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乱世烟雨难为情 > 第一百四十章 心意

第一百四十章 心意


  包扎好了伤口,段绍陵的气力稍复,这样的姿势当然不妥,主动撑着从她怀里坐起来,又不能靠着坡壁,只好倾斜着半个身子,脑袋靠着她的肩膀,双手垂于两边,不敢再去抱她。
薛清凝舒了一口气,歉然道:“对不起,如果不是为了救我,你也不会受伤。”
段绍陵在她肩膀上摇了摇头,“别说对不起,我很庆幸自己去的及时。”
“对了,你怎么会正好出现在教堂呢?”薛清凝不解
“身随心走,情不自禁。”
薛清凝仿佛听出了他话里潜在的意思,脸颊泛红,连忙将脸转到另一边,段绍陵用微弱轻缓地声音在她耳边呢喃着:“清凝,回想我从前是那么愚笨,连自己的心都看不清楚,现在我看清楚了,只是不知道还来不来得及?”
薛清凝顿时怯了,这是换个方式的表白,他喜欢上自己了?
段绍陵说完这句话就不再出声了了,薛清凝终于将脸转了过去,段绍陵睡着了,他太累了,又受了伤,是该好好休息一下。
忽而忍不住端详着他的侧脸,发现他的轮廓很好看,分明而又坚韧。刚才乍听之下,段绍陵的表白让她一时慌了神,现在冷静下来后,脑海中依然在回想着他刚才说的那句话,心底涌现出一种从未有过的触动,慌乱无措中生出一种不可抑制的欣喜。
再往下想,两个思绪在她心头纠缠,弄得她身心吃力,越想越累,迷迷糊糊中,自己也靠着坡壁睡着了。
薛清凝自幼成长的环境让她一直都是清心寡欲,但情爱天性又怎会泯灭,这样的征兆,说明她的情窦已开,只是她还没有理出头绪怎么去处理这种感觉,就像突遇风浪的船只,船夫在没有分辨出风浪的方向之前,又怎么能知道下一步该怎么把控自己足下的船只?
不知道过了多久,薛清凝再次听到了密集的脚步声,瞬间清醒过来。睁眼之时,段绍陵先她一步醒来,身子抽离,不再靠着她的肩膀。
他们听这脚步声和之前的方向是相反的,段绍陵比了个手势:“这些士兵城外搜索一圈都不见他们的踪影,现在一定是放弃搜捕,全都撤回城里了,等士兵一走远,他们就可以从原路返回。”
薛清凝点点头,两人静待着,直到听不到外面有半点声响,确定士兵已经回城了。
段绍陵刚要站起来,背上一痛,又坐了许久,腿脚有些不大灵活,险些摔倒,薛清凝赶紧伸手掺着他,扶着她慢慢往回走。
段绍陵再没有提刚才说过的话,可薛清凝的心绪还是有些凌乱,让她感到有些尴尬。为了避免这种糟糕的感觉,她想了想,还是说道:“我们的组织叫做‘太阳会,’意思是总有一天,我们的民族会走向光明和希望。加入太阳会的人都是满腔热血又报国无门的平民,我们的宗旨是唤醒千千万万的人民,一起构建一个全新的符合人民意愿的民族未来。”
她又说道:“这条很长,甚至失败的可能性很大,但不到最后一刻,我们绝不放弃,即使真的失败了,也注定是死而后已。”
段绍陵心头一震,他们的宗旨不就是自己一直所想的那样的,又好奇道:“那你是怎么加入这个组织的?”
薛清凝道:“我的爸爸薛建兴正是太阳会的创始人兼精神领袖。”
段绍陵总算知道了她的事,“你们的活动地点在哪里?等陈醉和丞婧的婚事了结后,我想去拜访一下你爸爸,不知道是否方便?”
薛清凝突然停下不走,目光朝前看,一句话也不说。段绍陵顺着她的目光看去,陈醉和李丞婧正朝着他们走过来。
陈醉睡了个回笼觉,醒来时已经快到了午饭时间还不见段绍陵回来,也不知道他去买什么了,需要这么长的时间。
过了半个小时,几位女生,邹老爷都出来吃午饭,上了饭桌,下人开始上菜,到了菜上齐后,大门口还是不见段绍陵的影子。
过了片刻,邹宝义和况家父子都回来吃饭了。陈醉隐约有些担心,就想赶紧吃完,出去寻他。
邹宝义刚上了饭桌就问李丞婧:“丞婧,我们刚才回来的时候,一路上都是士兵,现在外面都在传,圣惠大教堂窝藏民间乱党,教堂里面的人大都已经被抓了起来,街上的士兵正在城里城外地搜查逃走的乱党,是什么乱党潜入桂城,你知道么?”
“我不知道。”李丞婧摇了摇头,她昨晚刚到桂城,对这里发生的一切如何知晓。
陈醉霍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急道:“丞婧,快跟我一起去找绍陵。”
李丞婧还不知道怎么回事,但见他如此着急,立刻站了起来。
邹宝义惊道:“这件事跟绍陵有什么关系?”
“来不及了,等回来再跟你们解释,丞婧,我们快走。”就这样,两人饭也不吃地,一溜烟地跑了出去,剩下的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出来的路上,陈醉简单地说了一下段绍陵在宁州遇到薛清凝的事,告诉她这所有的事情都是跟薛清凝有关,包括段绍陵对薛清凝的情感,他出去这么久,十有八九是以为薛清凝会回到教堂,所以去教堂找她。
别的先压下不说,陈醉让李丞婧赶紧打听一下从教堂逃走的人是往哪里走,是什么模样。
现在街上随处可见到几个士兵,李丞婧招来就近的几名士兵,亮出身份,从士兵的口中得知,他们要捉拿的人确实是从教堂逃走的一男一女,城里搜不到他们的踪迹,他们应该是逃出城外了,另外有一队人马已经出城追捕了。
陈醉大疑:“薛清凝真的也回桂城了么?”
李丞婧让他们先撤掉城内的士兵,不要引起百姓的恐慌,二人随即赶出城外找他们,正好看到薛清凝扶着段绍陵走过来,段绍陵一副虚弱无力的样子,显然受了伤。
陈醉一个箭步跑到段绍陵身边,代替薛清凝扶着他,“你吓死我了,怎么样?伤的严不严重?”
段绍陵道:“我只是受了轻微的枪声,清凝替我包扎好了,没什么大碍,你们不用那么担心。”
薛清凝本打算送段绍陵进城后自己再离开,现在他们已经找过来了,自己也没必要再留在这里。“绍陵,今天谢谢你救了我,你好好回去养伤,我先走了。”
段绍陵很是不舍,也只有说道:“那你小心一点。”
“不准走。”李丞婧这一声怒喝同时吓到了三人,她正迈着步伐走向薛清凝,她的手枪扣上了扳机,正对着她,质问道:  “你到底是什么人?你潜入宁州,调查我们李家是为了什么?又是受了何人的指使?”
除了第一声的出其不意,薛清凝面对怒气正盛的李丞婧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害怕,是心中的正义,还是她有这个自信可以躲过李丞婧的枪?
段绍陵推开陈醉,忍着疼痛,挡在了薛清凝的面前,此时的李丞婧有着他很少见到的怒气,她的枪法太快,他怕薛清凝受到伤害。
婉言求道:“丞婧,清凝不是你想的那样,放她走,别为难她好不好?”
李丞婧想不到段绍陵如此在乎她,不惜挡在她的前面,“绍陵,你......你真的这么相信她?”
段绍陵看了一眼薛清凝,“我相信。”
李丞婧也是第一次从段绍陵的眼中看到一丝别样的光彩,她承认,段绍陵看邹宝儿的时候从来没有过。
陈醉喊道:“丞婧,快把枪收起来,别伤了绍陵。”
李丞婧恨恨地放下了手枪,对了,这种光彩跟陈醉看向自己的时候是一样的,段绍陵爱薛清凝,所以相信她。
“宝儿。”薛清凝一声轻唤。
李丞婧转身,邹宝儿不知何时到了她的身后。
陈醉和李丞婧跑了出去,邹宝儿越想越担心,无心吃饭,胡乱吃了两口,还是忍不住跑了出去。城里的士兵正在撤走,说明城里没有他们说的乱党,他们一定是出城了。
邹宝儿一路跑着出城门,恰好看到李丞婧拿枪指着薛清凝,而段绍陵不顾安危地挡在二人中间。彼时他们正在对峙,所以没有察觉到她的到来,让她看到了不愿意看到的一幕。
薛清凝一直都没有把自己的事情告诉邹宝儿,虽说是为了保护她,终究还是欺骗。陡然想起邹宝儿和段绍陵的关系,而她和段绍陵在过去的几个小时里那么亲密,段绍陵还向她表白自己的心意,还有自己的小心思,想想就觉得对不起她。
一抬头,察觉邹宝儿的眼神直勾勾地在自己和段绍陵脸上来回转换,就像在审判罪人一样。心虚之下,本能地想过去跟她解释几句,段绍陵低声让她先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他会向邹宝儿解释清楚。
薛清凝看这里人多,刚才的一幕让现场很是尴尬,这个时候确实不适合做做任何的解释,就满怀愧疚地先走一步。眼神和邹宝儿相对的时候内心在跟她道歉,希望她能原谅自己对她的隐瞒。


  https://www.lvsetxt.com/books/31/31864/5529268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