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冥王绝宠之丑妃倾城 > 276 真是太丢鸟了!

276 真是太丢鸟了!

  “……”夜幽宸的眼角抽了抽,轻咳了两声又说:“苏大小姐觉得自己一定能伤得到我吗?”

  他“呵呵”笑了两声,“若是伤了我,我可不敢保证你还能走得出这个山洞,况且,苏大小姐内力损耗不轻,你真的有把握在动手的那一瞬间能制服得了我吗?再者,我实在想不通苏大小姐为何会拿着我的刀指着我的脖子,如今你我二人被困在这里,难道不应该是同甘共苦一起努力走出困境吗?非要跟我为敌弄得两败俱伤才好吗?”

  “谁要与你为敌了!”苏倾城恨恨的说道,然后咬咬牙,手里的飞刀离开了夜幽宸的脖子,扣着夜幽宸脖子的左手也放松开来,然后一屁股坐在了夜幽宸旁边,胳膊有些发软,确实是有些体力不支。

  夜幽宸回头看了苏倾城一眼,一言不发地从苏倾城手里拿过了那柄飞刀,然后站起身来走到了那条金环蛇的尸体旁边。

  他从身上抽出一把剑来,一剑砍掉了金环蛇的脑袋,然后便拎起那条没有了脑袋的蛇身又坐了回来,拎着尾巴控着蛇血。

  “金环蛇剥皮得从蛇尾往蛇头方向剥,不然剥不下来的……蛇肝和蛇胆留给我,我有其他用处。”瞥了一眼那条无头蛇的尸体,苏倾城好心提醒道,蛇肝和蛇胆都是入药的好东西,自然得留下来。

  嘱咐完了之后,她又盯紧了夜幽宸手里握着的那把剑:“喂,你的那把剑,昨晚我见你跟圣妖打斗的时候,用的剑好像要比这个更长一点吧?”

  夜幽宸持着正准备给蛇剥皮的手微微一抖,正常来讲,身为女子,看到他手里拿着一条滴答着蛇血的无头蛇过来,不应该是害怕或是紧张地躲开吗?可是这苏大小姐的反应……毫不害怕不说,竟然还知道金环蛇的剥皮方法?

  他回头看了苏倾城一眼,见苏倾城正兴致勃勃地盯着自己右手的那把剑看着,他干咳了两声,将蛇和飞刀放在脚边,然后右手在那把剑的手柄上轻轻一按,只听“咔嚓”一声,那把剑的剑身忽然凭空长了一半,剑尖锋利,幽幽然发着寒光。

  “可以伸缩的剑!”苏倾城激动地叫了出来。

  夜幽宸“嗯”了一声,放弃了用寻常眼光看待这个苏大小姐,他看着手中的剑说道:“此剑名为‘嗜血’,出必见血,剑身可以伸长一倍。”

  “出必见血?”苏倾城自言自语道,“那意思就是,昨晚上圣妖被你打伤了?”

  “你以为呢?”夜幽宸看了苏倾城一眼,“就凭你那区区飞针,就能让他却步?”

  “哦……”苏倾城哦了一声,她还真以为圣妖是中了自己的麻药才停手的。

  夜幽宸不再说话,开始处理起金环蛇的尸体来,将蛇皮和蛇肉分离开之后,他又划开了蛇的腹部,从山洞里捡了一些干柴,顺便在洞口处扯了一些干燥的藤蔓,将干柴和藤蔓堆好之后,他将苏倾城墙角处的那身通红的衣裳放在上面,然后才坐了下来。

  “喂,那是我的衣服!”苏倾城小声嘀咕了一声,却在夜幽宸凉凉的眼神看过来的时候悻悻然住了口。

  “凶什么凶!就算要烧我的衣服,你有火源吗?”苏倾城哼哼了一声说。

  夜幽宸还是不语,伸手从怀中掏出一个火折子,慢条斯理地点燃了苏倾城的衣服,“轰”地一声,迅速引燃了衣服下面的干柴。

  “有火折子,昨晚上还不照个亮,万一有什么毒物看上我咬我一口呢?万一我看不清路摔下去了呢?”苏倾城再次哼哼,虽然明知昨晚上不点火是怕引来敌人的追捕,可是她就是看不惯蓝子归那副胸有成竹面不改色的镇定模样,仿佛这世上没有什么能让吓得到他似的。

  “金环蛇是剧毒你也要烤来吃,毒不死你!”见夜幽宸不说话,苏倾城的气势便强了起来,虽然明知道毒蛇的毒素都在牙齿上,已经没了头部的毒蛇是没有毒性的,可是她还是想吓蓝子归一吓。

  “苏大小姐若是真的闲来无事,不如你来烤,我去睡上一觉。”夜幽宸翻了翻架子上穿着的蛇肉,看了一眼苏倾城说道,蛇身上薄薄的脂肪层遇到明火,发出“滋滋啦啦”的声音,在饥肠辘辘的苏倾城听来,煞是好听。

  “谁要烤给你吃!我困了!”苏倾城慌忙答道,她四处看了一眼,寻到了一块光滑些的青石板,然后躺了上去,刚刚躺下,她忽然听到一阵异常的声音紧贴着地面传了过来。

  她猛地坐起身来,在夜幽宸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身体已经朝着山洞的出口处掠了过去,与此同时,手心里攥着的一把淬了麻药的绣花针朝着洞口撒了出去。

  “当心!”夜幽宸一身低喝来得有些晚,等他放下手中的烤蛇肉奔过去的时候,只来得及拉开苏倾城,却来不及挡下她手中的银针。

  须臾之间,只听“啪嗒”一声巨响,一只巨大的鸟类从半空中砸在了洞口的边缘处,然后被夜幽宸飞身过去一把扯住翅膀救了回来,及时制止了那只大鸟失足落下悬崖然后被摔死的惨剧。

  “这什么东西?乌鸦?”苏倾城好奇地看着那只在地上“扑扑棱棱”一直闪着翅膀的大鸟,通体乌黑,只有眉宇间一撮纯白如利剑似的白毛,有着鹰一般的利爪和尖喙,体型却比她见过的鹰要大得多。

  她仔细看了一眼,有几根针掷在了这只鹰的翅膀根处,还有两根貌似扎在了肚子上,羽毛很厚,只露出了顶端,许是麻药的药效起了作用,这只大鹰“扑棱”了几十下之后便不再动弹了,摊在山洞门口一大坨,瞪着两只圆溜溜黑漆漆的眼睛看着苏倾城,灵气满满的眼睛里写满了不忿与不满。

  本鸟是鹄鹰,你才是乌鸦!你全家都是乌鸦!亏得主人还让本鸟帮忙寻你,你却对本鸟恩将仇报!

  瞪了一会儿,鹄鹰又委屈地看着夜幽宸。

  呜呜呜,还是主子好,及时将它扯了进来,不然它怕是就得成为鸟类使上唯一一个被摔死的鸟类了……

  真是太丢鸟了!

  https://www.lvsetxt.com/books/31/31871/7615165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