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乱世烟雨难为情 > 第一百一十八章 军饷问题

第一百一十八章 军饷问题


  李丞婧走到父亲身边,“爸爸,你先上楼,这里的事情我会处理好,中间经过情由,稍后我再一一跟你解释。”
李麒玉留在这里无话可说,便听了女儿之言,先行上楼。
“宝儿,我找的你很久,你跟我回桂城吧,”
“我不要回去。”
“邹伯伯很担心你,你还是回去看看他,婚事我们可以再慢慢商量。”况逸轩说着朝邹宝儿走近,邹宝儿立时退到段绍陵身旁。
李丞婧拦在从中,“况公子,宝儿是我府上的客人,她要回桂城,我自会派人好生护送,  就不劳你费心了,你还是请回吧。”
况逸轩有些不悦:“李大小姐,我劝你还是不要管我的私事,我们况家和李家还是井水不犯河水的好。”这话像是在说他况家的事李家管不起,半点没有把他们李家当回事。
李丞婧道:“我府上的客人也不是别人说带走就带走的。”
况逸轩道:“这么说你是不肯放人了?”
李丞婧道:“宝儿已经说了不想嫁给你,也不想跟你走,你又何必强人所难。大丈夫何患无妻,你连这点男儿气度都没有么?”
况逸轩勃然大怒,“李丞婧,你是想跟我们况家作对么?你以为你们李家可以纵横天下么?你可别太狂妄了。”
李丞婧昂然道:“我李家虽不能纵横天下,只是你想硬从我这里把人带走,也不是那么容易。奉劝你一句,强扭的瓜不甜,况家如此威名,可别做强抢民女之事。”
况逸轩已是满脸怒容,李丞婧无心再跟他争吵,“来人,好生送况公子出宁州。”
“李丞婧,你可不要后悔。”
“况公子请自便。”
况逸轩正要愤愤出门之际,外面又来了一个人,是冷初羡。
“初羡...你也来了...”邹李二人看到冷初羡俱是欢喜。
冷初羡对她们笑了笑,走到况逸轩的身边,不叫哥哥,只平淡地说道:“爸爸让我来找你,顺便告诉你,你和宝儿的婚事且先作罢,你不要为难人家了。”
邹宝儿大喜:“真的么?你爸爸同意退婚了?”
冷初羡笑道:“是啊,不但我爸爸同意,你爹也同意了。”
冷初羡见父亲和哥哥到邹家下聘,以邹宝儿的执拗和她对段绍陵的深情,这桩婚事绝不会那么顺利,可她也不能明着泼父兄的冷水,只有静观其变。终于没到婚礼之前,就听到了邹宝儿逃婚的消息。
她哥哥先去的邹家,这才传来消息。出了这么大的事,她爸爸也要去邹家问明白情况。冷初羡担心两家会闹得不愉快,她打心里也认为不该勉强宝儿,是以跟着她爸爸一起去桂城。
一路上,冷初羡才好好将邹宝儿的事大概跟他爸爸说清楚,劝她爸爸不要强求婚姻。到了邹家后,冷初羡更是尽力调节两边的关系,最后终于说动两边家长将婚姻之事暂且作罢。
冷初羡怕她哥哥来宁州跟李丞婧过不去,邹宝儿也不知道退婚之事,恐怕还在日夜担心。她父亲有事走不开,就由她来宁州说清楚退婚之事,顺便劝回兄长。
婚事退了,邹宝儿再面对况逸轩也没那么排斥。想到她对自己一片深情,竟尔起了愧疚之心,温言道;“况公子,我从始至终心里喜欢的只有绍陵一个人......”说着左手牵上了段绍陵的右手,“你的抬爱我是难以回报了,以你的家世相貌人品,一定会找到比我这个野丫头好上十倍之人,祝你找到属于你自己的幸福。”
况逸轩看看邹宝儿,再看看众人,一句话也说不出来,黯然转头离去。
“没什么事我也回去了,你们珍重。”冷初羡就要跟着她哥哥一起走。
李丞婧没想到她一来就要走,两步追了上去,“刚来怎么就急着走,留下来多住些时日,我们好好陪你游玩一番。”
邹宝儿也追上去挽留,“你回去也不见得有什么大事,我们留在宁州玩一段时间那才惬意。”
冷初羡叹道:“看到你们都在这里,我当然也想留下来玩一段时间,我爸爸让我务必要陪我哥哥一起回去,这次只能少陪了。”
冷初羡走了两步,又回过头,“宝儿,你爹很想你,他也不怪你贸然出走,让你尽快回家。”
邹宝儿点点头,“我知道了。”
冷初羡再也不回头地走了出去。
李丞婧问道:“宝儿,你想什么时候回桂城,我安排人送你回去。”
邹宝儿看着段绍陵,又古怪地看了他们两个。两人同时会意,一起走开。
小楼后面就是大帅府的后花园,这里种的奇花异卉比邹府都不逊色。
“宝儿,你该回去向你父亲报个平安了。”
邹宝儿横了他一眼,嗔道:“你这么想我走了么?”
“我不是这个意思......”
“我说了我要跟你一起留在宁州,我不会一直白住在大帅府,现在婚事已经解决,我一会儿就让丞婧在军医处帮我安排个位置。”
段绍陵主动牵起她的手,“我只是说你该回去跟你爹报个平安。”
邹宝儿甚是开心,“我要是回去了我爹还会让我出来么?我跑得出一次,可不一定能跑出第二次,一会儿我就写一封信请人送回桂城报平安。”
当晚冷初羡就把两件事跟李丞婧说了,李丞婧立马遣人替她送信,次日早上带着她到军医处,给她安排个护士的职位,住仍然是住在李家。
军医们处看两人同来,神色亲密,邹宝儿口中直呼李丞婧的闺名,陈醉和段绍陵的事整个军中都知道,这姑娘看来也是大小姐的好朋友。陈段二人的表现众人皆有耳闻。
加上邹宝儿长相可爱甜美,本就让人有三分喜欢,立马给她安排了个护士的职位,但她仍然住在李家。
邹宝儿的工作定了下来,李丞婧也不好在这里陪她,先行回府。
回到家中,龙副官在大厅等她,“大小姐,大帅在书房等你,有要事相商。”
李丞婧当即上楼,她父亲若无重要的事决不会让她去书房谈话,难道又出了什么事?李丞婧进了书房,她父亲正坐在位置上,一副等她很久的样子,更加坚定了她心中的想法,“爸爸,是出了什么事了么?”
李麒玉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示意她坐到旁边的沙发上谈话。
“邹小姐的事情安排好了么?”
“安排妥当了。”
李麒玉轻声道:“当时我让你到学校接近况小姐只是想多个后援,实在没有什么恶意。况公子和邹小姐有婚姻纠葛,这件事不关我们李家的事,我们如此偏袒,不免得罪况家,想要让况家援助我们李家看来是不太可能了。”
“爸,这件事......”李丞婧正要解释前因后果,李麒玉伸手打断了她,“婧儿,你我父女同心,爸爸怎会不知道你的想法,你重情重义,维护自己的朋友理所应当,爸爸不会怪你。
只是我们跟尹家的战争一触即发,咱们李家粮饷匮乏的问题不解决,这场战怕是很难打下去,就是侥幸赢了,我们也是元气大伤,到时西南的白家和北方的宋家一定会趁火打劫,我们李家就岌岌可危了。”
李丞婧把段绍陵的建议跟他爸爸说了,自他们李家统治七省以来,他父亲对七省百姓是功大于过,只要他父亲振臂一呼,说清楚其中的厉害关系,不敢说一呼百应,通晓大是大非之人一定会相助李家,当可大程度上解决李家的财政危机。
李丞婧满以为她父亲会欣然采纳,不想他父亲听后并没有表态,也看不出是同意还是反对。
“爸,你觉得这法子不可行么?”
李麒玉顿了顿,才说道:“这些商贾都是自私自利之人,我对他们宽容他们只当是应该,只要稍加税收,就会给我冠上个残暴不仁的罪名,有几个能够体会到我的难处?这法子不是不行,我可以一试,却也能想到所收到的成效不过是杯水车薪罢了。”
李丞婧觉察到父亲话里有话,直问道:“爸爸,那你的想法是什么,你就跟女儿直说了吧。”
李麒玉道:“你引荐回来的人都很是不可多得的人才,爸爸信得过你的眼光。邹家是享誉全国的纺织大王,比不上况家,却也是数一数二,若是邹家肯支援我们,那这场战我们的胜算就会更大。你是聪明人,你知道该怎么办。
婧儿,你知道粮饷是我们李家的短板,这件事不解决,我们始终无法迈出七省之外,这其中利害你是知道的,非是爸爸硬要你以感情谋事。”
李丞婧轻声道:“婧儿明白。”
退出书房,李丞婧苦思该如何才好,粮饷之事越快越好,若要直接让邹宝儿去说服邹老爷资助李家实在开不了这个口,  更不能让段绍陵去说,真不知如何是好。
待到邹宝儿回来,李丞婧只字不提,就问邹宝儿习惯与否,邹宝儿就说护士本就是她的专长,与在军校时没太大差别,就是工作量比在军校的时候大得多。众人看到李丞婧的份上,工作量再大也会有人帮她分担。


  https://www.lvsetxt.com/books/31/31864/5556138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