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乱世烟雨难为情 > 第一百二十一章 峰回路转

第一百二十一章 峰回路转


  陈醉身子一沉,避过了正面的子弹,伏在马背上,身子突然向左一翻,以马头为掩护,反手一枪,对准那名主帅。他们之间尚有一些距离,且那名主帅左右有士兵拦截,但陈醉所用的是李丞婧赠予的手枪,射程和杀伤力都比士兵的手枪大得数倍。
子弹嘣的一声穿过一名士兵的右颈,子弹的余威扫到那名主帅的脸颊,顿时一阵辣痛。那名主帅大惊之下,陈醉的第二发子弹又打了过来,这次对准的不是他,而是他胯下之马的左足。子弹直穿马足,马匹顿时倒地,要将那名主帅摔出去。
那敌帅也是久经沙场,竟在千钧一刻之际,跳下马背,踉跄后退几步,狼狈不已,却没有摔倒。反手一枪也对准陈醉的马身,陈醉正横在马背上,听到马匹中弹,顾不得许多,向左一跳,着地滚开。反手一枪,直打敌帅的眉心。
敌帅难以抵挡,向右逃开,陈醉嗖嗖数枪,打得他东躲西逃,毫无威风。他正要躲到人群之中,一颗子弹突然从他的左臂划过,他大喊一声,急忙伸手捂住,鲜血涔涔而下。
段绍陵摆脱了敌军,眼见陈醉的数枪都被敌帅躲开,趁他全力躲避之际,朝他左胸开了一枪,但他的身手和反应忒快了点,这一枪也打他不中,只伤了他的左臂。
敌军看到主帅受伤,士气馁了三分。陈醉这边士气大盛,敌帅伤痛之下,急忙传令退兵。
北门得以不被攻破全仗陈段二人英勇杀敌,又伤了敌方主帅,大挫敌人锐气,否则敌众我寡,形势堪忧。二人回军之时,众将士肃然起敬。那厢南门的敌军也已退去,三军集合城中,他二人的事迹又传遍军营。
高阳总算又守住,经过轮番激战,全军上下早已疲惫不堪,到头来也只是稍挫敌军,估测他们很快就会有第三次第四次的突袭。而他们始终处于被动的防守,无能力主动出击。拖得越久,越容易断了城中粮饷,粮饷一断,他们就真的成了困兽之斗。
三军商议一阵,均无良策退敌。陈醉又想故技重施,毁敌方粮草,令他们不得不撤军。这个提议首先就遭到李丞婧的反对。
李丞婧肯定尹军吃过一次亏就不会再上第二次当,两次形势又不相同,上次是尹军在城,他们利用地势才有可乘之机。如今尹军在外,四面空旷,重兵把守,一有风吹草动他们如何不知,不管派谁去都是徒然送死。
陈醉还是想冒险一试,诸将都不同意就不便再提。
散会之后,李丞婧看着陈醉心事重重,显然还不死心,说道:“不是我反对你,这次实在太过凶险,我们再想想别的办法。”
“尹军受挫,今天之内是不会再攻城,我们都回去好好调整一下再想办法吧。”
段绍陵忽道:“你们先回去吧,下午新增了那么多的伤兵,我想去看看宝儿。”
李丞婧道:“绍陵,你终于学会主动关心宝儿了,好好去看看她吧。”
段绍陵到救伤营时,里里外外忙成一片,邹宝儿正在协助救治伤兵。段绍陵也帮着一起抬护伤兵,到了黄昏之时,才将所有伤员安置妥当。
邹宝儿总算闲了下来,惊奇地看到段绍陵一人站在那里,“绍陵,你怎么过来了?”
“我来了一会儿,看到你在忙,就不打扰你了。今天应该忙坏了。”
邹宝儿‘嗯’一声,甩了甩自己的手,她从来没有一天之内见过这么多的伤员,更不要说救治了。
“现在没事了,我们出去说一会儿话吧。”
邹宝儿正要跟他出去,突然看到他的手臂,“你受伤了?”
段绍陵这才看到自己两条手臂上各有几道口子,“不碍事,是轻伤。”
邹宝儿拉着他,  “快过来,我帮你处理一下。”
邹宝儿替他处理完了伤口,两人方才走到营外,段绍陵又将下午的战事大略说了一下。
打战的事情邹宝儿是一窍不通,只知道局势紧张,意味着会有更多的士兵会受伤,甚至死亡。下意识握着段绍陵的手:“答应我,一定要保护好自己。”
段绍陵也握紧她的手,“我会照顾好自己,你呢?真的还适应么?”
“你...今天这么关心我呀?”邹宝儿紧绷了一天的脸色顿时溢彩。
“你从未经历过这些,我当然担心你了。”
邹宝儿大着胆子靠在他的肩膀,“你这么主动关心我,我突然觉得留在这里也没什么好怕。”
段绍陵沉吟片刻,“眼下这个战不好打。”
邹宝儿不再多问,只说道:“有你们几个在,我相信没什么事难得倒你们,我们一定可以平安地离开这里。”
两人这一交谈,不知不觉到了八点,邹宝儿先回救伤营巡视伤员的伤势。
“这么晚才回来,聊得很开心吧。”
段绍陵只是淡淡一笑。
陈醉道:  “你赶紧去休息一会儿,晚点我们要出去。”
段绍陵道:“你还没死心,想要私自行动么?”
陈醉解释:“星夜出城有利于打探军情,现在我们对敌情所知甚少,所以才这么被动。你放心,我不会枉顾军令私自行动的,就我们两个人,难道我会苯到去送死么?”
“你刚才都没休息,先去好好睡一觉,十二点之前我会叫你的。”
他们是营长,今日又立了战功,出个城门的特权还是有的。守城士兵正要为他们开门,地上黑影一晃,又来了一个人。
“我就知道你一定不肯死心的。”
“丞婧,你别误会,我们只是出去打探个军情而已,我们会有分寸的。”
李丞婧道:“要打探军情,那正好一起。”
三人先是骑马出城,快接近敌营的时候,又下马步行,沿着旁边的小路慢慢靠近敌营。灯火下,只见敌营如靶心般环环相连,每层中间都有士兵巡逻,里三重外三重围的水泄不通,想找到粮草的位置都难,更别提烧粮草了。
三人摇了摇头,失望而归。
陈醉道:“烧不了他们的粮草,突袭也不可能,拖延战机更加不利,只有倾全部的兵力与他们背水一战了。”
李丞婧道:“我不赞成这么做,敌众我寡,硬拼没有胜算。高阳实在守不住,我们可以暂时放弃高阳,保存兵力。尹军占了高阳,下一步就会直捣南梧,我们集合高阳和南梧的兵力,到时再跟尹军决一死战,胜算要大的多了。”
段绍陵道:“我同意丞婧的看法,暂避锋芒,以退为进,敌人越是得意的时候,我们越容易反击。”
尹军没有给他们多少喘息的机会,才隔了一天又开始攻城,接连五天,大小十余次。但在王司令的带领下,在陈醉等顽强抵抗下高阳始终没有被攻破。然而众人心知己方现在已是强弩之末,若是尹军攻势不断,最多还能坚持三天。
事到如今只能采取李丞婧的退守南梧之际。
两军连续五天的交战后,进入了短暂的停战休整时期。第六日的凌晨十二点,大军趁着天黑,连夜出城。刚出了高阳十多里,突然间两面尹军掩杀而来。李丞婧急促段绍陵带人马护着医护人员和伤兵先走,他们留下断后。
段绍陵以大局为重,护着他们先行。
尹军连日攻城不下,焦急难耐,探到他们要星夜逃去南梧,担心两边一旦会合后战况于己方不利,故而今夜倾巢而出要将他们尽数歼灭于城外,两军于城外再次展开交锋。
陈醉和李丞婧对今夜这一战没有任何把握,两人想到可以同生共死,身处在枪林炮火,二人心中也是坦荡无畏。三军将士也是视死如归,尹军再强,也难以一举歼灭他们,双方正陷入苦战之中。
始终尹军人多,又是精锐尽出,时候一长,李丞婧他们慢慢处于下风。就在他们决定拼死一搏的时候,尹军大营传来急报,营帐着火,火势蔓延,粮饷恐怕不保。
尹军本已胜券在握,骤然听到噩耗,军心大乱。李丞婧那边也以为今夜凶多吉少,不料形势发生惊天的逆转,士气一震,顿时又占回一点上风。
尹军此时再也顾不得歼灭他们,要是粮草被毁,他们就非退兵不可,急忙下令退兵回营。
陈李二人怎么也猜不透会是谁去尹军的营帐放火,决不会是南梧的刘司令,此刻南梧的兵力还被尹军牵制着,不然他早就来驰援高阳。想到这里,他们担心段绍陵他们会遇上敌军,无暇去顾放火之人,急忙追赶。
刘司令那晚收到李麒玉的指令,也是连夜整军要赶到高阳救援。不曾想大军刚出城就中了尹军的埋伏,只得暂时退回城内。然而尹军自那晚起就驻扎在南梧城外,牵制着南梧的大军,教他们不能出兵相助。
刘司令几次率兵出城与尹军交战,尹军主力始终不与刘司令正面交锋,却有叫他们甩之不掉,刘司令多日来也在苦思破敌良策。


  https://www.lvsetxt.com/books/31/31864/5554263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