二人再见,似前几日一般的打着招呼,梦唇放下手中茶点,更小心仔细的伺候着萧捱用茶,若不是萧捱身上的枷锁,以及那飘在空中,若有若无的血腥气,只怕这二人还是几天前的二人,没有变化的客气。

  只是,当萧捱无意外间扯动手间枷锁,而梦唇也恰巧在起身时痛哼一声,一切好似都有些刻意起来。

  “坊主这身子......伤得不轻啊!”萧捱开口,身子却不动,只是看着梦唇起到一半的身,有些迟缓的坐了回来。面上更是挂上了向分委屈。“魔王的心还真是狠,对自己的得力部下,也是说动手就动手,萧某佩服。”

  三言两语,话中藏着揶揄,梦唇听得明白,却也只能苦笑着回道:“梦唇这一身的伤痛还不是拜公子所赐,若不是公子昨日和梦唇动心思,惹了魔王殿下,梦唇又怎么会有机会吃这份苦。”


  https://www.lvsetxt.com/books/31/31140/7997446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