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火神强婚:师弟别跑 > 第一百三十七章 何为佛莲

第一百三十七章 何为佛莲


  “什么?”没想到会在此时,听到对方的这些话,神农一时有些抓不住重点,下意识的问道。

  然而萧捱看得清楚,就在自己提到“身处此境”时,对方的眼中极快的划过一丝怜惜。就好像是长辈看到子孙受到苦难时的感同身受。

  仅仅为了这个眼神,萧捱觉得,也许自己这一次,真的赌对了。“大人,萧捱想问,为何是我得那佛莲之身?”

  “这......”没想到,自己竟会听到对方的这一问,神农刚刚的一时心软,立即被惊退。整个人都下意识的挺直了身子,甚至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两步。

  “这个......老夫不知。”许是太过慌张,神农忘了平日里的仙家礼数,竟直接拎起药箱,“老夫想起药园中还有事,星君记得吃药。”

  说着,不等萧捱反应,神农竟匆匆离去。

  不说?

  目送神农离开,萧捱的眼神越来越冷。

  是不想说,还是不敢说?

  想着刚刚神农的反应,萧捱长叹一声,心道:就连这九重天的老前辈都对自己的事如此避讳,若说其中没有隐秘,怎么可能?

  佛莲之身,萧捱初得之时,以为是先帝恩典,那时的自己甚至还想着,或许是在宗门时没有师缘,才有了这九天的圣恩。那之后,萧捱的人生似乎开始一顺百顺。可之后数次死生逃生告诉了他,这一切都是假象。

  从那时他,他自己也曾怀疑,因为他发现,整个九重天,竟只有他这独一份的佛莲之身,更在这三界明里太平,暗里猜忌之时,成了搅动三界的钥匙。

  如今想来,天帝虽为九重天的主人,为何为赐下这佛门圣物,其中缘由,到底为何?

  另一边,琴桑坐于院中树上,看着葛待喝了一轮又一轮,看着滚落一地的酒坛,琴桑心中还真有些佩服。

  这模样,若真的得了道,只怕也是酒仙好苗子。不过可惜啊,可惜这酒量了。

  想到可惜,琴桑不免想到了小捱。曾经,他们都还在昆竭山时,自己也曾偷偷带着小捱偷酒喝。那时的他酒量不济,三杯下肚便会面红耳赤,可看着琴桑的眼中,那般模样的他倒比平日里的乖顺模样有意思多了。

  后来本以为成了仙,剩下的便只有把酒言欢的好日子,却没想到,他们二人排着队的受伤,不知从何时起,琴桑竟不敢再让小捱喝酒。

  那粉面若霞的模样,琴桑也许多年不曾见过了。

  “好!......好酒!”

  随着举手砸杯的清脆之声传来,琴桑突然收回心神,看向不远处。那里,葛待似乎终于喝到心满意足,重重醉倒在地。在他的身边,那此早已累得头重脚轻的婢子待从急忙将他往屋里扶。

  可琴桑觉得,别麻烦了!

  心随意动,琴桑挥出一道仙力,随着仙力顺着葛待的耳中钻入,只见他那本就笨拙的身子突然一个卸力,竟将身边扶着他的几个待丛一同带倒在地上。

  “大人?大人?大人!!!!”身边待从本想爬起,却觉得压在身上的重量有些不对。触手去探才发现,他们这位心宽体胖的大人,已经一命呜呼。

  “快来人啊!大人喝死了!大人出事了!大人喝死了!”

  看着满院子的人因为这生生吼裂的破锣嗓子,醒的醒,惊的惊。琴桑这回痛快了眼疾手快的将葛待才爬出一半的新魂抓在手中,二话不手,直奔地府!

  只是她万万没有想到,这魂是好带,可地府不敢收啊!

  “这个......要不直接扔轮回里得了!”顶着崔珏的杀人视线,琴桑试着提议。

  “轮回有六道,您觉得那道最合适?”崔珏说着,此时眼神若能杀人,只怕他已经琴桑捅死在黄泉路上。

  “呃......”

  开什么玩笑,这是她应该作主的事么?可看着崔珏越来越黑的脸,琴桑却还是小声道:“要不,你问问阎王?”

  这事,也只能问阎王!

  崔珏冷哼一声,直接甩袖子离开。

  可琴桑没想到,她这一等,竟等了大半天!

  ...........

  此刻,九重天。

  神农立于百草殿的药田中,心中却不由自主的想到那个被迫困于阵中的青年。

  “为何是我?”

  如此诛心的一问,再次转于心间,神农不得不承认,此时的他十分不放心,不放心那个注定苦命的仙家青年,此时有没有吃药,身子已到了何种地步。

  许是想得太过投入,对于神农来说,似乎成了一种煎熬。神农苦熬半日,终于熬不过心中那丝不忍,最终还是赶往仁者殿。

  然而,当他走到书库时,看到的却是他最不想看到的迹象。大阵虽在,人却不在阵中。此刻,萧捱竟扶着墙面姿势别扭的站在一边,看着神农慢慢走来。

  而且青纱衣角沾灰,发丝轻乱于额前,看着如此模样,仅仅这几步出阵的路,萧捱走得何等艰难。

  “神农大人。”萧捱唤着,放弃的卸力,任身子顺着墙边滑下,更将那郁结于胸口淤血呕出。

  见此情形,神农再也顾不上震惊,几步抢到跟前,急忙查探,这一探才知,对方不但脱离了大阵,更没有服药。

  难道这大半天的功夫,萧捱就这样挺着体内魔蛊的侵蚀。此时,神农明白,对方虽未说出口,可他的态度却已经十分明确。

  不得答案,便不再求生。

  “你这又是何苦,为人者,命途百祸,办回始终。为仙者,祸顺命至,却难有轮转之机。这九天的人啊,活着,至少还能想想办法求生,可死了,却只能剩下一杯尘土,连个念想都留不下啊!”神农劝着,抻手想扶萧捱回大阵。

  然而对方轻轻移动,竟闪过了对方的双手,“多谢大人劝导,可何为天命,我信的天命又是谁来为我定的?”萧捱问神农,却也好似在问着自己。“若这条命就注定如此,萧捱只想死的明白一些。”

  死的明白。

  这理由如此简单,却好似成了最好的提问。神农默默收回双手,却慢慢掏出针包,当着萧捱的面,拈选着银针。就在萧捱觉得,对方是想着用哪一根让自己直接睡去时,却听到一个现在低沉却沧桑的声音响起。

  “详细的情况除了失帝与当时的几位天门守将,其他人也不是很清楚。但当年,九重天突然青云蔽日,唯有金光时隐时现。这种异像,只有身负天命的仙者飞升时才会出现,果然就在当天,佛门之人赶来,留下一纸箴言,一枝佛莲离开。而先帝接下圣物后,便下令九天之人不可妄议此事!而转天,你便飞升于九天之上。”

  “您是说,佛门亲自送的佛莲?还是专门为了我送来的?”萧捱不敢相信的问。


  https://www.lvsetxt.com/books/31/31140/8022558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