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乱世烟雨难为情 > 第四十九章 过敏

第四十九章 过敏


  况千业盛名远播,凡事经商的哪个不喜欢跟他有合作的机会。邹家就算比不上况家,但邹家纺织在****也是首屈一指,邹老爷也是颇有威望之人,是以两家在生意上一直有着密切的往来。
去年夏天的时候,况千业带着儿子来邹家拜会过邹老爷一次,他们在大厅里聊得正欢,恰逢邹宝儿从外面回来,两边互通了一下身份和姓名,邹宝儿心里就有了印象。
但自那以后,他们也没有来过邹家,或许来过,只是邹宝儿不知道。后面是她知道了冷初羡的身份才想了起来。
“你跟你哥哥关系怎么样?”
这个问题……
邹宝儿看着冷初羡有点为难的样子。“我也是猜想的,你哥哥当时只是跟我礼貌性打了声招呼,很绅士,只是我感觉不到有多少的人情味,就是个十足十的商人。不过也是可以理解的,你们家家大业大,你爸爸必须要把你哥培养成合格的商人才能保证家业的传承。”
邹宝儿说对了,冷初羡和哥哥虽然是一母同胞,但从小接受的思想确是截然不同的两种。她哥哥从小就被当做继承人来培养,一言一行都受到严格的约束,久而久之,就连兄妹之间的感情都变得有些淡薄。
“不好意思,又提起你的伤心事了。”邹宝儿有些歉然。
冷初羡笑道:“这又不是什么伤心事,不过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我们兄妹虽不亲切,却也没什么矛盾,只是平静地像一面镜子。”
邹宝儿笑了笑,“可是如果你哥也像我哥那样闹腾,你也会觉得很烦的。”
“可我一直都很羡慕你们。”她虽然有哥哥,也觉得内心很是孤单寂寥,所以当她见到李丞婧的时候才会油然生出一种从未拥有过的姐妹之情。
邹家兄妹相处,拌嘴嬉笑,又互相敬爱关心,更是羡慕不已,那是她从未享受过,体验过的手足情谊。
“那我要不要大方点,把我哥让一半给你,给你认他当着干哥哥怎么样?”
冷初羡呵呵一笑,“自从认识你们之后,我觉得内心温暖多了。”
邹宝儿相信,因为李丞婧他们对她很真心。“初羡,还有件事我想澄清一下,那时就算绍陵不答应陪我一天,我都会帮你去查真相,只是想看看他会不会答应陪我一天。”
冷初羡问她:“你跟绍陵怎么样了?那天回来的时候我碰到他,感觉还是挺开心的。”
邹宝儿望着天上的一轮明月,悠叹道:“绍陵是那种含蓄到情感不流于表面的人,我自己心里也是一点把握都没有。”
“绍陵是个感情细腻的人,只要你有足够的耐心,会慢慢打开他的心。”
“你还好么?”
“……”
“我本来今晚不想提感情的事,既然你问起,我也好奇地想知道你心里放下了么?”
冷初羡低头沉吟,望着地上,只有两个人的影子。
邹宝儿已经知道答案,不需要她再说什么了,站了起来,“我们回去吧,你明天还要写那个什么观后感,早点休息,养好精力。”
冷初羡回到营帐的时候,她们两个已经正准备躺下了。
关了灯火,冷初羡才有勇气面对自己的内心,她已经很努力去淡忘,去回避,为什么内心的情感始终挥之不去,像鲸吞蚕食一样蔓延吞噬她心上的每一处经络。明明思念难忍,在人前却只能表现出一副往事随风的潇洒,不能表露出任何会被人看穿的蛛丝马迹。
内心深处有时候也会有个不甘声音在问道:“她真的比不上李丞婧么?”
这就是感情最无奈可的地方,它比的是感觉,不是条件,条件可以努力,感觉没有,条件再好也是枉然。
第二天,那些女学生除了吃饭以外,足不出户,全都把自己关在营帐里‘闭关修炼’。邹宝儿和刘护士走到营帐外,空无一人,只有她们的营帐里发出她们苦读口语的声音,叽里呱啦,嗡嗡作响,没有一句是她们听得懂的。
两个女生又不好意思去跟那些兵哥哥搭讪,百无聊赖,邹宝儿告诉刘护士山上风景还算不错,想邀请她爬山,刘护士并不乐于此道,只好作罢。两人随便逛了两圈便回到营帐各自休息,中餐,晚餐后都是如此。就是到了晚上,邹宝儿都不敢再去打扰冷初羡,只能盼着她们明日早点考完,早点回学校。
这个亢长又无趣的夜晚,只能在辗转反侧中度过了。
终于到了第三日早上,邹宝儿也要去外面听听她们的口语考试,听不懂,至少外面人多热闹,还可以跟旁边的人说说话。邹宝儿整理好着装正想和刘护士出去,帐外急冲冲跑进来一个人。
“小言。”
“不好了,初羡出事了。”王小言连喘带急地说着。
“啊?初羡怎么了?”
“你们快跟我来。”言下之意是要她们两个一起去。
走到外面,冷初羡的营帐外挤满了人,两名兵哥哥守在营帐外不让旁人进去。见到她们三人,又立即放行。
谢部长,三位老师,还有胡园岚都在里面,冷初羡躺在床上,一副疼痛难忍的模样。
“发生什么事了?”邹宝儿急问道。
胡园岚说她早上起床的时候看到冷初羡在床上辗转反侧,手不停地上下挠着,不时着发出疼痛的声音。她过来轻轻一掀她的上衣,发现她全身发红,还慢慢红肿成了一个个带状红点,我就赶紧去请谢部长和三位老师过来,小言就去找你们。
邹宝儿坐到她的身旁,拉起她的上衣,谢部长往后退了几步。她的红点如熟透的樱桃般深红,从肚脐逐渐上升到了脖子。
“是过敏。”
“初羡这两天接触到什么没有?”
胡园岚不解道:“并没有什么,我们昨天都在营帐内,而且昨晚她还是好好的,只是一早就变成这样。”
冷初羡躺在床上摇了摇头,发出微弱痛苦的声音,“并不是早上才这样,我从昨晚就开始轻微发痒,只是当时没有去在意。”
邹宝儿暗自从头到尾想了一遍,看了看床上还是很痛苦的冷初羡,“糟了,难道是药囊?”
谢部长不信道:“不会吧,那药囊驱蚊祛痒,我们都在用,也没有听到谁说有问题。”
“初羡,你有没有对什么树木药物过敏的?”
冷初羡竭力想了想,“松香。”
“糟了,我们的药囊里面就含有艾叶,白芷,蛇床子,松香,而且松香的剂量还是最多的。”一旁的刘护士忍不住说道。
“那现在怎么办呢?”
谢部长提议:“三位老师,不如请你们先出去告诉外面的学生,冷初羡是个人性过敏,与她们无关,安排她们正常考试。我和两位护士留在这里想办法,不知你们意下如何?”
三位老师觉得谢部长的提议很合理,她们还要正常的工作,外面还有学生等着考试,三人先出去,也让王小言和胡园岚一起出去。二人再心急也知道一来自己还要考试,二来留在这里也帮不上忙,就先出去考试。
邹宝儿对刘护士说道:“我想在这里陪一下初羡,劳烦你先去营帐把我们的药箱拿过来,我先帮初羡擦擦药,看看能不能褪去她身上的红点。”
刘护士知道她和冷初羡的关系匪浅,她留下来自然可以安抚一下冷初羡的心情。
“初羡,现在感觉怎么样?”
“又痒又痛。”她不禁伸手去挠。邹宝儿握着她的手,“我马上就替你擦药,不要挠,越挠会越痒的。”
转而对谢部长说道:“一会儿擦了药,如果一个小时内可以消退的话,那就属于轻度过敏,但不管好不好,今天这考试初羡是参加不了了。更有甚者,万一擦了药都没效果,我想申请能不能先派部车送我和初羡回去?”
“可以。”
刘护士拿了药箱过来,很熟练地取出一个棕绿色的瓶子还有一包棉花。邹宝儿有些为难地说道:“谢部长能不能先出去?一会儿我要帮初羡擦身子。”
谢部长轻笑一声,“那我在外面等你们,有什么情况及时跟我汇报。”
邹宝儿一点一点地帮她擦起来......一个小时后......
邹宝儿走了出来,疲惫中带着尽力后的失望,“谢部长,初羡的红疹没有半点消退,我实在想不到她对松香会过敏到如此程度,仅仅是几克的微量都能造成中度过敏。”
谢部长知道什么意思了,当即吹了一下胸前的哨子。很快一名兵哥哥快步而来,“谢部长有何指示?”
“立马通知前面开一辆车过来,再选五个士兵陪冷初羡同学和邹小护士一起回军校。”
“收到。”
兵哥哥走了不过几分钟,一辆车停在营帐之外。听到汽车的笛声,邹宝儿扶着冷初羡走出来,上了车,邹宝儿一直都轻握着她的手,以防她忍不住去挠身上的伤口。一个小时的路程,说快也挺快的。她们靠着车身先眯一会儿,不知不觉都有些睡意,邹宝儿始终握着冷初羡的手。
突然“咚的一声,”在睡梦之中,一声停车的急响,她们的后脑勺不大不小地被撞了一下,瞬间惊醒。


  https://www.lvsetxt.com/books/31/31864/5625486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