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乱世烟雨难为情 > 第一百零五章 邀请

第一百零五章 邀请


  刘教官又带着众人往学校大门口走,这次大门口没有车等着他们,出了门口继续带他们往西走,走了大半个小时,到了一个马场,“飞扬马场。”
管理员早在门口等候,很客气地带着众人进去。马厩里有成百上千头的马或饮水,或吃饲料,不时地发出低沉的马鸣。
他们就地集合,刘教官请那位管理员过来跟他们说话,那个管理员自称姓方,让他们称呼他为方大叔就行。接着他介绍了一下马厩里的马有三千匹,像古时候一样也要分上中下三等:
下等马,速度不快,只要不过分惹它,普遍性情温顺,中等马速度稍快,性情就不那么温顺,偶尔会发小脾气导致失控,上等马,速度快,脾气大,站在那里不动也会自己失控,他们学习骑马的顺序自然是从下往上,
介绍完毕后,方大叔带着他们往前走到一个方棚的马厩之前,这里的都是下等马,这棚子甚大,里面的马匹少说也有百余匹。方大叔让他们自己进去解开缰绳,每人牵一匹马到前面的空地上。
他们逐个进去牵马出来,却有几匹马不愿意出来,抓着缰绳硬拉,仍是不动。方大叔还说这边的马都很听话,怎么这么有性子,下等马都这样,那上等马的架子岂不更大。
正在无奈之际,方大叔朗声道:“若是有些马不愿意出来,顺着马头上的毛轻轻抚摸几下,再用力将马拉出来,不必再理会它是否耍性子。”
他们一试,这个办法还真奏效。将马牵到前面,方大叔将马儿的习性告诉他们,如何上马,如何策马,勒马以及骑马过程中如何控制马儿前进的方向以及会遇到的问题也都详细说明,让他们牢牢记住。
上午两个多小时方大叔只让他们牵着马围着周围走几圈,可以骑在马背上,但只能任凭马儿自己前行,他们只可控制方向,不准他们策马前行。他们明白方大叔是要他们要先跟马儿建立交情,把马儿当朋友,往后马儿才肯为他们发挥最佳的速度。
他们牵出来的也由他们牵回去,马厩周围都备有喂马的饲料和水,方大叔也让他们往槽中加满。
回去前,刘教官说从下午开始他不会再带他们过来,每天上午八点,下午两点他们要准时在马场集合,在这里方大叔就是他们的教官,一切听从方大叔的指令。
到了下午开始,方大叔才准他们围着空地的周边骑几圈,感受骑马的感觉,仍告诫他们不要贪功冒进,骑得太快,万一出现非常情况,他们首先要先弃马而逃,大可不必顾忌马儿的安危。
他们全都谨记在心,骑的过程中,他们又发现李丞婧和白文浩两人对骑马也是十分熟练,要不是刘教官不让他们搞特殊化,他们简直不用在这里跟旁人一起学。众人遇到自己不能解决的难题,有的并肩与旁人互相探讨,有的问方大叔,还有一部分都来向李丞婧请教。
白文浩为人冷漠寡言,虽不和旁人交恶,旁人也不愿意跟他说话,因为就算说了他也未必肯理睬。只有向海川,由于训练初期白文浩对自己有相助之情,即使白不爱说话,他也愿意主动理睬他。
李丞婧见许多人都来问自己,觉得有些麻烦,然同学一场,大家相处地也算不错,他们又确实不懂,只有耐着性子慢慢解说。
方大叔看出他们二人早就懂得骑马,也只是点头微笑,不说其他。
下午结束之前,方大叔不仅要他们喂马,还要他们洗干净自己骑的马。
当晚陈醉和段绍陵到了楼下的草坪上,陈醉将那六天的所有经历都原原本本地告诉段绍陵,段绍陵也为他的奇遇而高兴。
陈醉正要起身将连大叔教他的腿法传授给他,段绍陵拉着他的手臂,笑着拒绝了,认为这是他师傅教给他的,他不经过他师傅的同意传授给旁人未免对他师傅有些不敬,自己也不愿意占这个便宜。
陈醉也知道这样不好,换作旁人他肯定不肯教,然段绍陵对他而言如亲兄弟一般,又非旁人可比,除了感情不能跟他分享,他认为自己所拥有的都可以跟他共同拥有。
他又说要教,段绍陵坚不肯接受,让他等毕业后带他去斗龙岛,自己拜连大叔为师后再堂堂正正地学他的腿功,这样对大家都没什么为难。
段绍陵这么坚决,说的又合乎情理,陈醉就不再坚持。
陈醉说出连大叔对他的谆谆告诫,三场考验,第一场凶险万分,导致众人伤痕累累,虽不关生死,却让人感觉从鬼门关中走了一圈;第二场是生死之战,论凶险倒不如第一场那么惊心动魄,胜在斗智斗力,以谋略取胜;第三场考验人性,看起来平平无奇,日后思之,心有余悸。
段绍陵心思素来细腻,陆白廷问起时,他看到刘教官的眼神就知道最后一关非比寻常,两人同时皱了眉心,均想这最后一关必定是生死考验,会凶险到什么地步,他们就难以猜到了。
对面有三个人朝他们而来,是李丞婧她们。
这时候还不见有萤火虫,五人只能盘坐在一起说话。
李丞婧今早把岛上的事情都跟冷初羡和邹宝儿解释了一遍,这时候二人就不会来消遣他们了。
李丞婧看到他们的脸色不对,问道:“你们刚才在聊什么,怎么脸色有点不大自然?”
陈醉道:“我们在想最后一关考验的事,师傅说的和刘教官今天的神情加以验证,这最后一关真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
李丞婧轻颦微蹙,这一个神情也逃不过段绍陵的眼光,“丞婧,你是不是知道一些,或是略有耳闻。”
李丞婧叹了叹气,“好吧,我爸爸派我来之前,只是把所有的情况都调查的一清二楚,这最后一关的考验,我还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唯一知道的是......”顿了顿,“四十一个同学未必都能活着回来。”
“啊?”四人惊呼。
“根据我爸爸的情报,再结合今天刘教官的那句只要过关的都算毕业,那过关指的估计便是只要能活着回来的都算毕业。”
邹宝儿不可置信地道:“当真是这样的么?”
李丞婧道:“军校出来的不都是为了日后上战场么?上了战场就是生死有命了,连学校的考验都不能活下来的,日后就是上了战场,也不过是白白送死。”
段绍陵知邹宝儿当心兄长,便道:“宝儿你放心吧,宝义现在今非昔比,要是连他都折了进去,那么班上大半的同学都不能活了。就算真有伤亡,到底不是真正的战场,不至于残酷到如此地步吧?”
李丞婧道:“这倒不错,我听说历届不能活着回来的也不会有十个。宝儿你别担心,我向你保证不管如何凶险,我们一定会把宝义平安地带回来。”
邹宝儿眼见自己的哥哥已经今非昔比,然兄妹情深,陡然听到这是一场随时会送命的考验,如何能放得下心,听到他们这样说这才放心,心想以他们三个人的本事一定可以全身而退,他们合力照顾,再加上她哥哥自身的能力,总算可以放心。
“你们自己也要万分小心才是。”
李丞婧忽然站起身来,向着来的方向走了两步,背对着他们,负手旁站,抬头仰望皓月。
冷初羡站了起来,走到她身侧,“丞婧,你怎么了?你们的考验应该难不住你才对,还是你有别的心事?”
李丞婧对她笑了笑,回过头来看着段绍陵和陈醉,“我有话想跟你们说。”
二人站了起来,邹宝儿也站了起来,“我跟初羡要回避么?”她正要走开,李丞婧道:“不用了,我没有什么不能对你们说的。”
“你有什么话想说?”
李丞婧往回走两步,说道:“毕业在即,你们想好毕业后何去何从了么?”
陈醉只有茫然地看着段绍陵,这么深奥的问题应该由他来想。
段绍陵沉默了片刻,说道:“有想过,想来想去都不是很理想。”
李丞婧直言:“如果我说,我想邀请你们到我爸爸的军中,你们会不会接受?陈醉,在南村那晚,我本来就是想跟你讲这件事,只是被打岔,后来想想时机也不对,就想着等大家都在的时候再说。”
陈醉想起那天晚上她本来想说后来又不说,就是为了这事。
段绍陵顿了顿,说道:“丞婧,以我们的交情我不想对你说假话,也不需假意奉承,我着实不愿意为军阀效力,就算李大帅是你爸爸。”
李丞婧道:“你始终认为军阀都是为了自己的利益?”
“难道你爸爸不是么?”
李丞婧不怒反笑:“绍陵,你觉得我们军阀都是为了自己的霸业而活,可你也想不出有谁是真正为国为民,不是么?”
“是啊,所以我始终不知道后面的路怎么走。”
李丞婧又望了望明月,侃侃说道:“你既然找不到可托之乔木,就没有想过自辟一条道路么?恕我直言,你眼下要走这条路还不能够,因为你空有一腔热血,而没有丝毫经验,手上更没有任何开辟道路的人脉资本。
军阀是乱世必有的产物,你就是讨厌,也应该要了解。一个普通手艺人,他的手艺都是从别人手上传承过来的,等到条件成熟后,他才可以开店立业。你也可以先到我们李家学习经验,积累属于自己的资本,以后你才知道之际要走哪条路。”
段绍陵道:“话是不错,但这条路一旦选了,日后只怕难以脱身,到时再想走只会伤了我们的情义,这是我不愿意看到的。”
李丞婧道:“你忘了三国里曹操和关羽约法三章之事了么?他们只是立场不同,骨子里仍然惺惺相惜,才有日后义释华容道之事。曹操能做到的,难道我爸爸就不如他么?”
段绍陵错愕地看着她。
李丞婧接着说道:“我可以向你保证,即便你们要到李家,事先也要我爸爸答应,若有一天你们要走,我李家上下绝不阻扰。嘿嘿,你们如果真要走,也只能说我爸爸真不堪为一位明主,不值得你们为他效力,我又有何理由留你们呢?”
段绍陵一时无语,心里还是不喜欢那些军阀,却被李丞婧这番不卑不亢的话所折服。
李丞婧又道:“你们也不用立刻就答应,还有一个月的时间,你们可以好好商量。绍陵,我该说的都已经说完,不论你们来或不来都由你自己决定,于我们之间的感情不会有半点亏损。至于我跟陈醉,你就更不用顾忌,再艰难我们总是要在一起的。”
段绍陵微微一笑,“丞婧,等毕业的前一天我会给你一个答案的。”


  https://www.lvsetxt.com/books/31/31864/5565694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