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乱世烟雨难为情 > 第四十章 身份公开

第四十章 身份公开


  正事告一段落,邹宝儿反正都留下来了,也不能就这么干回宿舍,她现在还没有回宿舍睡觉的念头,索性提议他们就真的去捉萤火虫来玩。本来四个人的组合,现在多了一个人,邹宝儿为他们的事又出了这么大力,这么点小事自然不能拒绝。
李丞婧和冷初羡那几日为了陪陈醉解闷,下了点功夫捉了几天萤火。近日来虽然少抓了,但抓了几次,又找到了当时的感觉。
他们看到邹宝儿确是轻车熟手,一抓一个准,跟那两个男生都相差不远,就连陈醉他们都难以置信,看来这个邹家大小姐真的和一般的大家闺秀不一样。不消二十分钟,他们便抓了近百只。
星空,萤光,五人再次围坐在垓心,若是再来几个人,再配上点歌舞,倒真有种篝火晚会的感觉。
“你们知道我为什么愿意为你们去查这件事么?”
“你不是因为绍陵么?”陈醉问道。
段绍陵不禁扭捏地看着她,在告诉她不要把他们之间的约定这么急着说出来。
邹宝儿不理会地笑了笑,“你们是朋友,在认识你们之前,我也有自己的朋友,但我从来没有见过有谁的朋友会为了对方连命都可以不要。”
李丞婧笑道:“宝儿,我们虽然认识不久。我承认当时邀请跟我们一起住,还有让绍陵去找你帮忙都是带着点目的,但我保证,只要你愿意,以后我们会以同样的方式去对待你。”
邹宝儿道:“我知道,从你们让我入住,到绍陵晚上约我出来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道你们肯定有事需要我帮忙。绍陵,不然你以为我真的会相信你那天晚上这么快就会和我花前月下了么?”
他们不禁沉默,原来她早点猜到,这里任谁都未必比得上她聪明。
邹宝儿又道:“但我还是愿意,因为我相信绍陵,也相信你们跟我说的每一句话。只是我还有一件事很好奇,你们两个肯定都有不简单的身份,难道到现在都不能告诉大家么?”
段绍陵接道:“我们相交用的是心,而不是去追问彼此的身份,若是我们不在邹家认识,我们也不会去探问你的身份。”
李丞婧此时忽然说道:“不,绍陵,宝儿说得对,既然我们是患难之交好朋友,有些事就不应该瞒着你们。其实我早就想告诉你们,只是碍于最近都找不到合适的机会,择日不如撞日,不瞒你们,其实……我爸爸是李麒玉。”
众人都吃了一大惊,“李麒玉,你是李麒玉的女儿。”
“原来丞婧你是李大帅的女儿。”段绍陵又重复了一遍。
李麒玉,当今天下势力最大的军阀之一,坐拥华南及西南部分领土。桂城军校虽是新政府所立,但桂城却是李家的统治之地,就连驻城的齐司令都是李家的人。
陈醉再问道:“你说过你是家中的独生女,李大帅就你一个女儿么?”
李丞婧道:“这件事我没骗你们,我爸就我一个女儿。”
她看到陈醉眉间的失落,她从未见过陈醉如此惆怅。
原来陈醉也猜出她们的身份必然都是非富即贵,只是没想到会贵到如此地步。他当然惆怅,现在他知道他们之间的差距直有天壤之别,而李麒玉派自己唯一的女儿来军校学习,这背后的用心良苦可想而知。那摆在他们面前的岂不是无法跨越的层峦叠嶂?
“我爸爸就是况千业。”冷初羡平静地说道。
“啊?”这一惊未消,又起一惊。他们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他们要绑架冷初羡却不敢伤她一分一毫,原来她是全国首富况千业的女儿。
李丞婧好奇道:“那为什么你姓冷不姓况?难道你是侧室所生,只能跟着母姓?”
冷初羡又道:“你猜对了一半,我是跟着母姓,但我爸爸没有侧室。我爸爸早就担心我会因为他的身份,遭到不必要,乃至于生命上的危险。是以我从小就跟着我母亲姓,我爸爸也是从小告诫我不能再别人面前泄露自己的身份。”
段绍陵叹道:“能想到用这种方式去保护自己的女儿,怪不得你爸爸会是最成功的实业家。
邹宝儿哈哈一笑,“我的两个室友果然都是大有来头,跟你们一比,我这小小的邹家大小姐简直是不值一提了。”
李丞婧道:“你忘了刚刚绍陵的话了么?我们是看心不看人。只希望你们知晓了我们的身份后不会心存芥蒂,因为除了身份之外,我们的所作所为都是出自于真心。”
段绍陵笑道:“这个你们放心吧,今夜过后,我仍然只知道你们是我最好的朋友,而不是什么达官权贵的女儿。
“陈醉你呢?”
“我的立场当然和绍陵的一样。”陈醉也笑了,只是他的笑中带着一丝言不由衷。
夜渐渐深,天上的星辰都蒙上了一层暗黑的迷雾。瓶子里的萤火虫都开始有些不耐烦了,他们赶紧打开瓶子放它们走,可不想伤害她们的生命。
“天色已晚,我们也赶紧回去休息吧。”
刚要分开的时候,李丞婧突然道;“陈醉,你能不能先留下,我有话要跟你说。”
邹宝儿很识趣地和冷初羡先回去,段绍陵也独自走回宿舍。
将萤火虫禁锢在瓶子里差不多一个小时,再放了出来,如候鸟脱困,在草丛间竞相追逐,跳舞狂欢,曼妙的舞姿丝毫不输给花间的蝴蝶。
“你看,它们现在多么自由自在,看着比刚好还要快乐。”
“有什么好快乐的,不过看起来自由,却不知道随时都还可能被人捉起来,随时都可能被杀掉。”
“即使如此,萤火虫也用它短暂的生命划出与太阳和月亮一样的光芒。就像人的生命也是一样的,不在于长短和贵贱,只要能活出自己的光芒,这一生都不枉了。”
“也许你说得是对吧。”|
“知道我的身份之后,你一直都是愁眉不展的,你是介意?还是在怪我没有早点告诉你?”李丞婧柔声问道。她的声音很轻柔,轻柔的像月色一样,像是女朋友在哄自己的男朋友。
见李丞婧如此放低自己的态度,陈醉深叹了一口气;“其实我早就在想你的身份一定不简单,也想到了非富即贵,只是怎么都没想到你会是军阀之女。”
“在你心里是不是也觉得军阀都是恶势力?”
陈醉冷冷一笑;“军阀势力只是每个阶段的乱世下必然的产物,本质又有什么好坏之分,最终的评价也不过是成王败寇罢了。但你是军阀之女,注定了我们之间会有一条不可逾越的鸿沟。”
“事在人为,你怎么这么想呢?你向来聪明自信,现在怎么这么悲观呢?”李丞婧的声音一直都是那么轻柔。
陈醉很无奈地笑了笑,“你爸爸就你一个女儿,他的江山最终也定是由你来继承,我不过是一介穷小子,我们之间又有什么未来?难道你会为了爱情放弃你的江山王座么?”
李丞婧却道:“哪有女人掌江山的。”
陈醉道:“武则天不是么?”
李丞婧不禁笑道:“中华上下五千年也就出了一个武则天,你拿我跟她相提并论,你也太高估我了吧。
陈醉道:“几千年的制度都可以被打破,又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
李丞婧道:“陈醉,我实话告诉你,我爸爸让我来军校学习,确实是对我寄予厚望,希望我学有所成的同时可以为李家招揽人才,也仅仅如此。我爸爸早就认清现实,我终究是个女儿家,是无法继承他的江山。”
“就是如此,你爸爸也定会选一个令他相信的人作为你的夫婿,以免他辛苦打下的江山,大权旁落。”
李丞婧再问道:“难道你就真的一点逐鹿天下的雄心都没有么?”
陈醉告诉她:“我没有绍陵那么宽广的胸襟,所追求的不过是真正自由的生活,对你口中的天下也从来没有任何概念。”
“以你的才能不该如此埋没自己,哪怕是为了我都不能想一想么?”
“我可以爱你,但我不会为了贪图江山入赘到你们李家,如果有一天我真的想要天下,我也要靠自己的双手去争取。”
李丞婧莞尔:“谁说要你入赘了?我怎么会用这种方式来侮辱你的尊严,我会等着你靠自己的双手来证明自己。”
“丞婧,难道为你证明自己的方式,就一定是要争夺天下么?”
李丞婧正色道:“不是我要你为了我争取天下,因为当我们一年后,从军校毕业,走出军外面,所要踏上的就是一片乱世。在乱世之中,我们是没有办法真的做到明哲保身的,要么为别人打天下,要么替自己去打天下。
你说得对,中国五千年的制度都可能被打破,世上还有什么事是不可能。未来要结束乱世,未必靠的就是当今天下的几大军阀,或许还有一条未知的道路等待着有人去开辟。
况且以绍陵的胸襟和智慧,寻求救国之路不一直是他的宏愿?作为他最好的朋友,你应该陪着他去实现不是么?”
陈醉听罢,陷入了一阵思索,思索他内心深处从未觉醒的领域。也许从他答应段绍陵来军校的那一天开始就注定了要踏上身不由己的春秋,不过是他自己不愿意去面对罢了。


  https://www.lvsetxt.com/books/31/31864/5629791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