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乱世烟雨难为情 > 第一百三十三章 洋人

第一百三十三章 洋人


  第二日,李麒玉正式宣布了他们的婚期,很快传遍宁州各大军营,这几日各团长以上的军官纷纷向陈醉祝贺,言语中无不包含巴结笼络之意。
这份心思陈醉怎会不知晓,他们的好意,陈醉一一道谢,其中的深意只能付之一笑,不能给到他们任何实质性的回复,要是稍有不慎传了出去,就是犯了最大的忌讳了,他爱李丞婧,不关乎她的身份和身后荣耀,绝不能授人以柄。
从第二天开始,段绍陵也是绞尽脑汁,想方设法想查清楚事情的真相。薛清凝说李麒玉的书房里有他和外邦往来的信件,除非李麒玉传见,不然他也没有机会去书房。
那晚的事情,整个大帅府都没有再提起,段绍陵几次到帅府,通过暗中观察,发现靠近书房的范围多了一重守卫,他要想潜入书房也是不现实,在没进到书房时就先惊动了四周的守卫,只能和薛清凝一样功亏一篑,还会把自己搭上。
自那晚之后,再没见到薛清凝,也没有听到关于她的任何消息,也不晓得她有没有听进去自己的话,离开宁州。不管她的信仰是什么,她都应该这个是非之地。然而,潜意识里,有一缕不可磨灭的希冀,期盼着再次见到她。
为什么会有这种奇怪的念头?段绍陵大惊,难道自己对她......在桂城的时候他们一共就见过三次,期间都没怎么交谈过。后来再没见到她,虽偶尔想起过,也只是记得认识这么一个少女,再无他想,为何再次见面,心中会有这种不知名的悸动。
是惊讶于她从前隐藏的身份和身手,还是自己心中早已对她存了看不见的火苗,现在被重新点燃。
不,不会的,段绍陵晃了晃脑袋,克制住这种奇怪的绮念。自己跟她是再简单不过的泛泛之交,往后也是无缘再见,何必去纠结这种虚无缥缈的念想,折磨自己,也间接对不起宝儿。
往后的日子,想到薛清凝的时候,他都是用这种念头来压制自己。日子一天天过去,段绍陵还是苦无良策,心里干着急的滋味就像在漫无边际的大海中间漂流一样煎熬,也就顾不得再想那些事。
是日,段绍陵处理完军中事务,心中烦闷,又一个人出去走走。
临近年关,白天大小街道热闹非凡,再加上陈李二人的婚期转眼就到,目前为止,整个宁州都是一派祥和升平的景象。
陈醉和段绍陵来宁州之事,段绍陵早已打了电话回家禀明原委。至于陈老爹那边,二人商议之后还是继续瞒着,段老爷派人到陈老爹家中,只说他们在城里找了工作,工作繁忙,无暇回家,只能每个月寄钱回去,段老爷派人这么说,陈老爹就再没怀疑。
二人如今在宁州也是身居要职,想要回去过年也是诸多不便。两人商量过,陈醉的婚期将至,十几天的假期也就没必要来回折腾。到时候接了陈老爹来,他们再把所有的事情跟他解释清楚就行了。
段绍陵担心这场婚礼未必能顺利举行,在众人面前,尤其在陈醉和李丞婧面前又要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不论李麒玉怎么样,他坚信李丞婧都是一无所知的,他对李丞婧有这个自信,越是相信这一点,他看到李丞婧时,内心的歉疚感就更重,只盼一切不是他想的那样,万一天不从人愿,也要将此事对李丞婧的伤害降到最低。
这件事再拖下去更为不妙,段绍陵心里存了个孤注一掷的想法,到逼不得已之时,也只能铤而走险,想办法支开李麒玉和守卫,混到书房去查寻线索,需得慎重选一个恰当的时机,同样的,他也只有一次机会。
不远处,几辆车子的鸣笛声交织在一起,格外的刺耳。
抬头看去,君威酒店门口,三辆车子同时停了下来,车上的人纷纷下车。
仔细一看。洋人,居然都是洋人。
薛清凝前脚刚在追查李大帅通洋的证据,这个节骨眼就有洋人入住宁州最豪华,包房最严密的酒店。
段绍陵走上前去,一人走在前面,余人跟着他后面一起进去,要是一般的洋人怎么会有这么多随从前呼后拥?这些随从西装革履,但腰间无不配着一把枪,更逃不过他的眼睛,怀疑他们是军人乔装而来。
段绍陵的心又往下一沉,难道他们来宁州真的是要跟大帅达成某种不为人知的协议,甚而盟约?
本来还在迷茫的他,现在总算有了头绪,他要想办法查清楚这些洋人的身份和来意。
等了良久,估摸着这些洋人应该办好入住手续了,段绍陵也走进了酒店,这个酒店往来的客人很多,又多是有身份或者有财富的主,除非有可疑之处,不然服务生是不敢妄加阻拦进来的人。
也没有人可以记住酒店所以客人的脸,段绍陵穿着得体,又是大大方方地走进去,那些服务生见状果然没有对他起疑。
大堂甚是宽敞,呈两边向上的楼梯,段绍陵从左边楼梯上了二楼,房间众多,楼道交错相通,他转了一圈,没有在门口看到任何一个洋人,就连服务员都没看到一个,走到右边的楼梯,就上了三楼。
三楼的路况相差不多,只是每个房间从外观看起来都要大得多,住在三楼的一定是酒店的贵宾。
他穿过了两条走道,西首,最后三个房间,前面两个房间的门口两边各有一个洋人守着,最后一个房间门口各有两名,这三道屏障是为了保护最后一个房间的人。
这些洋人的手上都拿着枪,是军用枪,他们真的是军人,最后一个房间的洋人无疑就是军中高层,他会来宁州不可能是为了欣赏宁州的风光,必是来见同样有身份的人,在宁州符合这个身份的就只能李麒玉了。
毕竟还是没有证据,要想证实,要进去做最后的确认。段绍陵刚才在门口数了一下他们差不多有十五六个人,除去门口的,前面两个房间就是这些军人住的地方,方便他们随时和门口的守卫换岗,最后一个房间里也必然会留几个贴身保镖。
段绍陵暗自皱眉,“要进去最后一个房间不比李大帅的书房容易呀。”
“这位客人,请问你在这里干嘛呢?”
声音不大,却吓得段绍陵心里一颤,忙转过身去,一名服务员就在他的身后。
“你的房间是在三楼么?怎么不回房间呢?”服务员仍是笑脸迎人,他是真把段绍陵当客户,大概他是觉得没有人会无聊到闲逛酒店。
段绍陵正要编个理由,两道影子正朝这边而来,是从西首那边走过来的。
一名洋人微带怒气的看着段绍陵,用不太标准但还算听得清楚的中文说道:“我们已经包下三楼,不准别的客人居住,你不可能住在三楼,你为什么会在这里?”这语气有种审问犯人的口吻。
段绍陵心思也转的很快,先赔个不是,再编个理由搪塞过去,就是万一行不通,想要逃走,谅这几个人也留不下自己,只是要想再追查起来就很困难的,但事已至此,顾不得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段绍陵赔个笑脸,道:“对不起,打扰到各位了,这是个误会......”
身后又传来一个声音,女子的声音:“哥哥,你这么快就到了,我睡糊涂了,居然忘记起来接你了。”
段绍陵心头又是一震,丝毫不亚于刚才,是薛清凝的声音,她居然没有离开宁州。
薛清凝已经走到段绍陵身旁,随即笑着对洋人和服务生说道:“这是我哥哥,昨天通了电话,说今天来看我。我本来是住在三楼304房间,可不知怎么的,今天中午前台就让我收拾行李搬到二楼,我忘了跟我哥哥说了,所以他以为我还在三楼,才会上来寻我。”
“哥哥,真是不好意思,我搬得仓促,忘记通知你了。”  薛清凝的眼神那么从容认真,看不出有演戏的成分。
段绍陵冲她笑着摇摇头,“我倒没什么,只是不小心惊动酒店的贵客了。”
两名洋人正用半信半疑地眼神看着他们,薛清凝从怀里掏出一张纸,“这是我的收据,上面写的清清楚楚,我昨天还住在三楼,今日刚变更了房间。”顺势递给服务生,“你们酒店的收据,是真是假,你一看就能明白吧。”
服务员拿过来看了看,喜道:“是真的,没错。”
两名洋人再也不能怀疑,也不理他们,转身走回去。
服务员将收据递交了回去,“薛姑娘请收好。”
薛清凝笑着点了点头,“多谢,麻烦了。”主动掺着段绍陵的胳膊,“哥哥,你坐车辛苦了,我带你回房间休息吧。”
戏要做全套,段绍陵跟着她一起往下走,心头涌起了一阵欣喜,一阵担忧,还未理清自己的情绪,薛清凝带他到了二楼一个房间门口,207号房。


  https://www.lvsetxt.com/books/31/31864/5538833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