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乱世烟雨难为情 > 第一百二十四章 解围

第一百二十四章 解围


  司机下车后,走到左边,车门打开,车上下来一人,脸型偏方正,身材不怎么高大,满脸尽显精明之气,犹胜过邹宝义的父亲。
陈醉心里称奇,有心想过去拜会一下,募地,前面冲出五人围住了车身,堵住了他的后路,五人的手上都拿了一把手枪,路人见到这般情景,都纷纷四下走开,有些跑进了观音庙,更多的连观音庙都不敢进去。
那司机一慌之下,仍然不忘护主,以身躯挡在主人之前,“你们是什么人?竟敢拦着我家老爷,不要命了么?”同时右手缓缓放在腰间,腰间不是有枪就是藏着短刀。
中间那人喝道:“况千业,你把我们大通洋行逼得一夕破产,逼死了我大哥,可曾想过今日会落在我的手中?”
陈醉大惊,“这个人竟然就是况千业,冷初羡的父亲。来人是他的仇家,他是怎么把对方的洋行逼得倒闭的?”
况千业冷笑道:“原来你就是周天通的弟弟周天源吧,你哥哥欺诈百姓,干的都是些见不得人的勾当,为商界所不齿,大通洋行倒闭那是因果报应,他自己心胸狭隘,事情败露,就心堵而死那又怪的了谁?你为恶不深,现在回头还来的及,别落得跟你兄长一样的下场。”
陈醉佩服况千业身处如此险境居然没有半点惊慌,还能将这一通大道理娓娓道来。陈醉一直注视地周天源,他脸上的怒气更甚,随时都会对况千业发难,况千业的那段大道理算是对牛弹琴了。
果然,周天源大喝了一声,“你住口,你这个自以为是的老家伙,我今天就要抓你去我哥哥的坟前挫骨扬灰,为他抵命。”
司机喝道:“你们要是伤了我家老爷,也决计见不到明日的太阳。”
周天源冷笑了一声,“我今天敢来,就没打算活着,就是死也要拉你况千业给我垫背。”
那司机右手一扬,他的手中也多了一把手枪,“老爷你快先走。”
周天源眼神一动,左右四人缓缓迫近,手枪正对着况千业。
周天源占着人多,丝毫没将这个司机放在眼里,眼看况千业今日逃不出他的手心,突然间听到数声闷响,他身旁四人之中,其中有三人的手枪被打落在地,打落他们手枪的是三个石块。
正是陈醉急忙扔了几颗石块替他解围。他在李家军中也是整日演练,身手和手上的劲力比起离开军校的时候都有过之,同时将他们的枪全都打落。
三人惊慌之中急忙拾起手枪。七人同时大骇,不由自主地向后一看,只见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年朝他们走了过来,双手合十,说道:“善哉!善哉!今日是观音庙会,几位施主在此大动干戈,难道不怕触怒观音娘娘么?”
七人看他是普通少年的打扮,绝不是佛门中人,这段话说出口时,脸上兀自笑嘻嘻的,如同儿戏一般,更像是在嘲笑他们。
况千业扫视他一眼,知道刚才以石块击落手枪的必然是这位少年。看他眉目英挺,绝非泛泛之辈,心中起了爱惜之心。
周天源却已经发怒,但枪头始终对准况千业,侧脸喝道:“哪来的臭小子,这里没你的事,快给我滚,不然我连你一起杀。”
陈醉脸上仍是嬉笑,口中叹道:“哎,今日不看僧面看佛面,你们就瞧在观音娘娘的面上,今日就别生事了,触怒观音娘娘真的会遭天谴的。”
周天源怒火中烧,只是他的目的仍然是况千业,眼神向左一努,示意两人把他干掉。
两人当即领会,扳机一扣。
况千业在周天源盛怒之时就预感不妙,在两人扣扳机之时,急忙喊道:“小兄弟小心啊。”
陈醉早有防范,在他们开枪之际,身子一斜,嗖嗖两颗石块分打他们手臂,他们吃痛之下,两枪全都放空。陈醉快绝无比地欺近他们,将他们的双手往外一扭,顺势夺下了他们的手枪,不忘以他们的身躯挡在身前,防止他们的同伴偷袭自己。
所有动作都是一气呵成,不给他们有半点反应的机会,两人的手臂被陈醉大力一扭,痛地连膝盖都弯曲了。陈醉双手向两边一抛,放了二人,两只手枪同时指着周天源。脸上依旧自在,不把他们放在眼里。
周天源惊怒交加,但见陈醉的身手已经这么了得,枪法也不会差。他扔石头的方位奇准,手劲又大,两把枪对着自己,心里开始发抖,现在已经顾不上怎么杀况千业,只想着能不能逃命。
陈醉又道:“我劝你们不要在观音庙前做坏事,我当然也不敢在观音面前杀人,你们快点走吧。”
周天源大喜之下,想到自己被一个少年吓得不敢动手,说出去实在是颜面无存,终究是性命要紧,五人恨恨退去,两把手枪更不敢去问陈醉要回来。
五人都走得远了,陈醉料他们不敢再折回,看着手上的枪,配制之低,还不如军校用的毛瑟枪,双手一折,两把枪头应声而断,顺手一抛,扔进了旁边的垃圾桶。
危机解除后,况千业嘉许地看着陈醉,“小兄弟,刚才谢谢你的救命之恩,你叫什么名字?身手真俊的很。”
“我叫陈醉,况老板过奖了。”陈醉念头一闪,“我和来柳城的目的就是为了见况千业,阴差阳错下自己救了他一命。要不要借此跟他提军饷之事。转念又想,自己救他,并不是因为他是况千业,就算是其他人,只要该救的他都会去救。
要是趁机套近乎,或者直言自己来柳城的目的,自己反倒会被他小瞧。再者丞婧心思缜密,她一定有自己的计划,如果我贸贸然就先提了出来,说不定会坏了丞婧的计划。”
陈醉微笑地点点头,往庙中走去。
况千业朗声道:“陈兄弟,你救了我,我都还没感谢你,你怎么就走了?”
陈醉笑道:“区区小事,况老爷不必挂在心上。”继续朝前走去。
那名司令又拦了上来,“陈先生,我家老爷想跟你说两句话。”
陈醉不便拒绝,走到况老爷的身边。
况老爷赞道:“年纪轻轻就身怀不凡本领,难得是为人还这么谦和。柳城之中有个这么优秀的少年,我怎么从未听说?”
陈醉道:“我不是柳城人,是和朋友一起来这里办事,我的朋友暂时有事走不开,所以才一个人来逛庙会,全没想到会碰上此事。”
陈醉言语之中都不肯透露太多,况千业也不再多问他什么,只说道:“你与我有救命之恩,我无论如何也要报答你才是。”
陈醉道:“我知道况老爷是什么人,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况老爷是好人,救好人还能图什么回报了,我逛一会儿庙会还要去找我朋友,不如就此别过吧。”
况千业佩服他的气节,不能再一直说要酬谢他,还是说道:“柳城胜利路88号,况宅,陈兄弟记着这个地方,万一你日后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力所能及,的我一定不会推辞。”
陈醉拜谢而去。
庙内大大小小数十座殿宇,各处都有节目,还有许多善男信女求签还愿,人潮拥挤,热闹非凡。陈醉却不热衷此道,随意逛了一会儿,在主殿门前,又看到况千业,原来他今日来观音庙是要添些香油钱。主持带着几名长老陪在他身旁,对他极是尊重。
也没必要再去打招呼,陈醉逛了一圈,看着时间差不多了就走出观音庙。现在离吃饭还有些时间,走回去都来得及,就也不必叫三轮车。
陈醉走到旅馆的时候刚好碰上她们两个,“你不是说回去休息么?怎么从外面回来了?”
陈醉道:“我回来时听说今日有个庙会,我就去逛了逛。”
冷初羡忽然想起,说道:“对啊,今日是有庙会,我爸爸也会去,我本来还想跟他一起去,后来接到丞婧的电话,就说今日不舒服不想去了。”
陈醉微微一笑,决口不提刚才的事,替她庆幸今天没有去庙会,不然事情不知道会演变成什么样。
冷初羡以尽地主之谊,带他们吃了顿大餐,午餐过后,他们各自回去休息。两人回到旅馆之后,陈醉还在想要不要跟李丞婧提况千业的事,想想还是等冷初羡那边有消息回复再说。
往后几天他们不找冷初羡,冷初羡也没有回复他们任何消息,几日之中,二逛了大半个柳城。不去想那些烦心事,这几日过得很是惬意,好像回到了在军校的时光。
到了第五日清晨,李丞婧接到冷初羡的电话,邀他们今早来家中做客,‘胜利路88号。’
李丞婧叫醒了陈醉,两人梳洗一番,当即出门,招了辆三轮车前往。到了况府,冷初羡早已在门口等候。
三人相见,看冷初羡脸色尽是担忧,李丞婧便知今日之事难以成功。好歹能见况千业一面,纵然只有万分之一的机会也要试试。
那日冷初羡回到家中就想该怎么去跟她父亲提这件事,一连几日都找不到好的理由。索性直言李丞婧来柳城的目的,请她父亲看在李丞婧救过自己一命的份上,至少答应与她见面。
她本以为还要苦劝一会儿她父亲才有可能答应,结果她父亲微微沉吟,就答允让李丞婧明日到家中一会,只是言语之中没有透露出想要资助李家的意思。


  https://www.lvsetxt.com/books/31/31864/5552360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