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火神强婚:师弟别跑 > 第一百二十三章 初鹤出事

第一百二十三章 初鹤出事


  这一晚,萧捱本想了许多的话,却不由自主的沉溺在这一声“相公”之中,再也想不起要从哪一句说起。

  好似自己准备的千言万语,都不敌对方深情的双眼,以及那轻笑的朱唇。

  至此...........

  交杯酒忘了喝,半生的饺子也忘了吃。

  闲杂人等早早被请了出去,琴桑这扯人上床的模样倒应了凡间那句,“猴急!”

  只可惜,这二人凑在一起,一向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旁的人啊,是一句话也听不进去,只能看着他们的造作。

  “陛下,入洞房了。”得了回报,闻陶走到还忙于举杯的宋顺身边,小声说道:“未发现闲杂之人。”

  “入洞房,这么快?”看看刚刚布星的夜空,宋顺有些意外的问着。

  “听说是火神有些着急,便舍了房中规矩,直接办了。”闻陶说着,可一边说还得一边替琴桑措着词,免得污了天帝的耳朵。

  “真是!多亏她是个女的,这要是个男儿,岂不要带头乱了这九天的纲常!”宋顺说着,只觉得今日再无正事,只有这杯中之酒还算是衬了自己的心意。

  一夜良宵,如春似景。

  借着火神大婚的机会,三界的权贵都跟着天帝热闹了一番。待旭日东升,众仙归位,一切又似乎回到了原有的轨道,直到......闻陶紧张的走到宋顺的身边,小声说道:“陛下,伽木死了。”

  “什么时候的事?”

  “昨夜子时,当场化做污灰。”

  “污灰?竟下了这样的狠手!现场可有什么痕迹?”宋顺随意问着,并不未这人的死感到意外。在他眼中,伽木的命早晚是要交待的,至于交待给谁,才是他所关心的。

  “现场留有一枚命缘石,是火神身边的仙侍初鹤的。”

  “初鹤?”

  听到这个名字,宋顺倒是有些意外,不由得放下手中的笔,看向闻陶。“现在有多少人知道此事?”

  “除了仁者殿的几个小待,没有其它人注意。”

  “恩......”得此回答,宋顺倒也算满意,可若是让他相信,这人就是初鹤杀的,却还欠点根据。“此事先押下来,看看后面的发展。”

  “是!”

  .....................

  此刻,星图殿。

  殿内充斥着喜庆的气氛,感染着每一个行走于殿内的人,然而这其中却不包括初鹤。

  没办法,谁让他从一大早便找不到自己的命缘石。

  奇怪,自己昨天虽喝了不少,却远没到醉酒的程度,他明明记得,自己回到星图殿时,命缘石还好好的挂在自己的身上,怎么一转眼便找不到了。

  在九重天,仙者命缘石极其重要,更是为仙者所得到的第一件法器。然而,如此重要的东西,如今就这样消失了。初鹤急得上了火,却只能自己四处乱找,不敢去打扰琴桑。

  毕竟,琴桑是如何如愿嫁给星君的,其中所做的努力,初鹤可全看在眼里。熟不知,他现在如此焦急的举动,却已经入了自家殿下的眼。

  “初鹤?”刚刚起身,一脸满足的琴桑刚出门,但看到自己的小仙侍一脸苦怨的在门口乱转,琴桑有些奇怪的问,“干什么呢?是出了什么事?”

  许是自己太过着急,初鹤被身后突然出现的声音吓了一跳。

  “没?!没有。殿下这就醒了!”

  “这就醒了.....怎么?嫌本座醒的早了?”看着初鹤的模样,有些嫌弃的问着。

  “不是,当然不是。初鹤是想......是想着殿下新婚之喜,理应多休息一会儿!”

  “初鹤,到底出了什么事?”看着初鹤明显在遮掩的模样,琴桑终于有些急了,立刻大声喝问。

  这一声直接惊得初鹤原地一跳,当即认命一般的跪在地上,“殿下,初鹤该死,初鹤的命缘石丢了!”

  “你说什么?命缘石丢了!!”

  不怪琴桑不惊讶,命缘石是什么,是位列仙班的证明。很多仙者成仙时即使没有受到重用,最次也会得到天帝所赐的命缘石,很多仙家更是连命都不要,只为了守这下这命缘石。

  “什么时候丢的?最后在哪看到的?”琴桑问着,心里却是越发担心。她没有想到,自己这大喜的日子,也是她与萧捱小心翼翼的一天,本以为会有人借这个机会,来找她们的麻烦,却没想到这事竟出在了初鹤的身上。

  “这......”初鹤回忆着,可显然,若是他的记忆没有错,这命缘石根本也没丢。

  无奈之下,琴桑只得让初鹤待在自己的屋中,哪里别去,自己却进屋与小捱商量起来。此刻,琴桑有一种预感,此事可大可小,却也全在她的一念之间。

  回到屋中,萧捱也是刚刚起床,见琴桑回来。本是笑着迎上去,却在看到对方凝重的表情时,也跟着紧张起来,更将手中的准备好的东西,又收了回去。

  “怎么了?可是出了什么事?”

  与琴桑大婚,自己的心里不是没有被人算计的准备,因此他们商量好,洞房内的一切大礼都舍了个干净,看似热闹的婚事,实则办得极简。可看琴桑的模样,好似一切还是未顺人意。

  走到萧捱的身边,一双先是叹了一口气,然后才将初鹤的事说了一遍。琴桑只说关键,三言两语倒也说得清楚。可萧捱听后却也是忧心忡忡。

  “小捱,你说这事可与那背后之人有关?”

  “八九不离十吧!丢失天帝所赐的命缘石,轻则问罪历劫,重则仙途半毁。看来这身后之人是想把初鹤从你的身边扯开。”萧捱说着,目光看向窗后,那里刚好是初鹤的房间。

  “那怎么办,如今命缘石已经丢了,我作为他的顶头之人,势必要做些反映。否则,如果他的命缘石出现在了不应该出现的地方,当时只怕更说不清。”此刻,琴桑也在犹豫,从情分上,琴桑很想保下初鹤,可若是一味隐瞒,若有人就是想借初鹤的命缘石生事,当时只怕自己更说不清。

  “你必须得带初鹤去,而且是亲自带他去找陛下。”闻言,萧捱也十分肯定的回道,“到现在为止,幸好初鹤的行踪还都行得通,想来陛下不会太过为难。但可以立刻下令,禁了初鹤之职,要知道,初鹤是你的近侍,他的命缘石在这九重天可是有很多特权的。”

  ?!

  听到这里,琴桑也突然意识到了事情的重要。来不及多想,对着萧捱点了点头,便准备起身离开,可这人才走到门口,却听到门外殿侍跑来唤道:“魔王殿下入门贺喜。”


  https://www.lvsetxt.com/books/31/31140/8688336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