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乱世烟雨难为情 > 第六十九章 分组训练

第六十九章 分组训练


  夕阳西下,风也渐渐吹得疏狂。她们知道邹宝儿不能吹太久的风,招呼着该回去。
他们数了一下竹篓里的鱼,今日掉得最多的是廖仲英,难道爱情的魔力真的有那么大?
他们将鱼放生后,一起回了前厅。又坐了半个小时,刚好开饭。前几日下人把饭菜准备好送到邹宝儿的房间,今天难得这么热闹,邹宝儿自然要陪着大家一起。
席间还上了酒,除了邹宝儿,所有人都喝了酒。李丞婧本来也不想让冷初羡喝,冷初羡却说今天状态好,坚持要喝一两杯,李丞婧不忍扫她的兴,想着这里这么多人,总有办法让她平安回去,便让她小酌两杯。
他们这才发现胡园岚的酒量之好,大有不输给李丞婧和邹宝儿的趋势。他们也不敢喝得太多,酒入三分就差不多了,约好等年末放假的时候,无牵无挂,大家再真正地海喝一场。
出门的时候,李丞婧一直陪在冷初羡的身边,以防她酒劲上头,可以及时扶住她。走了几步,冷初羡只是脸上稍红,丝毫没有要倾倒的迹象,看样子她今晚状态还真的不错。几位男生也惊讶于冷初羡今晚居然超水平发挥,不再是从前的一杯倒了。
这个状态也只能撑到宿舍,刚回到宿舍,冷初羡就不由自主地躺在床上。不管怎么样,能从一杯倒,到两杯可以自己撑到回来,也已经很不错了。李丞婧将她平躺放好,替她盖上了被子,很快就听到她发出低沉熟睡的声音。
又一周过去,到了他们没有去看邹宝儿,晚上八点半,邹宝儿终于来学校了。步伐轻盈有力,气色红润,单看外表是看不出她近期有生过病,受过伤的痕迹。
李丞婧道:“你的精气神好像比受伤前还好,不过也是,你们邹家多的是名贵药材和补品,你爹必然一日照三餐命人炖给你喝。”
邹宝儿笑道:“也许是吧,除此之外,我还应该感谢一个人。”她看着冷初羡,“你哥哥在桂城待了三天,还命人送来了很多珍贵的外伤良药,不然光靠医生的药,我也未必能这么快恢复。”
冷初羡只是嗯了一声。心上更寒了一层,她哥哥在桂城原来待了整整三天,仅仅在邹家碰了一面,就再也没有来学校看过她。
邹宝儿看着冷初羡如此冷漠沉寂的表情,“为什么我在你哥哥面前提起你的时候,他也是这样的表情,难道他没有来看过你么?”上周日的时候,邹宝儿都想问这件事,因为有不知情的人在,她到现在才提起。
李丞婧知道冷初羡不会愿意再提一次,代替她,用长话短说的方式,大致解释了一下他们兄妹的情况,邹宝儿心里的疑问解开了,其他的也不再多问。
“咦.....”李丞婧又道:“况逸轩这么关心你,难道真的只是因为你们两家有生意上的往来么?”
“我哪知道?他就来过一次,我就再也没有见过他,药材也不是他亲自送过来的。”
李丞婧道:“一个男人,尤其是像况逸轩那样的商人,都是精于计算,是不可能把时间浪费在自己不在乎的人事物身上,百忙之中,他愿意抽空去看你,给你送花,送药材,你还是留心点的好。”
“好,我记住了。”
李丞婧笑了笑,“不过,如果况逸轩真的喜欢你,你也不妨考虑一下,一来,况家家世显赫,二来如果你做了初羡的嫂子,也许他们兄妹的关系就不会这么僵了,这么看来,也是两全其美呀。”
邹宝儿坚决道:“那我怕是没有这个福分。”
关了灯,邹宝儿躺在床上,仰望着天花板,窗外射进了一道如彩虹般细长柔和的光线。邹宝儿所说的话不过是避重就轻,还有很多细节是没有告诉她们的。
比如,况逸轩并非就来看过她一次,那三天,他每天都会抽时间过来看望她,为她的房间插上一束新鲜的花,陪她说话,尽管他的话没有多幽默动人,确是很有耐心。包括那药材食补也是他亲自带过来,亲自嘱咐邹家的人该怎么炖给她喝。
邹宝儿又怎么不明白况逸轩是个精于计算的商人,肯花心思在自己的身上,不说有多么情深义重,至少暧昧的成分是有的。他到底没有说得那么明显,邹宝儿就且当他是一种朋友的关心,不去理会太多。她自身的爱恨纠葛还没有处理清楚,还不想为自己平添更多的烦恼。
接下来射击场的训练,冷初羡都是一个人去,邹宝儿再没有去过。其实再过一个星期后,她的伤势已然痊愈,再说她上次受伤是她自己状态不佳所致,只要她调整好自己的状态,认真一点,是不会有事的。
总有一种急,叫做当爹的替儿女心急。邹老爷如惊弓之鸟一般,怎么都不让她再碰枪。李丞婧便说,如果她真的想学,下次找个机会她去外面单独教她。
至于邹宝儿和段绍陵之间,两人平时见面也还算自然客气,尚能谈笑风生,之前的不愉快都好像烟消云散,连同邹宝儿对段绍陵的感情好像也进入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平淡期。然而邹宝儿也再没有和段绍陵去过圣心大教堂,段绍陵也不会自己跑去,日子就这样很平静地从金秋过渡到了晚秋时节。
射击场上,李丞婧的枪法依然保持着第一的成绩,陈醉和白文浩以稍逊一筹的成绩并列在李丞婧的后面,众人的枪法也都突飞猛进,远非昔日阿蒙。
冷初羡这个友情客串的学生,在李丞婧的教导下,枪法也日益娴熟,李丞婧坦言,冷初羡如今的枪法对付外面的三五个小毛贼是全然不在话下的。
这日下午,射击训练完毕后,刘教官集合众人,然后叫了李丞婧,陈醉,段绍陵,白文浩四个人出列,他们四个也是成绩最优异的四个人。随后刘教官摊开自己的手心,手心内有四个揉成一团的纸团,又让他们每人抽一张。
下面的同学都不明白刘教官这是让他们抓什么阄,刘教官说的话总有他的道理,于是四人随意抓了一个,打开之后,李丞婧和段绍陵的纸团上都写着一个‘二’字,陈醉和白文浩的则都是写着一个‘一’字,他们不明就里地将纸团交还给刘教官。
刘教官没有让他们站回去,走到众人的面前说道:“你们练了这么久的枪法,也该测试一下你们的水平如何。射击实战训练分四组,以两组之间互相演练的形式展开。”高举手上的白纸,又道:“他们四人是我选出来的组长,刚刚他们抽了纸团,丞婧和绍陵为演练的两组,陈醉和文浩一起,接下来他们要在你们当中抽选他们的组员。”
跟着刘教官从怀里掏出一个棕色的盒子,“里面是你们的名字,他们四个组长分别依次抽取一张,在同一组的同学,请你们站在一起。”然后把盒子摆到他们面前让他们抽取。
陈醉,段绍陵,李丞婧,白文浩依次抽取一张,打开相应的名字分别是:“王节,向海川,陆白廷,沈洪。”他们依次走出来站好四个方位。他们再接着抽第二组......
步兵科一共是四十一个同学,也就是说有一组的人数会多一个。刘教官便把多出来的一个人放在李丞婧那组,这多出来的刚好就是邹宝义,以邹宝义现在的实力,对李丞婧那组也算是如虎添翼了。
刘教官让他们记好自己的组员,明天下午一点半,就按这个分组集合,然后开始实战射击训练。
“刘教官,我们明天的实战训练,不会是真枪实弹地干吧?”
刘教官只说道:“你放心,我保证训练过后,你依然毫发无伤地站在这里。”
刘教官又不肯说,走回食堂的时候,他们就在讨论明日的射击实战训练又是什么样的。从这么久的训练也不难想象,必定是两组之间如沙场敌对般持枪相斗,情景大概就是刘教官虚拟出来的,枪是真的,里面装的就不应该是子弹了,子弹无眼,那一场训练下来不是非死即伤?
李丞婧道:“不管如何,绍陵,我希望明日的演练,我们都能够全力以赴,你不需要对我手下留情。”
段绍陵自谦道:“莫说是你,你那一组猛将如云,全力以赴都不一定有胜算,我哪还敢手下留情。”
李丞婧却道:“你素来心思缜密,我对你才是不敢掉以轻心。”她的枪法是比段绍陵高一些,团队作战讲求精诚合作,段绍陵素有凝聚人心之力,她这话倒也不是恭维之言。
廖仲英道:“你们就不用互相佩服了,明日鹿死谁手,既见分晓。”他是在陈醉这一组。
等到回到宿舍,邹宝义才对陈醉说道:“这么刚巧,你又和文浩一组了。如今你的枪法也不逊色于他,明天可有把握能赢?”


  https://www.lvsetxt.com/books/31/31864/5604445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