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乱世烟雨难为情 > 第一百四十一章 今朝酒馆

第一百四十一章 今朝酒馆


  段绍陵再次醒来的时候是躺在邹家的房间,陈醉坐在旁边的凳子上。
“你醒了,伤口还疼么?”
段绍陵坐了起来,摇摇头,“无大碍了。”想了想,又问:“丞婧呢?是不是还在怪我?”
陈醉宽慰他:“怎么会呢?其实当时丞婧根本没想过对薛清凝开枪,只是对她的身份有所怀疑,想逼出她的实话。后来我跟丞婧解释了,她不会往再心里去了,你无需担心。”
段绍陵松了一口气。
陈醉又道:“你现在该担心的不是丞婧生不生气,而是宝儿,你那舍身救美,真情流露的一面她可都看在眼里。”
段绍陵垂首无语,他记得是陈醉背他回的房间,邹宝儿进来重新替他清理治疗伤口。当时房间里就他们两个,两人眼神接触的瞬间,邹宝儿有意地避开了他的目光,但眼里的不解和怨怼重重打在段绍陵的心上。
邹宝儿是个称职的护士,只是专心地为他治伤,什么话都不说。段绍陵心里十分难过愧疚。罢了,等养好了伤再找机会跟她解释清楚。
陈醉挨近了一些,有些恨铁不成钢,“你想事情向来都是最全面的,怎么唯独感情的事这么迟钝,连自己喜欢谁都不知道。既然你现在知道自己喜欢的是薛清凝,摆在你面前的无非就两条路,第一,不要再去想薛清凝,以后好好的对宝儿,第二就是跟宝儿说清楚,然后去追求自己的幸福。”
段绍陵踌躇难答,陈醉直接替他做决定:“跟宝儿说清楚吧,去追求心中所爱,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才是最重要的,何况薛清凝也是喜欢你的。”
段绍陵对他挑了挑眉毛,一副你怎么看出来的表情。
“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后知后觉么?再说了,我是热恋中的男人,自己的另一半看着自己的时候是什么样子我会不知道么?推己及人,薛清凝看你的眼神,一如丞婧看我的时候一样,我就猜到她心中对你有情,可能她像你一样连自己都不知道。”
门口有人进来,是邹府的下人送饭来了,是邹宝儿吩咐地,特地为他这个病人准备的饭菜。
“你好好吃饭,我去找丞婧一起去街上买东西,我们明天下午就回去,你的伤势不影响吧。”
段绍陵吃过晚饭,又躺下休息,到了九点再醒了过来。从下午回来休息到现在,他的伤势就已经恢复了大半。陈醉还没回来,段绍陵坐在床上回想着今天发生的事,尤其是陈醉说过的话,他是该像陈醉一样,勇敢地去面对自己的感情。
明天就要回去了,他应该把话跟宝儿说清楚,不能再骗她,更不能耽误她。
翻身下床,换好了衣服,刚走到邹宝儿的院子,便看到李丞婧回来了,看样子她是刚回来。
李丞婧知道他的来意,“你是来找宝儿的吧。”
“嗯,你帮我叫一下她,我在这里等。”
李丞婧也不说什么,进去叫了邹宝儿出来。
两人走得远了一些,段绍陵主动将自己和薛清凝相遇后的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诉她,就连薛清凝的身份也一并说了,“清凝也是担心连累你,才瞒着你,希望你不要怪她。”
段绍陵诚恳的解释不仅没有打动邹宝儿,换来的是她冷冷的一句反驳:“你就这么急着替她说话,我在你心里就这么不明是非么?”
段绍陵碰了个赌气的钉子,忙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
“你来找我不只是为了解释清凝的事,你想说什么就直说吧。”
“等陈醉和丞婧的婚事一了,我要离开这里了。”
邹宝儿看着他:“你想去找清凝对吧。”
段绍陵深吸了口气,终于说道:“是的,我要去找她,还有她说的那条让人义无反顾的道路。”
邹宝儿嘴角轻笑,“那我呢?你预备怎么对我?”
段绍陵不敢直视她,讪讪地道:“对不起宝儿,是我没有一早就看清楚自己的心,我伤害了你,辜负你的真心。但我已经清楚了自己的心,我不能再自欺欺人,这样对你也不公平。”
“不公平。”邹宝儿重复着。“你终于肯承认你喜欢清凝了。”
“在你心里到底有没有喜欢过我?”邹宝儿逼视着他,不让他有任何的闪躲。
“对不起。”段绍陵只能说这三个字。
‘啪’的一声,邹宝儿一个巴掌打在段绍陵的左脸上,啜泣着往外跑出去,段绍陵追了过去,“宝儿......”
“你不要跟着我。”邹宝儿头也不回地喊着,哽咽中带着怒气。
段绍陵不敢再追上去,呆立了片刻,走到她的房门前敲了两声,李丞婧打开门,看到他一个人,“宝儿呢?”
“宝儿生气跑出去了,大晚上的,我担心她一个人,麻烦你去把她找回来。”
“你跟宝儿说了实话?”
段绍陵点头,“她现在不想见到我。”
李丞婧劝道:“不急,这是在桂城,邹家的小姐还没人敢惹,再则宝儿有自保的能力,不会有事的。让她一个人出去静一静也好,憋在心里更痛苦,等过一会儿如果她还没回来,我再出去找她。”
段绍陵只好先回房。
过了近一个小时邹宝儿还没有回来,李丞婧也开始有些放心不下,穿上了衣服,出去找她。
邹宝儿找到城外的时候,看到段绍陵不惜以自己的性命挡在薛清凝面前,他看着薛清凝,眼波中的柔情,对自己何曾见过?段绍陵对她从来只有感激,还有生分的客气。
那一刻,段绍陵心里爱的人是谁她再清楚不过了,但是她还是抱着一丝希望,段绍陵会像之前那样感动于她的深情,不忍心离开。等到晚上,换来的是他当面对另一个女人告白,然后告诉自己,他从来没有爱过自己。
最后的念想破灭了,心口处如洪水决堤般涌出疼痛,失望,愤怒......
她不能忍受再站在他的面前,所有的情绪都化作了一颗颗沉重的泪珠,在无人的角落,默默地哭泣着。
宣泄了一会儿,勉强整理自己的思绪,正要回去,一道细长的手影横在自己的身旁,一只宽厚的手掌上垂着一张白色的手纸轻轻摇曳,抬头看清那人的脸,是况逸轩。
他的纸巾一直递在那里,邹宝儿接过纸巾,转过身去,拭去眼中的泪水。
“你怎么一个人在这......发生什么事了?”身后况逸轩的声音充满了关怀。
邹宝儿转过来,开始有些尴尬,“你怎么会在这里?”
况逸轩看她没有想解释的意思,指了指对面,“我想到前面的酒馆小酌两杯,没想到会看到你在这里,天色不早了,我先送你回去吧。”
换作平时,邹宝儿一定拒绝他的好意,独自回家。但人在脆弱的时候,正需要一个关怀来缓和内心的悲绪。
况逸轩让她在酒馆门口等他,他的车停在前面的街边,他去开过来,邹宝儿看了眼酒馆的招牌,“今朝酒馆。”
是今朝有酒今朝醉的意思么?
“等等。”邹宝儿叫住他:“你不是出来喝酒么?如果不介意,你愿不愿意陪我小酌两杯?”
“你......”
“我现在不想回去,如果你不愿意,那我也不勉强,你请便吧。”
邹宝儿走进酒馆,况逸轩跟着她进来。
两人上了桌,点了点小菜,叫了两支酒。酒一上,邹宝儿二话不说,拿起瓶子就喝。
“你慢点。”
邹宝儿咕噜不停地喝了几口,被呛了一下,放下酒瓶,况逸轩目不转睛地看着她,目光尽是担忧不已,问他,“当日我拒绝了你的婚事,你是不是一直怀恨在心?”
“没有。”
邹宝儿有些不信,又喝了一口,自嘲道:“我拒绝你的婚事,到头来,我自己也失恋了,跟初羡一样,自己喜欢的人却喜欢自己的好姐妹。”
“你没事吧?”
邹宝儿眼中一涩,又喝了一口。发现况逸轩的酒瓶都还没打开,“你怎么不喝啊?”
况逸轩开了酒瓶,也喝了一大口,放下酒瓶,对她说:“宝儿,你随时回过头,你会发现我一直都在。”
邹宝儿只感这句话很沉重,低头看着桌面,也说了句,“对不起。”
“你不喜欢我,最大的原因是不是因为初羡?”
邹宝儿鼓起勇气看着他,直言:“不仅仅是,你这个人让人猜不透,也不让人去猜,一个连了解起来都困难的人,何谈喜欢?”
况逸轩又喝了一大口,悠悠说道:“你知道么?从七岁开始,我就没有了童年的快乐,自那时起,我就被告知自己是况家的继承人,我要像我爸爸一样成为最优秀的实业家,我的每天所学所做要为了将来做铺垫。
当我在算数,背书的时候,我爸爸在一旁,用各种好玩有趣的东西哄着初羡,陪着她笑,陪着她闹,生怕她有半点不开心,然而在这样的情况下,  他都不准我分神。”
邹宝儿听到这里,忍不住插口,“你就因为这个,所以嫉妒初羡,以至于常年对她漠不关心?”
“你真的以为我不关心初羡么?”


  https://www.lvsetxt.com/books/31/31864/5527741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