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冥王绝宠之丑妃倾城 > 32 冥王算是哪根葱?

32 冥王算是哪根葱?

  “走吧,我带你去喝豆浆。”苏倾城说着,伸出她那只满是油腻的右手就要来扯蓝子归的衣服。

  眼看那只小油手就要抓住自己的袖子,蓝子归皱着眉头闪身躲开,却忘了自己的内力已经被封住,动作上比反应迟了一步,“吧唧”一下,很不雅观的坐在了地上。

  “哈!哈哈!”苏倾城很不地道的“哈哈”大笑了起来,心中也终于彻底放下了对蓝子归的怀疑,“蓝子归,至于吗你!一个大男人,这么洁癖可不好哦。闯荡江湖的人,若是都像你这么讲究,早都不知道饿死多少回了!”

  蓝子归从地上爬了起来,伸手拍了拍身后的土,天人公愤的俊脸红红白白了好几遍,自然不是羞愧的,而是——气的。

  “好了,知道错就行了,走,本公子带你们去喝豆浆,很好喝的!我刚才一连喝了两碗呢!”苏倾城想当然地认定了蓝子归的脸红是因为羞愧难当,于是便好心的原谅了他,对着二人招了招手,苏倾城带头往前面走去。

  “老板,再来三碗豆浆!”苏倾城轻车熟路的在豆浆铺子门前找了一张桌子坐下,对着上了年纪的老板和老板娘笑呵呵的喊道。

  “好嘞!公子先坐,豆浆马上就来!”老板娘答应了一声,利索的在炉上的锅里盛了满满一碗豆浆,小心的端了过来:“公子小心烫。”

  苏倾城回头对着迟迟没有入座的蓝子归和吴逸飞招了招手,将第一碗豆浆往蓝子归面前推了推,“你先喝。”

  蓝子归看了一眼并不算干净的木头桌凳,迟疑片刻之后坐了下来,动作优雅的拿起勺子舀了一勺豆浆送入口中,然后微微点了点头,称赞道:“不错。”

  苏倾城托着腮帮子盯着蓝子归养眼的吃饭姿势看,满意的点点头,忽然说:“蓝子归,你爹一定是个大官吧?”

  蓝子归一愣:“小尤为何这样说?”

  “提到京城的时候,你用的是‘回’,而不是‘去’,所以,你家一定是住在京城的吧?像你这样的翩翩公子,手不能挑,肩不能扛的,又住在繁华的京城,所以,你家一定很有钱,不然,肯定养不起你,由此看来,你爹一定在京城做大官!”苏倾城分析起来头头是道。

  蓝子归“呵呵”笑了两声,不置可否的点点头:“就算是吧。”

  “那若是到了京城,有用得到你的地方,你可别拽得跟大爷似的不认识我!”苏倾城半真半假的说道,她在京城终于也有个熟人了,这个认知让她很是喜欢。

  几个人喝着豆浆,吃着油条和包子,一片其乐融融,只是无人发现,在他们几人提到“京城”两个字的时候,隔壁摊子的两个人默不作声用饭的人忽然神情一变,不动声色的看了苏倾城三人一眼,他们悄无声息的离开了摊子。

  “子归兄,这顿饭,你请。”苏倾城喝光了碗里的豆浆,胡乱摸了一把嘴,对着蓝子归笑道。

  蓝子归放下手里的勺子点了点头,伸手从怀中摸出一张银票来。

  “五十两?!”苏倾城小声的惊呼了一声,一把夺过蓝子归手里的银票塞入怀中,“奢侈,真是太奢侈了!”她“啧啧”的讽刺了两声,丝毫不顾蓝子归的黑脸:“果然是不知金钱为何物的纨绔子弟,你爹的钱早晚得被你败坏光!”

  她一边数落,一边从怀里掏出一把铜板儿丢在了桌上:“老板娘结账!”

  “哎!谢谢公子!您几位慢走!”老板娘将铜板收好捧在手里,对着苏倾城道着谢。

  “走了走了!”苏倾城站起了身,还没等迈开步子,她忽然脸色一变。

  “等一下!”她伸手按住了准备起身的蓝子归和吴逸飞,回头朝着官道尽头看了过去。

  “蹭蹭蹭”的脚步声整齐划一的响起,原本寂静的官道上跑来了一队全副武装的官兵,一个个手持长矛,直直的奔着苏倾城所在的豆浆小摊跑了过来,将摊子上本就为数不多的几桌客人围了起来。

  “各位官爷早!小店是小本买卖,客人不多,这些银子请官爷拿去喝杯酒吧。”上了年纪的老板从老板娘手里接过一把铜板儿,陪着笑脸递了上去。

  领头的络腮胡子官兵收了钱,嫌弃的看了一眼,然后揣在了怀中。

  他看了一眼各个桌子上的客人,目光在苏倾城这一桌上停顿了片刻:“例行检查!所有的人听好了,抱头蹲在地上。”

  话音落下,除了苏倾城这一桌以外,其余的客人已经纷纷离开了凳子,自觉的走到一旁的空地上蹲了下来。

  “你们三个,快一点!”络腮胡子不耐烦的指了指苏倾城这一桌。

  苏倾城原本已经站了起来,听到络腮胡子催促,反而微微一笑,又重新在凳子上坐了下来:“我们一不偷二不抢的,就算要搜查,也得有个由头吧?难不成梓州这一带还没有王法了不成?”

  “哈哈哈!”络腮胡子“哈哈”大笑起来,“王法?老子就是这里的王法!老子说搜查就搜查!怎么着?你这小子活腻歪了?”

  苏倾城不动声色的数了数来的这队官兵的人数,心下已经有了主意。

  她不慌不忙的笑了笑:“我活腻歪了还是你活腻歪了?你说你是这里的王法?这里是冥王殿下的封地,你说这话,就不怕他听到吗?”

  “哈哈,冥王?”络腮胡子笑得更厉害了。

  他像是看怪物似的看着苏倾城:“小子,你是外地来的吧?梓州这一带的人谁不知道,梓州这一带早就快被瓜分完了!这里是冥王的封地不假,可是他都七八年没回来过了,这封地早已是名存实亡,也只有你这外来的小子才会真把冥王当根葱。”

  “梓州被瓜分了?被谁瓜分了?”苏倾城充分发扬了不耻下问的光荣传统。

  “自然是被四……”话说了一半,络腮胡子忽然眼一瞪,变了脸,他走到苏倾城面前,飞起一脚将苏倾城旁边的桌子踢翻了,桌上还来不及收拾的碗筷勺子“咕咕噜噜”滚了一地,有一只勺子直直的朝着苏倾城的脚面砸去。

  https://www.lvsetxt.com/books/31/31871/5942426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