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冥王绝宠之丑妃倾城 > 173 不请自来的冥王殿下

173 不请自来的冥王殿下

  “怎么了?”素锦关好苏倾城卧房的门走了过去。

  “素锦姑姑。”看到素锦出来,桃红和春花稍稍松了一口气,桃红看了一眼春花说道:“小姐刚刚睡下,你跟素锦姑姑说说吧,让她拿拿主意。”

  春花点点头,迎着素锦走上前来:“素锦姑姑,小姐吩咐我送到冥王府的那坛酒,出了些波折。”

  “梨花酿怎么了?”素锦心中一紧,“没有送到吗?”

  若是没有送到冥王府,那她们可就失信于祁山老人了。

  “素锦姑姑莫慌,倒也不是没送到,只是送到的时间晚了些。”春花说道。

  “奴婢去找了门房的苏三,请他帮忙去冥王府跑一趟,冥王府距离相府不算远,可是那苏三却回来的很晚,奴婢方才去问他原因,苏三说他刚一出府门便被夫人的人给拦下了,奴婢前脚回了梨苑,苏三后脚便被带到了倚兰院。”

  “然后呢?”素锦皱了皱眉头问道。

  “夫人问了他事情的来龙去脉,苏三便如实说了,说小姐让他去冥王府送酒,夫人又问送的什么酒,是送给谁的,这些事苏三都不知道,便没有告诉夫人。”春花说道。

  “那苏三手上的那坛梨花酿呢?韩氏有没有动过?”素锦关心的是那壶梨花酿,若是被韩氏起了坏心换掉,那祁山老人必定不会善罢甘休。

  “素锦姑姑别担心,那梨花酿一直在苏三的手上捧着,夫人没让人动,不仅如此,她还让苏三赶紧将酒送到,路上一刻也不许耽搁,只不过,夫人交代了苏三几句话。”春花又说。

  “什么话?”素锦又问。

  “苏三说,夫人让他到了冥王府以后,对冥王府的人说这酒是丞相夫人送的,不能让他提小季节的名字。”春花有些愤愤不平,“夫人这明摆着就是想抢功劳嘛!那壶梨花酿,明明就是从咱们梨苑挖出来的,她却将小姐晾在了一边。”

  “我知道了……”素锦低头沉吟了一番,逐渐回过了神。

  祁山老人是冥王的师父,整个郯城的人都知道祁老住进了冥王府,而祁山老人好酒一事是众所周知的事情,那韩氏定是从那坛酒上推算出来了酒的去向,所以才交代苏三说是她送的,为的就是能在祁山老人和冥王面前博得一个好感。

  毕竟,能和闻名天下的祁山老人扯上关系,是人人都梦寐以求的事情。

  素锦冷笑了两声,还好,韩氏并未在那坛梨花酿上动心思,不过……

  她像是想到了什么,抬头对着桃红和春花二人问道:“韩氏不会无缘无故地就将苏三拦住,定是她知道了春花刚刚去找过苏三,所以才让人拦住他的。”

  “素锦姑姑的意思是……”桃红最先明白过来,她回头四处看了一眼:“春花被人盯梢了?”

  素锦点了点头,春花后知后觉地拍了一下脑袋:“我真是太大意了,一门心思地想着赶紧将酒送出去,竟然都没有回头看看有没有人跟着。”

  “就算你回头也没什么用,躲在暗处的人,是防不胜防的!我之前已经提醒过小姐了,可是小姐她太过心慈手软,总想着出了什么事之后再去追责。”素锦冷了脸,“那个阿碧,这两天你们两个轮流盯紧了她,等小姐醒了之后再做打算。”

  看来这个阿碧,在梨苑里怕是留不得了,怕就怕,她再将今晚小姐醉酒的事情报告给韩氏,那韩氏手上便会多了一个小姐不守规矩的把柄……

  “不行!等不及小姐酒醒了,你们两个去将阿碧带到你们房里,暂时将她看住,不能让小姐醉酒的事情传到倚兰院里去,那样会坏了小姐名声的。”素锦回头看了一眼苏倾城紧闭的房门,想了想还是不放心,“走吧,我跟你们一起过去,软的不行,就来硬的。”

  “知道了素锦姑姑,我们这就去寻她。”桃红和春花对视了一眼,二人匆匆绕过垂花拱门去了下人们住的那一排耳房里。

  素锦跟着走了两步,又像是想到了什么,又转身进了屋。

  她看了一眼苏倾城卧房的两扇后窗,那两扇窗户正大开着,深秋的晚风已经有了些凉意,若是不关窗睡觉的话,吹上一整晚,肯定会染上风寒的。

  素锦走到那两扇窗户旁边,取下撑着窗户的木棍,将窗户关紧,又环视了一眼房内,将桌上燃着的灯笼又剪了剪灯芯,这才彻底松了一口气,转身关紧房门走了出去。

  就在她离开不到半刻钟的时间,方才刚刚被她关紧的后窗忽然动了动,然后便是轻轻的“吱呀”一声,一个黑衣人从窗外跳了进来。

  夜幽宸一把扯下脸上的蒙面黑巾,乍一看到房间内以白色色调为主的家具,稍稍吃了一惊。

  紧接着的第二眼,他便看到了床上平躺着的苏倾城。

  怪不得他今晚去了梨苑后面的练功场里却没有见到她,原来她竟然已经睡了。

  只是,这个时辰就已经熟睡,是不是早了些?

  而且,就算是熟睡,他这么个大活人都已经堂而皇之地登堂入室了,她竟然还不醒?

  若是进来的不是他,而是歹人呢?

  比如说,想要取她性命的人?

  那个去血影阁买她性命的人虽然已经被他除去,可是也难保那幕后的主人不再继续出手啊!

  一点设防都没有,这个女人,心真大!

  夜幽宸皱着眉头瞥过床上苏倾城的睡颜,忽然眼神一闪。

  床上的女子,脸色是不是过于红了些?

  他想也没想地走上前去,伸出右手的手背轻轻碰了碰苏倾城的额头,丝毫不觉得如此做有什么不妥。

  事后他回想起来,将这些不由自主的举动都归结于自己不能与人触碰的体质,而他,是太渴望与人接触了,所以才会做出一些他自己想想都不可思议的举动来。

  床上的人儿的呼吸声有些粗,俏脸微红,小嘴微张,睡得不太安稳,还时不时地吧唧两下嘴巴,额上的温度,虽然有些微热,却并不像是发热,倒像是……

  夜幽宸皱了皱眉头,他轻轻闻了闻屋内的味道,安神香的味道,夹杂着些许果子酒的香味,闻起来似乎有些梨花的味道。

  他的目光在房内粗略扫了一圈,然后将目光定格在桌上那个托盘之上。

  托盘之上放着一坛酒,酒坛的样子和大小,跟送到相府里的那坛酒一模一样。

  坛子的旁边放着一个酒壶,酒壶的右手边放着一个精致的酒盅。

  夜幽宸看了一眼那坛酒,再看一眼床上的苏倾城,嘴角微微抽了抽。

  https://www.lvsetxt.com/books/31/31871/7813725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