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乱世烟雨难为情 > 第一百三十章 隐瞒

第一百三十章 隐瞒


  入城的时候,沈洪和陆白廷二人站得较后,这让他们离人群更近一些。第一声枪响之后,他们立时察觉到枪声是从右边的人群中发出来的。一眼望去,发现人群中有一人迅速往西南逃窜,带着一顶鸭舌帽遮住了他的脸,手里拿着枪,此人必定是刺客无疑了。
沈洪匆匆跟段绍陵说了一声,两人一起追了出去。
那人虽然奔跑再先,沈陆二人仍然可以撵上。这么你追我赶,绕了五条街,两人追赶刺客到了一条前面没有去路的胡同里。
那人眼见前无去路,反身朝他们开了两枪,两人躲了过去,举枪反击。二人若是合力杀他,自不在话下。任谁都能想到刺杀一方大帅,背后肯定有人指使,是以他们要抓活口回去。
沈洪开了数枪,均没有打他要害,只逼得他不住倒退,陆白廷趁他慌乱之际,一枪打掉他手中的枪,二人同时迫近他的身旁,沈洪拿枪指着他的脑门,陆白廷擒拿住他的双手,防止他有异动。
“你逃不掉的。”
陆白廷伸手扯下他的帽子,看清楚他是个最多不超过三十的男子。不知怎的,这个男子他们明明不认识,多看两眼,却觉得隐约有些眼熟,像是自己的一个故人,像谁又一时想不起来。
沈洪问道:“你是什么人?受何人指使要刺杀李大帅?”
男子“哼”了一声,脸转他处,他没有惊惶害怕,满脸怒容,又充斥着不屑和鄙夷。
陆白廷冷笑道:“你不说也由得你,到了牢里,多的是办法可以撬开你的嘴,希望你到时候还能像这么有骨气。”
两人押着他要走,男子忽道:“且慢。”
“哟,现在想说了?算了,反正回去还要再说一遍,我们也不需要听了。”
男子又是一声冷哼,开口说道:“你们都是李家大小姐的同学吧,我听说其中还有李大小姐的心上人,是你们其中一个么?”
沈洪喝道:“这关你什么事?你一个细作还知道的不少。”
“细作?”男子重复了一遍,“我告诉你们,我不是细作,我也是李家军的人?”
两人大吃一惊,“你说什么?你是李家军的人,这怎么可能?那你是被他方势力收买了吗,竟然敢公然行刺大帅”
男子冷笑了一声,这声冷笑中蕴含着无数的怨恨和苦衷,“你们不是好奇我为什么会知道你们的事么?那我现在告诉你,我的父亲就是桂城军校前任训导主任,王主任。”
被他这么一说,他们越看越觉得眼前这个男子和王主任确实很相似,他们想不信都不行,“原来你父亲就是那个勾结外人抢夺军校武器,绑架冷初羡的王主任。”
“你们给我住口,我不许你们这么诋毁我父亲。”男子喝道。  “我告诉你们,这一切都是李麒玉指使的,是他派我父亲潜伏在桂城军校,夺武器,绑架况千业的女儿,全都是李麒玉的主意。”
陆白廷呸了一下,“你胡说八道,你父亲自己勾结外人,居然还有脸把这笔账算到李大帅的身上。”
男子不去反驳,说道:“我怀里有一封李麒玉写给我父亲的信,你取出来看一下就知道了。”
陆白廷将信将疑,从他怀里一摸,果然有一封信,两人打开这封信,看到信上的署名真的是李麒玉写给王主任的。
仔细看下去,字里行间都是上级对下属的口吻,信上的时间是他们开学之前,内容是李麒玉得知冷初羡是况千业的女儿,要到桂城军校读书,要王主任密切注意她的一举一动,也说明了自己会派李丞婧去军校历练,并且接近冷初羡。
两人看完后哑口无言。
“怎么样?现在你们相信了吧,你们更想不到就连李大小姐都是李麒玉安排到你们身边的,一来接近况千业的女儿,二人为他们李家招揽人才。我父亲对李麒玉忠心不二,到头来不过是他牺牲的一颗棋子罢了。
还有你们,如果不是因为你们有利用的价值,你以为李麒玉会欢迎你们么?如果有一天,李麒玉需要棋子做牺牲的时候,他也会毫不留情地把你们推出去。”
“够了,你别说了。”
男子却不停下,继续说道:“自欺欺人是没有用的。我再告诉你们一件事吧,李麒玉也是从桂城军校出来的,和你们的刘教官原先是一起扛过枪打过战的战友。可是后来李麒玉利欲熏心,竟然拥兵自立,又趁天下纷乱之际,带兵到了华南,凭借着他的兵力和手段,征战多年,才占据了华南七省。
你们真以为他那么爱民如子,还不惜以钱粮赡养华中难民,他这么做是为了收买人心,让那些年轻的难民心甘情愿地为他服兵役。他的心计和城府又岂是你们能想得到的。”
二人忽感脚下有千斤重,一步也走不动。男子突然挣脱陆白廷的手掌,夺过他的手枪,反手一掌打得陆白廷退后数步,他的枪口抵在了自己的胸口。
“反正难逃一死,我宁愿自尽,也不愿意被李麒玉凌迟处死。”
男子朝自己的胸口开了一枪,身子倒了下来,他的胸口在流血,人还没死去。微弱地说着:“我父亲说过,李麒玉和西南的白敬义有勾结,听说刘教官的死和白敬义的儿子有关,这件事情说不定跟李麒玉也有关系。”
他又开了一枪,身子一抖,就此一动不动。
二人冷静之后,先将他的尸首带回去,其他的暂时不去多想。
回到帅府,两人只说本想抓活的,但他负隅顽抗,身手也十分了得,他们逼不得已将他杀了。那人所说的话,他们一个字也不透露。
龙副官下令将尸体拖出去鞭尸示众,沈陆二人心上一揪,难过至极,脸上不露半点异样。
李丞婧道:“我现在带你们去书房见我爸爸吧。”
他们到了书房,李丞婧详说他们逼不得已杀死刺客的原由,李麒玉也不会怪罪他们。他们在战场上立了大功,李麒玉照样对他们论功行赏,沈洪升为团长,陆白廷升为营长。
二人领恩退下,李丞婧也陪着他们一起下楼。
下楼之时,邹宝儿也从军医所回来。李丞婧吩咐下去在阁楼上准备晚宴。
酒桌上,他们喝了一杯,段绍陵笑道:“人都到齐了,陈醉,丞婧,你们的事该说告诉大家了吧?”
“什么事?”
“还是让他们亲口说吧。”
陈醉喝了一杯,说道:“大帅已经同意我们择日成婚了。”
“你们要成亲了?”
段绍陵举起酒杯,“来,我们一起祝他们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邹宝儿道:“你们的婚期在什么时候,记得通知我哥和初羡过来喝喜酒。”
陈醉道:“婚期还未定,定下来我自然会邀请他们。”
晚宴过后,李丞婧为他们安排房间。
回到房间,沈洪和陆白廷收起了刚才在酒桌上强装的笑容。段绍陵曾说过如果有一天他要离开,李麒玉不能阻拦。现在李麒玉要他们成亲,等于是绝了他们要走的念头。
他们很想把事情说出来,,可是一来他们必定被李麒玉所不容,再则李麒玉的事情李丞婧未必知道,他们是生死之交的朋友,怎么能毁了李丞婧的姻缘。不管李麒玉的目的如何,他们二人是两情相悦的。
二人思来想去不知如何是好,最后决定要尽快把事情告诉段绍陵,他足智多谋,又有远见,一定会有好主意。
第二天早上,他们一起回军营述职,整顿军务。巡视了一圈,士兵的士气都高昂的很。巡视到了田里,这庄稼也长得甚好,再有一两个月就能收成了。
到了下午,沈陆二人趁着陈醉在忙,单独叫了段绍陵到离庄稼不远处一个空旷无人的地方。
“你们把我叫过来是有什么事么?”
沈洪道:“绍陵,我们有件很重要的事要告诉你,你可要帮忙拿个主意。”于是将他们昨天的事情一字不漏地说出来,还有从那名男子身上取下来的信也交给段绍陵。
段绍陵听得暗暗心惊,但所有的事情环环相扣,又有这封信在这,不由得他有半点怀疑。
“我们不敢在陈醉和丞婧面前透露半点,只能叫你过来了。”
段绍陵点点头,“你们这么做是对的。”
“绍陵,你说现在该怎么办?”
段绍陵拽着那封信,望着远处,一句话也不说。
二人知道他在分析整件事情的厉害关系,由他静静地想清楚。过了良久,段绍陵将信撕碎,随手撒落。
“绍陵,这......”
段绍陵道:  “我们就当什么都不知道吧。”
“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不错,如果把事情戳穿,我们就算能安全离开这里,可是离开之后又能去哪?其他的军阀也不见得比大帅更高尚。不管之前的事情是什么样,我相信丞婧没有骗我们。他们就要大婚了,如果现在把事情说出来,他们的婚事一定会横生枝节,我们忍心拆散他们么?”
段绍陵分析的很有道理,这也真是他们所担心的,就听他的,权当这件事没有发生过,让他们能够顺利地成婚。


  https://www.lvsetxt.com/books/31/31864/5543958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